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嘉庆兵部大印丢失案

嘉庆兵部大印丢失案发生于清朝嘉庆二十五年三月的一朝廷大案,兵部大印丢失,最后朝野震动上至兵部尚书下至小兵等多人被罢官或流放,极大力度勘查后也未能厘清兵部大印去向,但揭发了朝廷上至大官下至基层书吏公务员的懒散贪污诸多现象,此案发生数月后嘉庆便驾崩。

事件真相

丢失物为纯银制兵部行印,此印只生效于皇帝出行离宫期间的命令文书,所以未有全年全时段调动兵马的权利,但依然是机敏的重器。

丢失过程真相为前一年秋天嘉庆帝例行围打猎,此时清朝运转制度已经弊病丛生,处处散漫松懈,此印于一行人中只随意交由一低阶书吏背负看管,在八月二十八日深夜,负责看管行印的承差他尔图想出去玩耍,拜托另一书吏俞辉庭照看,俞辉庭于帐中将印包挂于支柱上,不觉沉沉睡去,等醒来时印包不翼而飞不知何时已失窃。焦急万分时忽然想起来还有一备用的印匣。于是多次秤重估算发现1500文钱放在备用印匣里重量最像,于是锁钥如初,等他尔图回来后交付归还,瞒天过海。

但俞辉庭心中终究坎坷不安决定拉更多人入伙,先找上了老书吏鲍干,此人在兵部衙门中有重要影响力,因为此时官场上基本官员怠惰所有业务也生疏,上层少有过问,官职又常有调动,所以主官上任一处后多依赖部门中老人执政业务,渐渐一些官低但老经验的书吏群体成了官场实质掌权者。鲍干深知负责收印的官员懒惰,加上自己从旁巧妙言语一下,可达到根本不开查验便入库,而秋围结束后行印就没有用处了,起码半年不会再打开。于是收受50两银子贿款加入包庇。最后果然回宫后入库成功,但隔年春天打猎迟早要再次启用,于是数月后两人潜入库房伙同卫兵管帼林制造了被盗失窃的假象现场。

然而行印究竟何人所偷流落何方,偷去动机为何,成为千古迷案。

案件过程

案发

嘉庆二十五年春天的三月八日,皇帝预计去东陵祭祖来回约一个多月,内阁筹备行动开始前往各部领取行印,笔帖式到兵部领印时发现印箱中的所有印匣都在,唯独行印印匣不见,全部门发动翻找,不久后库丁康泳宁在一房间角落的旧案堆上发现空的印匣,确认大印已经丢失。嘉庆隔日行在已经出发,到路途上突然接到奏报此事,勃然大怒,下令彻查同时第一波惩处名单公布。

  • 分管督导兵部的内阁大学士明亮,念其85高龄且只是挂名,撤职降五级
  • 兵部尚书戴联奎,摘去顶戴降级调离
  • 左侍郎常福,摘去顶戴降级调离
  • 右侍郎常英,摘去顶戴降级调离
  • 右侍郎曹师曾,摘去顶戴降级调离
  • 兵部尚书松筠,警告留职查看

同时组织庄襄亲王绵课带头,吏部尚书英和,内阁大学士曹振镛等人带头全部刑部堂官参与的大型专案组调查,第一波调查对象是归还印鉴时查看的主事何炳彜、笔帖式庆禄,但两人坚称前一年还印时自己亲自开箱验看无误,于是办案方向此时就被大幅误导,认为是入库后有人潜入库房盗窃,所有库方和衙门大小兵役和官员数十人都被拷问,老书吏鲍干由于是行政事务带头者,又是诸多事务经手人也是被查问对象之中,但他坚称一切严格依照程序,没有疏漏。之后嫌疑人锁定至找到空盒的库丁康泳宁,其被大刑伺候,但依然未有下文,但其供出有一何氏父子可能想陷害他。

方向错误但查出朝政败坏

何氏父子是衙门间跑腿送物的杂工,数年前曾争夺库丁之缺失败,对康泳宁怀恨,何氏父子随即也被押来拷问,但问到最后只得一些家常琐事、小民恩怨,与大案无关。之后有人举发常送公文出入库房的差役任安太,说他和民妇孙氏有奸情且出手阔绰,两人拷问后只发现有奸情其余情报皆无,且庄襄亲王察言观色判断这两人见识知识极少,思想低下,不像是大胆策画盗印变卖者。鲍干此时再度误导方向供出兵部前任书办周恩绶,说其多次拜托加盖大印伪造一份公文,替一个官员改小年龄,但其未同意,之后今年二月份另一书办许尧奎设局诈赌鲍干让其输掉50两银钜款后,以折抵一半为条件再次拜托周恩绶之事,但鲍干依然未同意。

得此线索后相关一干人又被拘捕大问,发现这其实是一起案中案,江西绿营军官郭定元年龄偏大怕错失升迁,委托当地书吏沈文元修改档案年龄,但公文到两江总督衙门时被识破,衙门官员预计查看兵部原档,届时沈文元自己都会案发被捕,所以寻人脉找到周恩绶再找现职的鲍干想用印假造一份原档抽换,但此案需要的是堂印并非行印,所以最后判断与大案无关。此时查案一月嘉庆已经回宫,发现无进展大怒下令亲王绵课等三人和刑部官员罚俸半年继续严查,甚至下令亲王必须每天至刑部过问案件,所有动作于是加快并加大规模,兵部周围连民房都被翻个底朝天,稍有关联者全部审问,结果大案线索依然无获但查出众多光怪陆离现象。

  • 朝廷各级衙门聚赌现象严重,尤其兵部官署下班后成为赌博场。
  • 兵部小衙役黄勇兴居然前年结婚时为了阔气,在兵部库房院子围墙上打门洞让花轿队伍穿越官署而过。
  • 官员掌管的各种印信和钥匙,现状几乎都被交由书吏随意掌控。
  • 许多官署基本没有办公费用,许多费用要官员自筹,衙门中饭菜寒酸房屋破旧,孳生贪污动机。

第二份报告上奏后嘉庆震怒,言腐烂至极已历朝闻所未闻,第二波惩罚出炉

  • 所有行为犯法相关公务人员革职查办。
  • 印信钥匙交托他人保管之官员永远停升。
  • 兵部尚书松筠降级山海关副督统,贬出京城。
  • 兵部尚书和世泰(皇后亲弟,就任仅半年)革职,削去正蓝旗满州都统御前侍卫衔,改任内务府大臣虚职。
  • 兵部尚书普恭(就任仅五天),降三级留用。
  • 兵部尚书戴联奎,追加革职
  • 左侍郎常福,追加革职
  • 右侍郎常英,追加革职
  • 右侍郎曹师曾,追加革职

最终招供

同时也认为专案组无能,庄襄亲王绵课带头,吏部尚书英和,内阁大学士曹振镛三人拔去花翎,但保留顶戴继续查案,曹振镛加罚降为二品。之后重新梳理案情和兵部中的人际关系,认为鲍干在间接关联上和审查期间态度上都有问题,对他加强审问终于开始突破其前言不对后语之处,发现前一年入库时景象大有问题,重新找来主事何炳彜、笔帖式庆禄大审,终于逼使他们承认当时入库时没有察看之前所言是说谎。之后详细比对和问询工匠后终于发现案件最大突破口也是他们掩盖大戏的一大缺失,找到的空印匣并非原始正版印匣,但也不是捷报处平日预备的备用印匣,而是天外飞来的莫名制品。

一行人赶往捷报处想取出备用印匣比对,赫然发现备用印匣也失踪,随即严审捷报处书吏俞辉庭、朱宪臣,两人立即招供是案发后害怕所以将备用印匣烧掉,上面烧不化的铜扣埋在捷报处后院,物证取出后无法抵赖俞辉庭终于讲出去年秋天出行时行印就已经丢失的真相,以及后来鲍干带头造假失窃案想息事的过程。然而中间鲍干自作聪明没有依照计划将备用印匣上敲下的小锁和钥匙销毁反而带回家作纪念,成为日后被搜出的罪证,小锁与烧不化的铜扣一套比完全吻合。

造假掩盖段的案情真相大白,同时最后的惩处下发:

  • 兵部尚书松筠再革去山海关副督统,降为六品骁骑校
  • 兵部书吏鲍干,革职,流放黑龙江给兵丁为奴,外带枷号两个月
  • 兵部书吏俞辉庭,革职,流放伊犁给兵丁为奴,外带枷号一个月
  • 兵部主事何炳彜,革职,流放边疆
  • 兵部笔帖式庆禄,革职,流放边疆外带枷号一个月
  • 兵部侍郎裕恩,分管行在时的扎营地事务,革职
  • 兵部捷报处郎中五福喜,革职
  • 兵部笔帖式中敏,革职
  • 兵部郎中恒泰,交部议处

重铸印信结案

但印章究竟去向和盗窃真相未明,随后下旨直隶省总督和提督大力于社会和江湖上搜查,从银楼到酒馆到当初秋季出巡沿途的所有城镇,派出的密探不计其数。军队指挥系统内设立悬赏线索,同时加紧详查有没有加盖失印的公文书出现,严防此案是造反党羽的计划,然而一无所获。

最终嘉庆皇帝放弃寻印,命令礼部重铸大印且印文有所差异,防范前印重出,并律定更加严格的各种朝廷法规,从此钥匙与印章等都必须官员亲自保管,出巡时由主官亲自看管在自己帐篷内,返京归还时必须验收亲自在现场亲眼看见入库为准。

而庄襄亲王等三人查出了案件一半以上真相,已尽全力,功过相抵,之前惩罚撤销。后道光皇帝上任年间,松筠又获重用并立功得以再起,最终又升至兵部尚书甚至高升至军机大臣。

参考文献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29 21:46,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