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信长包围网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信長包囲網
假名のぶながほういもう
平文式罗马字Nobunaga Hōimō
1570年末的战国大名势力图

信长包围网日本战国时代末期至安土桃山时代初期由部分大名组成的军事联盟,目的是要对抗织田信长势力的扩张。严格上定义,“信长包围网”一共有过三次,这三次包围全部宣告失败,而冲破了这三重阻挠的织田信长也成长为全日本首屈一指的第一大势力,成功开创了织田氏的霸业。

起因

永禄十一年(公元1568年)2月8日,在三好三人众阿波三好家、松永久秀及畿内三好家当主三好义继之间的权力斗争仍在持续的背景下,占据主动的三好三人众推举阿波公方足利义荣就任室町幕府第十四代将军;然而与此相对的,被谋杀的前将军足利义辉的弟弟足利义昭则奋起反抗。

同年九月,得到义昭投奔的织田信长凭借着大义名分着手上洛,恰逢三好家在畿内发生了内乱。趁着三好三人众和松永久秀刀兵相见的空档,织田信长在联合了北近江浅井家成功挺进山城,并在10月2日成功击破了三好三人众的主力部队,迫使后者撤往阿波。另一方面,松永久秀和三好义继则对信长表示臣从,信长至此成功取得了畿内局势的主动权。10月18日,足利义昭正式就任为室町幕府第十五代征夷大将军,信长凭借着扶持将军的威望迎来了一段辉煌时期。

永禄十二年(公元1569年)1月,三好三人众与三好笑岩趁着信长返回岐阜的空当,再度从和泉登陆,对当时位于本国寺的足利义昭和明智光秀发动突袭,是为本圀寺之变,但败于细川藤孝、三好义继以及摄津国人众伊丹亲兴、池田胜正荒木村重组成的援军,再度退回阿波。至此,织田信长、足利义昭与三好三人众、阿波三好家这两股势力之间形成了分庭抗礼的对峙之势。但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足利义昭和织田信长也开始了暗中较劲。足利义昭试图模仿自己的兄长义辉,重塑幕府的荣耀,这使得他与仅仅把他当做傀儡的信长之间爆发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同样还是在1月,信长为限制足利义昭的大将军权力,订立了称为“殿中御掟”九条的掟书(公布法或公定法)之后又追加了七条昭告天下,并迫使义昭承认这项命令,但因此事件使得义昭与信长的对立已然成形。

第一次信长包围网

第一次信长包围网

上洛成功的织田信长,很快以幕府将军足利义昭的名义对各地的大名发布了要求上洛参见的命令,但越前的朝仓义景对此反应冷淡,双方的关系也开始迅速恶化。就在这样的背景下。

元龟元年(公元1570年)4月,信长为了讨伐数度无视上洛命令的朝仓义景,与盟友德川家康一起向越前开始进军。织田和德川军逐步攻击朝仓氏各个城池,进逼到金崎城时,信长在北近江的盟友兼妹婿浅井长政突然撕毁了和信长的盟约,转而守护浅井与朝仓家长久的友好关系。浅井于背后突击织德联军,导致信长陷入突如其来的危机,在木下秀吉(日后的丰臣秀吉)和明智光秀奋战殿后之下终得以逃回京都,此为金崎之战

同年6月,信长于野洲河原之战击退了从甲贺郡北上试图重新夺回南近江的六角义贤六角义治父子。6月末,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的联军在姊川之战中大破浅井与朝仓联军的主力,成功掌握了整个南近江的霸权地位,并开始觊觎浅井家的大本营北近江。姊川之战后,织田家占领了战略要冲横山城,从此朝仓和浅井势力想要沿着琵琶湖东岸南下就变得十分困难。

同年7月21日,三好三人众再度从摄津登陆,卷土重来的他们占领了野田城和福岛城,再度对织田信长形成对峙。

8月,织田信长率军攻击野田和福岛二城,野田、福岛城之战爆发。战事持续到9月13日时,石山本愿寺的法主显如突然发兵驰援三好三人众,对织田军宣战,使得本来已经倒向织田的战局走向变得扑朔迷离(野田、福岛城之战)。与此同时,浅井和朝仓联军再度从琵琶湖西岸南下进攻织田领地宇佐山城,信长的重臣森可成跟信长之弟织田信治阵亡。由于担心浅井和朝仓联军可能会攻入京都,织田信长于9月23日停止了和三好三人众以及本愿寺的战斗,下令从摄津撤军。9月27日,支持三好势力的篠原长房率领阿波、讃岐的军队从兵库浦登陆,开始向山城国进军。

回军的织田信长再度与朝仓和浅井联军以及支持他们的比睿山延历寺的部队对峙,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年末(志贺之阵)。再加上受到显如的指示,北伊势的一向宗信徒掀起了大规模的暴乱(长岛一向一揆)并杀死了信长的弟弟织田信兴。第一次信长包围网的格局已然形成,六角义贤同时也连同一向一揆起兵,但是被丹羽长秀跟木下藤吉郎击败,后与织田信长和谈。而三好三人众跟一向一揆在近畿的攻势也欠缺进展。

但与此同时,信长也开始寻求朝廷的介入以化解危机。10月30日,信长与本愿寺达成和解。凭借着松永久秀的介入,与篠原长房在11月21日也成功和谈。12月,由于朝廷和幕府的介入,再加上北国风雪妨碍行军,信长也和朝仓和浅井暂时停战。第一次信长包围网就此被织田信长成功化解。

第一次信长包围网的参加势力有:

  • 本愿寺(摄津、加贺):元龟元年(1570年)10月30日达成和解。
  • 杂贺众(纪伊):支援本愿寺
  • 六角义贤(近江):元亀元年(1570年)11月达成和解。
  • 三好三人众(摄津):元亀元年(1570年)11月21日达成和解。
  • 篠原长房(阿波、讃岐、淡路):元亀元年(1570年)11月21日达成和解。
  • 荒木村重(摄津):与三好三人众相同。
  • 浅井长政(近江):元亀元年(1570年)12月达成和解。
  • 朝仓义景(越前):元亀元年(1570年)12月达成和解。
  • 延暦寺(近江):在包围网瓦解后继续和信长对立。
  • 筒井顺庆(大和):在包围网瓦解后继续和信长阵营的松永久秀对立。

第二次包围网

第二次信长包围网

元龟二年2月,信长成功通过策略招降之前于姊川之战后和主家分隔开的浅井家重臣矶野员昌,夺取了佐和山城的控制权,此举不但让信长成功巩固了对南近江的支配权,也让浅井家的势力再度受到重大打击(佐和山城之战)。同年5月,织田军开始向北伊势一向一揆发动进攻。

元龟二年5月,篠原长房再度率领阿波、讃岐的军势,应浦上宗景宇喜多直家的请求,在备前国的儿岛登陆,击退了进攻此处的毛利家军队(本太城合戦)。浅井长政为夺回失土,也联合一向一揆聚集了2万3700人出阵以家臣浅井井规作为先锋,率领野村直隆、中岛直赖出兵攻打镰刃城,但横山城的木下藤吉郎在当日便接获战报,率军500人跟浅井军对峙,并击溃浅井军,浅井军与一揆全面败退,浅井长政收拢败兵后无奈撤回小谷城

接着在6月12日,足利义昭和织田信长将讨伐篠原长房的谕令颁布给了毛利家的小早川隆景。至此,毛利家、织田家、将军足利义昭和阿波三好家、浦上家的正式对峙也开始成型。

松永久秀在当年5月诱召畠山昭高的家臣私部城主安见右近并将之杀害,随后与其子松永久通一同进攻私部城,但久攻不落而撤退,6月11日,篠原长房率领阿波和讃岐的军队登陆畿内,开始攻打河内国高屋城的畠山昭高(信长的妹婿之一)。,却因为畠山家臣游佐信教的防备而没法攻陷城池。而将军足利义昭也收九条植通之女为养女嫁给大和国另一方势力筒井顺庆作为拉拢。原本在松永久秀帐下随军攻打高屋城的箸尾为纲也反叛松永久秀,松永久秀联合三好三人众跟三好义继领1万5千人攻打,本还派人要求箸尾为纲献出人质投降,但箸尾为纲不肯,松永、三好联军攻城不克,松永久秀退居龙田法隆寺,松永久通退往多门山。松永久秀在7月协同三好三人众跟三好义继出兵摄津国袭击足利家臣和田惟政,但在细川藤孝三渊藤英的救援下,松永、三好联军攻击不果撤退。

筒井顺庆在7月时派兵往奈良进行掠夺,并在白土兴建城砦,又于辰市筑城以逼进松永久秀的领地,并让井土国秋入镇辰市城。筒井顺庆跟松永久秀、三好义继8月4日爆发辰市城之战,松永、三好联军遭到筒井军击破后,共5百人战死、5百人负伤,随后筒井军接连攻陷原属松永方的筒井城、森屋城、高田城、番原城、藏堂城、山田城,超昇寺城也在8月10日投降筒井方。筒井顺庆随在11月时经由佐久间信盛跟明智光秀中介,筒井顺庆投降织田信长,织田信长回赠筒井顺庆骏马跟太刀,并中介松永久秀跟筒井顺庆和谈。

8月末,摄津的荒木村重联合池田知正,与足利义昭阵营的茨木重朝、摄津三守护当中的伊丹亲兴及和田惟政开战,并杀死了茨木重朝与和田惟政。乘胜追击的池田军又先后攻克了茨木城和郡山城,并包围了和田惟政之子惟长所在的高槻城。得到了松永久秀和久通父子及三好义継和篠原长房的同盟之池田军最终攻破了高槻城。根据弗洛伊斯的《日本史》记载,高槻城的城下町遭到了长达两天两夜的纵火破坏。面对这个形势,织田信长于9月9日派遣佐久间信盛前往,而足利义昭也于9月24日派遣了明智光秀前往摄津和荒木村重交战,并最终迫使荒木暂时撤兵。这整个一系列冲突是为白井河原之战。

同年9月,信长派遣佐久间信盛、中川重政、柴田胜家、丹羽长秀出兵攻陷志村城,威胁浅井家臣小川祐忠投降,又攻破了一向一揆所盘据的金森城,并攻克并放火烧毁了比睿山延历寺(火烧比叡山)。

同月,浅井长政趁著织田家臣木下藤吉郎离开横山城前往岐阜城参见织田信长时,派遣浅井井规、赤尾清冬领1千多浅井军攻打横山城。但人在岐阜城的木下藤吉郎闻讯后迅速回援,织田军里应外合下,反倒击破浅井军,浅井井规跟赤尾清冬收兵撤退,回师小谷城浅井家的家臣宫部継润在横山城守将木下秀吉的策略下向织田信长投降。

元亀3年(1572年)3月,织田信长开始向北近江进军,得到此消息的浅井长政则开始巩固其居城小谷城的防御体系,采取被动的防御态势。而由于浅井势力被封死在北近江无法施展手脚,从美浓国到京都的补给联络线得到了稳定安泰,而近江的戦况也开始慢慢朝着对信长有利的方向推移。

同年5月,松永久秀和三好义継共同对畠山昭高领内的河内国交野城发动进攻,信长则派遣佐久间信盛与柴田胜家等组成的援军赶赴驰援,并一度包围了松永和三好势力的重要城池大和信贵山城以及河内若江城,迫使二人撤兵(交野城之战)。

同年7月,信长再度出击北近江,并修筑了虎御前山砦,击退了前来增援的朝仓军,对于小谷城的包围攻势也慢慢增强。北近江戦线处于胶着状态,朝仓义景的家臣前波吉继富田长繁在8月突然投降了织田军。同年9月,信长利用足利义昭和武田信玄的关系试图和石山本愿寺再度讲和,摄津一带的战事再度陷入对峙状态。同年10月,信长向足利义昭送去了长达17条的质问文书,两人终于彻底撕破脸形成对立。浅井长政一度引朝仓军为援试图进攻虎御前山,却被秀吉大败,近江一带的战事至此已经完全由织田军掌握主导权(虎御前山之战)。。

10月的东海道方面,武田信玄集结了自方的大半军队,开始入侵徳川家康的领地,信长留驻在美浓的别动队则迅速赶往三河驰援德川军。同年12月爆发了三方原合战,织德联军大败于武田信玄的军队,德川家康退守滨淞城,而武田军则得以继续西进,织田信长在东线战场的形式危险。

同年12月,篠原长房在淡路的补给线遭到切断,与此同时他的嫡子篠原长重在山城国大山崎一带的补给也陷入困顿中,因此他不得不向身在山城国淀古城的三好三人众中的岩成友通求援,而阿波军队也慢慢的失去了最初的锋芒。

收到了武田军在三方原大胜的消息后,大喜过望的足利义昭于元亀四年1月正式背弃了和织田信长的友好关系,在自己的根据地二条城举兵。足利义昭拒绝了织田信长发去的议和请求,于是信长便在同年的2月末开始向京都二条御所发兵,逼降了足利义昭的家臣山冈景友,并拿下志贺郡的大半。织田军在京都一带布阵后的没多久,摄津的荒木村重以及义昭的部下细川藤孝纷纷倒戈到信长的势力。面对这个情况,再加上和信长的交战失利,义昭不得不寻求朝廷的协助帮自己渡过难关。双方在4月5日遵照天皇的敕命缔结了停战协定,义昭退出二条御所,撤往槙岛城整备军势,京都一带暂时重归平静。

依旧在进攻德川领地的武田军此时却出现了异变,开始缓缓朝根据地甲斐撤军。在撤退的途中,武田撤军的原因也大白于天下-4月12日,武田信玄于阵中病逝。遵照信玄遗嘱决定三年内秘不发丧的武田军开始撤回甲斐,而织田德川两家的大危机也就此解除。同年5月至7月间,阿波的篠原长房在自身势力已经出现衰退的情况下,遭到了三好长治和十河存保的联合进攻,被迫自杀(上樱城之战),三好长治和十河存保随即宣布退出信长包围网,织田在西线又少了一个敌人。

同年7月,消停了三个月的足利义昭撕毁合约再度起兵,此时的他还不知信玄已病死的消息。织田军随即包围了义昭所在的槇岛城并迅速攻克。信长随即下令将足利义昭流放,而室町幕府也被认为从此时起宣告灭亡(槙岛城之战)。织田军接着又拿下淀城,并且杀死了三好三人众中的岩成友通(淀城之战)。

同年8月,浅井长政属下的阿闭贞征也投降于织田家,信长正式开始了对小谷城的笼城战。尽管朝仓义景的军队火速赶往小谷试图增援浅井家,但见战局不利后随即开始撤回越前,追击的信长军在刀根坂之战中全歼朝仓军主力,并趁势攻入越前(一乘谷之战)。8月24日,知道大势已去的义景在同族的众人背叛下自杀身亡,织田军随后对浅井的小谷城进行总攻。9月1日,小谷城破,浅井长政在送妻子-信长的妹妹阿市及子女出城后,随即切腹自杀,浅井家宣告灭亡(小谷城之战)。

同年11月,三好义継在若江城之战中失利后被迫自杀。12月,松永久秀也望风而降,第二次包围网宣告瓦解。12月18日,本愿寺方面向信长送出了茶器“白天目”,进而达成和议,第二次包围网的最后一个成员宣告放弃。第二次包围网堪称三次包围中对信长压力最大的一次,在此之后信长已经逐渐扩大了自己的优势地位,而参与到反信长阵营的势力则再也没能取得主动权。


参加第二次信长包围网的势力有:

  • 延暦寺(近江):元亀2年(1571年)9月,被织田军攻克并烧毁。
  • 筒井顺庆(大和):元亀2年(1571年)11月,在明智光秀和佐久间信盛的斡旋下与信长达成和解,并宣布臣属于织田家。
  • 荒木村重(摄津):天正元年(1573年)4月,背叛织田家。
  • 池田知正(摄津):天正元年(1573年)4月,受到家臣荒木村重背叛的牵连,被织田信长流放。
  • 和田惟长(摄津):天正元年(1573年)4月,在立场不明确的情况下,被家臣高山友照流放。
  • 武田信玄(甲斐、信浓、骏河):天正元年(1573年)4月,信玄病死,其子武田胜赖继续对织田家采取敌视态度。
  • 北条氏政(伊豆、相模、武蔵):作为武田氏的同盟,曾向远江国派遣援军对抗德川家康。
  • 篠原长房(淡路、讃岐、阿波):天正元年(1573年)7月,受到三好长治和十河一存的攻击被迫自杀,此二人之后退出了信长包围网。
  • 三好三人众(山城・摄津):天正元年(1573年)7月,岩成友通战死。8月,三好长逸和三好政康逃亡。
  • 足利义昭(山城):天正元年(1573年)7月,被织田信长从京都流放,室町幕府灭亡。
  • 朝仓义景(越前):天正元年(1573年)8月自杀,朝仓家灭亡。
  • 浅井长政(近江):天正元年(1573年)9月自杀,浅井家灭亡。
  • 本愿寺(摄津、加贺):天正元年(1573年)11月末,与信长打成和解,随后再次对立。
  • 三好义継(河内):天正元年(1573年)11月自杀。
  • 松永久秀(大和):天正元年(1573年)12月末投降。
  • 游佐信教(河内):天正2年(1574年)4月,在高屋城战死。
  • 六角义贤(近江):天正2年(1574年)4月13日从甲贺郡北部的石部城到南部的信乐一带逃亡,继续对抗织田势力。
  • 伊丹亲兴(摄津):天正2年(1574年)11月,在伊丹城受到荒木村重的进攻,被迫自杀。
  • 愿证寺(伊势):天正2年(1574年)9月,被织田军夷为平地。
  • 雑贺众(纪伊):继续支援本愿寺的战斗。
  • 三好笑岩(河内)天正3年(1575年)4月,在高屋城投降。
  • 松浦信辉(和泉):天正3年(1575年),在没有表明立场的情况下受到家臣寺田正家的进攻,正家随后出仕于信长。

包围网的瓦解与重铸

本愿寺

天正元年末,第二次包围网在实质上已然瓦解,但实力仍在的本愿寺在法主显如指挥下,以石山本愿寺为核心,继续指导各地的一向宗门徒揭竿而起,对信长的统治形成了强力的冲击。尤其是在天正2年(1574年)1月发生了越前一向一揆,一向宗在5月时完全占领了越前,与之前就已经处于本愿寺控制下的加贺一道,于北陆一带形成了势力庞大的反信长势力圈。

随着包围网的瓦解,压力大大减轻的信长主动出击,对一向宗进行有力反制。以塙直政为总大将的部队对石山本愿寺进行了直接的包围战,与此同时,织田军分别在天正二年9月和天正三年5月击溃且血腥镇压长岛一向一揆和越前一向一揆,大大削弱了本愿寺的影响力。

武田家

尽管信玄已死,但武田家在其子胜赖的统领下依然保有强大的实力。武田军对德川领内的三河国远江国发动了数次侵略。在远江的要冲高天神城陷落后,家康便陷入了苦战。然而在天正三年(1575年),胜赖进攻三河的长篠城,却在长篠之战中惨败给织德联军,并丧失了大部分的精锐家臣。(在此之后,第三次信长包围网之中,天正十年(1582年),信长颁布甲府讨伐令,策反武田氏的外戚木曾义昌(信玄之女真理姬的夫婿,即胜赖的姐夫)和多名武田家臣之后,胜赖在接连的岩村城之战和二俣城之战中皆告负,丧失了对东美浓要冲岩村城和远江的要冲二俣城之控制权。在此之后,家康继续扩大战局优势,胜赖最终在天目山之战抵抗泷川一益3000人的包围,绝望地在栖云寺与北条夫人自杀,得年37岁,甲斐武田家势力灭亡。)

另一方面,早在天正元年就从京都被流放的足利义昭经过多方辗转,最终在天正四年(1576年)逃到了毛利家的庇护之下,呆在备后国继续谋划着反信长的大业。暗流涌动的局势最终催生了第三次包围网,而此次参与的反信长势力已经不再仅仅是畿内的这些小势力,重量级的毛利、上杉和武田等正谋划着对织田的又一次打击。

第三次包围网

第三次信长包围网

天正四年,逃到毛利家庇护下的足利义昭再度发起了对织田信长的围剿行动。当时尽管已被流放,但义昭仍然保有征夷大将军的官职,他再度以将军的名义对各地大名发出谕令,希望他们能联合起来对抗信长。本就长期和信长处于对立的本愿寺、甲斐的武田家、中国地方毛利家、宇喜多家及北陆的上杉家响应号召,参与了第三次信长包围网。

随着义昭的煽动,处于信长支配体系之下的一些小势力也开始发生动摇。一直处于半独立状态的丹波国波多野秀治以及但马国山名祐丰相继在天正三年年末至天正四年年初背叛信长,加入信长包围网。

面对反织田势力的再度集结,信长继续对石山本愿寺的经济包围行动,另一方面先着手镇压各地的一向一揆。派遣老将柴田胜家前往越前,镇压当地的一向一揆,并顺带进军加贺,展开对北陆的进攻行动。

天正四年4月,信长对一直与自己处于冷战状态的石山本愿寺发起了主动进攻,以塙直政明智光秀为总帅的军队开始向天王寺一带展开攻略。另一方面,六年前曾在野田城、福岛城之战中对织田军造成极大威胁的杂贺众铃木孙市的带领下与本愿寺协同对抗织田军,能够熟练操作铁炮的杂贺众令织田军陷入了苦战。在天王寺之战 (1576年)中,本愿寺军队杀死了织田家臣塙直政,而天王寺砦的明智光秀受到一向一揆的包围也陷入困局。于天王寺砦包围不利的光秀随即和亲自前来增援的信长一起和本愿寺军队展开了大会战,此战过程惨烈,连信长本人也不幸负伤,但最终顺利击溃一向一揆,并追击到本愿寺的城户口,斩杀2千7百多名敌军,战后在石山本愿寺的四隅建筑十个付城,团团包围本愿寺。

另一方面,柴田胜家在越前和加贺的进攻则非常顺利。由于加贺一向一揆的指挥官大多数已经在之前越前的战事中阵亡,加贺的一向宗难以组织像样的防御,织田军在北陆战场上占尽了优势。

随着本愿寺在北陆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北陆方面的一向一揆开始转而与多年的老对手上杉谦信结为同盟。而上杉家随即也就展开了对越中能登的侵略行动。中国地方的毛利辉元则从海上向石山本愿寺提供补给,毛利家麾下的村上水军在村上元吉的率领下于天正四年7月13日在第一次木津川口之战中大破织田水军,成功保证了石山本愿寺补给线的安全,使得石山方面得以长期和织田包围军展开消耗战。然而相对的在北陆方面,上杉军于当年11月开始对能登畠山家的主城七尾城的包围并不顺利,再加上大本营越后受到了关东的北条家的进攻,上杉军不得不于天正五年(1577年)3月撤回越后。

天正5年,信长决意要铲除本愿寺的强力盟友杂贺众,随即于当年2月展开了纪州征伐。这次的军事行动重创杂贺众,使他们不得不暂时在形式上对信长宣告臣属,本愿寺面临的压力也就进一步增大。然而到了8月,负责防守包围军要冲的天王寺砦松永久秀却突然烧毁了城砦,并撤退回了自己大本营信贵山城,再度背叛织田信长。为了讨伐背叛的松永久秀,信长的长子织田信忠率领大军进逼大和国。10月,松永久秀的居城信贵山城陷落,松永久秀自杀身亡(信贵山城之战)。

与此同时,柴田胜家对加贺的侵略仍在继续。天正五年7月,能登畠山家七尾城再度受到上杉谦信的进攻,为此畠山家特地向柴田胜家发出了求援书,胜家随即开始了对能登的远征。然而胜家的援军还没能赶到,七尾城便在9月失守。柴田胜家的计划部署被打乱,再加上在11月爆发的手取川之战中大败于上杉军(此战实况尚存严重争议),织田方面对加贺的进攻一时陷于停滞。

另外,在丹波方面,自天正5年末亀山城主内藤定政病死后,明智光秀就被任命为总大将,开始负责对丹波的入侵。在八上城和黒井城发生的战斗中织田军接连取胜,取得了绝对的优势权。

天正六年(1578年)3月,上杉谦信病死。他的外甥上杉景胜与养子上杉景虎就上杉家的继承人问题爆发了激烈的争夺战,史称“御馆之乱”,上杉家在北陆的势力也大幅度衰退,而柴田胜家则抓住机会主导了织田家在加贺的优势攻略,以畠山家遗臣长连龙侵入能登,织田信长也调派斋藤长龙飞驒攻入越中国丹波黒井城主赤井直正也于此时病死,织田方面在丹波也取得了大优势。整体坏境对信长已经非常有利。

借此机会,信长命令羽柴秀吉(他已经由木下改姓)率领军队开始侵略播磨。毛利辉元则联合备前的宇喜多家在播磨和织田军鏖战。与此同时,三木城主别所长治加入毛利一方对抗信长,播磨的战况一时陷入胶着。

就在织田与毛利在播磨你来我往之际,10月,荒木村重再度背叛织田家,在摄津伊丹的有冈城起兵。受此影响,石山本愿寺包围网产生了缺口,而秀吉对三木城的进攻也受到了补给不足的威胁。为此,信长果断派兵前去镇压,一个月后,荒木属下的高槻城主高山右近、茨木城主中川清秀和摄津多田山下城的塩川国満全部向织田军投降,而有冈城之战随即开始,石山本愿寺的路上补给路线再度被织田军切断。另外,到了12月时,石山本愿寺的海上补给线也由于毛利家水军于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战中不敌织田水军而同样宣告被截。织田军距离胜利已经近在咫尺。

到了天正7年(1579年),畿内荒木村重的有冈城,别所长治的三木城都受到了织田军的重重围困,石山本愿寺在海上补给线被切断的情况下也已经孤立无援。丹波的波多野家和赤井家也被织田军全面压制,威风八面的织田信长此时已经可以说是必胜无疑。随着时间推移,5月时波多野家的主城八上城陷;8月时,赤井家的主城黒井城也宣告陷落。已经被越发孤立的有冈城城主荒木村重不得不于9月逃亡,10月,有冈城也被织田军拿下。尽管别所长治依然坚持和织田军作战,但到了10月,随着备前宇喜多直家背叛毛利转而支持织田方面,三木城的补给也被完全切断(三木合战)。

接着,在天正八年(1580年)1月,三木城最终被攻陷,别所长治自杀身亡。闰3月,本愿寺法主显如宣布让出石山本愿寺,与信长成功讲和。由此,持续了十年之久的石山合战终于宣告结束。随着石山本愿寺的陷落,第三次信长包围网也宣告彻底瓦解,天正八年(1580年)11月,柴田胜家也平定加贺一向一揆,前田利家与长连龙入主能登,进而侵入越中。羽柴秀吉也随后拿下但马因幡两国(鸟取城之战),兵锋直指备中

苟延残喘的武田胜赖在天正十年(1582年)2月的甲州征伐中战败自尽。尽管上杉景胜和毛利辉元依旧坚持在和织田信长作战,但都处于极为不利的局面。然而,天正十年6月的本能寺之变却导致信长突然身亡,伴随着之后织田家内部爆发的激烈的争权夺利,织田家对上杉家和毛利家的战斗也终于画上了句号。


参加第三次信长包围网的势力有:


杂贺众(纪伊) - 天正5年(1577年)3月投降于织田军。7月再度掀起反旗,继续与织田军作战。

松永久秀(大和) - 天正5年(1577年)10月,兵败自杀。

上杉谦信(越后、越中) - 天正6年(1578年)3月,上杉谦信病死。接着在御馆之乱中胜出的谦信养子上杉景胜从加贺与能登撤军。之后继续与织田家在越中进行对峙。

赤井直正(丹波) 天正6年(1578年)3月,直正病死。天正7年9月,其根据地黒井城被织田军夷为平地。

波多野秀治(丹波) - 天正7年(1579年)6月投降,后被处死。

荒木村重(摄津) - 天正7年(1579年)9月,抛弃了有冈城逃亡。后成为羽柴秀吉的家臣。

宇喜多直家(备前) - 天正7年(1579年)10月,投降。

别所长治(播磨) - 天正8年(1580年)1月,自杀。

本愿寺(摄津) - 天正8年(1580年)闰3月,与织田家讲和。同年8月,一向宗彻底退出石山本愿寺。

山名氏(但马、因幡)- 天正8年(1580年)5月,山名祐丰病死。其子山名尧熙宣布投降。

菅达长(淡路)天正9年(1581年)11月,羽柴秀吉与池田元助合力攻克其根据地岩屋城,在纪伊隐蔽流亡。

武田胜赖(甲斐、信浓、上野、骏河) - 天正10年(1582年)2月,自杀。武田家灭亡。

毛利辉元(安芸、备后、备中、长门、周防、出云、石见等) - 从播磨国撤退,其后继续与织田家对歭,失去但马、因幡等国,被羽柴秀吉攻入备中国

足利义昭(备后) - 流亡在外,在毛利家的庇护下继续和织田家对立。

参考资料

  • 《战国武将54人》,小和田哲男著
  1. ^ 浅井三代记 第十六卷
  2. ^ 续本朝通鉴 二百二
  3. ^ 松下文书
  4. ^ 信长公记 卷四
  5. ^ 言继卿记
  6. ^ 多闻院日记
  7. ^ 大日本编年史
  8. ^ 多闻院日记
  9. ^ 寻宪记
  10. ^ 寸金杂录
  11. ^ 大日本编年史
  12. ^ 多闻院日记
  13. ^ 寻宪记
  14. ^ 大日本编年史
  15. ^ 多闻院日记
  16. ^ 多闻院日记
  17. ^ 言继卿记
  18. ^ 多闻院日记
  19. ^ 皇朝编年史
  20. ^ 多闻院日记
  21. ^ 皇朝编年史
  22. ^ 筒井家记
  23. ^ 武家事记
  24. ^ 加藤光泰同贞泰军功记
  25. ^ 续本朝通鉴 二百二
  26. ^ 总见记
  27. ^ 武家事记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9-20 08:59,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