万维百科

先天与后天

根据司马迁《史记·陈涉世家》,公元前209年陈胜在号召大泽乡起义时,对其他戍卒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们]做王侯将相,难道他们是有血统遗传的吗?)。虽然陈胜的意思明显是否定的,这常被引用为早期对遗传与环境的问题的提问。

先天与后天(nature versus nurture)是心理学上,争论个人的天生品质(先天)与个人经验(后天)在决定个人心理和行为特性中的重要性或因果关系的问题。以前,当讨论到这个问题时主要是考虑自主行为(主观意愿)与非自主行为(大自然等)之间的界限。这种说法是:以自身为中心的,而顺从个人意愿的说法;即宗教神学。随着科学的发展,旧说法逐渐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上观察此问题。

尽管茱蒂·哈里斯出版的《教养的迷思》一书认为,父母教养对子女发展没有太大的影响,但一般学界的共识认为,先天与后天的因素,都对心理发展有影响,且在后天因素中,父母教养的影响是不容否认的,父母的教养方式,对子女的将来,无庸置疑地有重要的影响,研究支持教养会对子女的未来,造成强烈的影响,尤其负面的经验更会对子女的发展造成影响。研究一般认为,不论其他先天与后天的因素,教养本身对子女将来的成就有20%至50%的影响,不论是亲生父母或领养父母都一样。养父母对养子女的教养,也一样会对养子女的将来和福祉造成影响,虽然不同状况的养子女,会因其先天因素之故,而出现不同的侵略性和心理健康状况,但养父母对养子女展现爱与关怀,会减少养子女的未来和福祉出现负面结果的可能。,像例如在收养研究中,养母的教育水平对养子女的教育水平有些微的影响,研究也显示家庭少于两个支持性的家长,会增加子女出现偏差行为的可能性;此外有证据显示,家长的介入会减少有品行障碍子女在未来一到三年因为不良行为被逮捕的机会;另外,所有的家长都有自己的教养方式,根据金贝立·科普科(Kimberly Kopko)的定义,教养方式可以“由两个层面来定义:控制与温暖。控制指的是家长对子女行为的管理程度;而温暖指的是家长对子女行为的接受和回应程度。”

语源

先天与后天这一表述最早由弗朗西斯·加尔顿在提到莎士比亚笔下的凯列班(Caliban)时使用。“一个魔鬼,天生的魔鬼,教养也改不过他的天性来”(自《暴风雨》)。

中文当中有很多论及先天和后天的内容,如俗谚有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说法;此外汉人传统上有许多支持教养影响的说法,如“孟母三迁”的故事;此外,传统的幼学启蒙教材《三字经》中也有“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的说法;而北齐颜之推的《颜氏家训》中,亦有论及教养的内容。

先天与后天的定义

虽然“后天”在传统意义上被定义为家长对和孩子的照顾,但是任何环境的(非遗传)因素也应被算入其中,包括:儿时的玩伴、电视节目、与在母亲肚子中经历。事实上,切实存在的环境因素对人类的影响可以从出生前就开始。另外,孩童时期,尤其是早期,会影响整个孩童以后的发展,更泛一些,所有的生活经历都是后天。

关于先天与后天讨论的历史

根据司马迁的《史记》的记载,陈胜在陈胜吴广起义时,曾说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涉及先天与后天因素的话;在西方,约翰·洛克于1690年所写的《人类理解论》一书,常常被认为是白板论,也就是“人出生时是一张白纸”这看法的起源,在这本书中,洛克批判笛卡尔关于“人类对上帝的认识是出于本能”的看法。洛克的看法,在其所处的时代,遭受严厉的批判,第三代沙夫茨伯里伯爵安东尼·阿什利-柯柏认为,借由拒绝人出生时有任何本能概念的作法,洛克“将世间一切的美德与秩序都给丢弃”,而这会导致完全的道德相对论。在十九世纪,社会主流的看法与洛克相悖,并倾向于关注“本能”的影响,勒达·科斯米德斯约翰·托比指出,威廉·詹姆士曾论证说人类比起动物有“更多”而非“更少”的本能,而人类更大的自由是因为人类有“更多”而非“更少”的心理本能所致。

对于道德哲学的讨论而言,“本能观念”或“本能”的问题是有一定的重要性的,十八世纪的哲学认为,作为“本能观念”的事物,是普世美德的基础,也是客观道德的先决条件。在二十世纪,人们的看法有些倒转,诸如约翰·莱斯利·麦基等一些哲学家认为人类行为的演化起源,说明了世上没有足以作为道德基础的事物;而诸如汤玛斯·内格尔等其他的一些哲学家则认为道德在认知上是能独立于演化上的考量而依旧有效的论述。

二十世纪早期到中期

由于达尔文进化论的成就之故,纯粹的遗传对人的影响成为焦点,因使在二十世纪前期,作为此种状况回应,人们开始关注环境对人的潜在影响。在这段期间,作为一门研究在生物因素以外文化对人的影响的学问,社会开学开始发展,人类学家法兰兹·鲍亚士在1911年的书《原始人的思维》(The Mind of Primitive Man)引致了一个在接下了十五年主宰美国人类学的计划。在此研究中,他发现说在任何给定的族群中,生物因子、语言、物质文化(Material culture)和非物质文化(symbolic culture)等各项因素都是彼此独立的,这里面的每一项都是人性的重要向度,而这些向度中,没有任何一项可以化约为其他的向度。

纯粹行为主义

约翰·布罗德斯·华生在1920和30年代建立了纯粹行为主义学派,而这学派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间成为主宰学界的学派。人们常认为,华生认为说任何遗传都可能有影响的事物,在实际上都为后天因素所主导,而这是因为他常被断章取义、最后一句通常被省略的名言所致:

给我一打健全的婴儿,把他们带到我独特的世界中,我可以保证,在其中随机选出一个,训练成为我所选定的任何类型的人物 – 医生、律师、艺术家、巨商人,或者乞丐、窃贼,不用考虑他的天赋、倾向、能力,祖先的职业与种族。我承认这超出了事实,但是持相反主张的人已经夸张了数千年。(1930)

在1940到60年代,阿什利·蒙塔古是一个纯粹行为主义的主要支持者,他认为遗传对人的行为毫无影响,他曾说:

人之所以为人,乃是因其无本能之故,而这是因为构成一个人之一切,及其所成为之一切,都是由其所属的文化学习和获取所致……除了婴儿对突然消失的支持和突如其来的噪音等类本能反应外,人完全没有本能。

而在1951年,卡尔文·S·霍尔(Calvin S. Hall)指出,将先天与后天二分对立的作法,最终将是徒劳的。

在其于1961年出版的《生于非洲》(African Genesis)和1966年出版的《领域法则》(The Territorial Imperative)这两本书中,罗伯特·阿德里(Robert Ardrey)主张人类确实有本能,尤其是领域性方面的本能;而德斯蒙德·莫利斯在《裸猿》一书中,也提及类似的看法。在1970年代,学界开始出现组织性反对蒙塔古纯粹白板论的声浪,其中最著名的反对者为艾德华·威尔森,而这可见于他于1979年所出版的《论人性》一书当中。

在近代,学界发展出双生子研究,借此以排除对人的影响中,一切可能的遗传因素。学界常利用这类的研究,将一个族群中出现的某项特质的影响因素,给分为遗传(先天)和环境(后天)因素,而双子研究的结果显示,在很多状况下,遗传对于一项特质具有显著的影响;但在另一方面,这类研究也指出,对于可遗传的特质,遗传的影响也并非压倒性的,而遗传对一项特质的影响,一般在40%到50%左右,也就是说,先天与后天的争论,不应当视为“纯粹行为主义”和“纯粹遗传论”之间的争论,而应当将之视为纯粹行为主义逐渐被当代主流的“先天与后天因素都对一项特质有重大影响”的说法逐渐取代的过程。唐纳德·赫布主张说,面对“先天与后天,哪个对人格特质比较重要?”的问题时,可以借由反问“长度还是宽度,哪个对三角形比较重要?”来回应。

在1980年代,人类学家唐纳德‧布朗(Donald Brown)从数百份源自世界各地的人类学研究中,摘录出了普世文化通则,他发现了大约150条这样的通则,并因而得到结论说“普世人性”确实存在,并认为说这些通则指出了普世人性为何。

决定论

在1970至80年代先天与后天的争论达到最高峰时,这类的争论往往变成意识形态间的争论。在1984年出版的《不在我们的基因中:生物、意识形态及人性》(Not in Our Genes: Biology, Ideology and Human Nature)一书中,理查德·李文丁(Richard Lewontin)、史蒂文·罗斯(Steven Peter Russell Rose)和里昂·卡明(Leon J. Kamin)三人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指称“科学是布尔乔亚意识形态的最终背书者……如果遗传决定论是阶级斗争的武器,纳大学就是武器工厂,而其教师和研究员就是这些武器的工程师、设计者和产品生产工人。”他们借此将争论的焦点,给从“可遗传特质是否存在”这点,给转移到“在政治与道德上是否该承认这类特质存在”之上,这些作者拒绝这种承认,并要求说不论这类的特质是否存在,在政治和道德的讨论上,演化的倾向应该被丢开。

1990年代

由于基因科学在1990年代的发展,因此对可遗传性的研究变得容易,也因此有更多这类的研究出现。在1990年代晚期,随着压倒性证据的累积,华生和蒙塔古那种完全否认先天影响的极端白板论,已被否定。

这种修正可见于1990年代晚期面向大众的畅销书当中。朱迪斯·里奇·哈里斯在1998年出版的《教养的迷思》一书被史蒂芬·平克认为是一本“将被视为是心理学历史转捩点”的书;然而,学界批判说哈里斯将“父母教养影响没之前想的那么重要”的说法,给夸大成“父母教养不重要”,换句话说,学界对父母教养的共识是教养依旧很重要,只是没有过去想的那么重要

在2002年,史蒂芬·平克在其所著作的《白板论:当代对人类天性的否认》(The Blank Slate: The Modern Denial of Human Nature)一书中,总结了二十世纪晚期时的状况,这本书成了一本畅销书,并让大众认知到学界典范在过去数十年中,已从1940到70年代的“人在出生时是一张白纸”的纯粹白板论中逐渐改变的事实。

平克指出,对纯粹白板论如意识形态教条般的信奉,与20世纪时期另外两条对人性的教条相关联,这两条教条如下:

  1. 高贵野蛮人”,其所指的是人性本善,只是出生后受到不良影响所污染
  2. “机器里的灵魂”(ghost in the machine),其所指的是人类有着一个在生物体之外能完全独立做道德判断的灵魂。

平克指出尽管有证据反对,但这三条教条依旧为人们所抱持了一段相当的时间,这是因为这些教条符合人们的期望,而这些教条之所以符合人们的期望,是因为假若任何人类的特质都完全是由文化决定的,那么任何不想要的特质(如犯罪和侵略性等)都可借由纯粹的政治文化手段来改造。平克并聚焦于学界对于反对证据过分地压制的原因,这其中的原因包括了人们对这些证据可能的(不论是想像的或投射的)政治或意识形态后果的恐惧。

参看

注释

延伸阅读

  • Ceci, Stephen J.; Williams, Wendy M. (编). The Nature–nurture debate: the essential readings.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ing. 1999. ISBN 978-0-631-21739-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使用|archiveurl=需要含有|url= (帮助). 简明摘要 (29 July 2010).
  • Coll, Cynthia Garcia; Bearer, Elaine L.; Lerner, Richard M. (编). Nature and Nurture: The Complex Interplay of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Human Behavior and Development. Mahwah (NJ): Lawrence Erlbaum. 2004. ISBN 978-0-8058-4387-3. (原始内容使用|archiveurl=需要含有|url= (帮助)存档于2012-03-05). 简明摘要 (21 November 2010).
  • Rutter, Michael. Genes and Behavior: Nature-Nurture Interplay Explained. Malden (MA): Wiley-Blackwell. 2006. ISBN 978-1-4051-1061-7. (原始内容使用|archiveurl=需要含有|url= (帮助)存档于2011-02-01). 简明摘要 (3 September 2010).
  • Goldhaber, Dale. The Nature-Nurture Debates: Bridging the Gap.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9 July 2012 [24 November 2013]. ISBN 978-0-521-14879-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2). 简明摘要 (24 November 2013).
  • Keller, Evelyn Fox. The Mirage of a Space between Nature and Nurture. Duke University Press. 21 May 2010 [2018-02-16]. ISBN 978-0-8223-47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0). 简明摘要 (12 November 2013).

template:genarch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2-07-28 08:48,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