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国民议会 (法国大革命)本文重定向自 國民議會 (法國大革命)

国民议会
Assemblée nationale
近代早期法兰西英语Early modern France
Coat of arms or logo
1789年6月23日米拉波当面挑战侯爵德勒-布雷泽英语Henri Evrard, marquis de Dreux-Brézé
种类
种类
历史
1789年6月17日
解散1789年7月9日
前身1789年法国三级会议
继承国民制宪议会

国民议会(英语:National Assembly、法语:Assemblée nationale),是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由1789年6月17日,到1789年7月9日,是由1789年法国三级会议的第三等级代表(老百姓)组成的革命性的集会;以后它被称为国民制宪议会,一直1791年9月30日被国民立法议会取替,然而,群众性较简略的形式被保留下来。

背景

中世纪表达封建社会三个领域的图示,最上端是自然领域由圣职(the clergy)统领、在其下人世领域由国王及贵族(the nobility)统领、人世间的庶民(commoners)领域是被统治的劳动阶级,构成封建社会运作阶层

1789年5月5日已经一直呼吁要求召开1789年法国三级会议,以应对法兰西的金融危机,但很快地就陷入对它的自身结构的争论。已经选出代表它们各自领域等级的成员:第一级是圣职人员,第二级是贵族)和理论上第三级的平民,但在实际的运作中都是由资产阶级作为所有平民的代表。 第三级已被授予“双倍的代表”,也就是说---比其他的等级代表人数多一倍---但在1789年5月5日开幕式上,他们被告知,所有的投票将是“加权数”不是“按人头数“,也就是说---第一级及第二级各有二票,第三级仅有一票---因此他们的双倍的代表人数所代表的”权力”是毫无意义的。他们拒绝这种安排并着手单独集会。

三个等级间的穿梭外交一直持续到5月27日都没有结果;5月28日,第三级的代表就开始他们自己的集会, 1789年6月10日,作为第三等级代表的天主教会神父约瑟夫·西哀士先前发表的什么是第三等级?英语What is the Third Estate?小册子鼓舞了第三级的代表成立”公社”(“Communes”),开始自称为国民议会。6月13日,这群体独立于其他的第一及第二级的代表,进行他们的“权力验证”,邀请其他两个等级代表参与,但不会等待他们,逐渐有一些贵族和绝大多数的神职人员和其他的代表,如农民加入他们,由6月13日至6月17日完成了“权力验证”程序。 声称他们以代表人数做为投票的依据,是人民的代表,不再是领域等级的代表,这个声明改变了1789年法国三级会议根本的性质。

大会召开

这个新创建的议会本身立即依附于资本家---国债所需要资金的信贷来源---和普通百姓。他们整顿了公共债务,并宣布现行所有的税赋是被非法强加的,但,仅是在议会继续开会的清况下,暂时的认可了这些相同的税负。这恢复了资本家的信心,议会会期的维持与他们的利益有着重大关联。至于老百姓,议会设立生活委员会,来处理食物短缺问题...

国王的抗拒

雅克·内克尔,路易十六的财政部长,早些时候曾建议国王召开“皇室会议”(Séance Royale),企图调和分裂的等级。国王同意; 但这三个等级都没有被正式通知决定召开“皇室会议”。所有的讨论都被暂时搁置,直到“皇室会议”的召开。

第一及第二等级利益的纠葛,使事件的发展很快就压倒了雅克·内克尔研拟的复杂方案,屈服于“公社”(Communes)某些方面的坚持。 国王路易十六对雅克·内克尔 的建议不再采纳,在皇室内庭枢密院英语Conseil du Roi的影响下,意图将解决方案移转到三级会议,撤销前令,命令分离各等级,并强制改革恢复旧制度三级领域会议的效力。6月19日,他下令关闭国家展厅法语Salle des États,这是国民议会集会的大厅,而且他留在马尔利城堡英语Château de Marly几天,准备他的演讲稿。 1789年6月20日天雨,不能入内的代表们在议会主席让·西尔万·巴伊带领下转往室内网球场集会,发表影响深远的网球场宣言,宣称国民会议会不会解散直到法兰西宪法的建立。

对抗与承认

两天后,网球场的使用权被剥夺,国民议会在圣路易教堂集会,在那里绝大多数神职人员代表加入他们:努力恢复旧等级制度只是更加速了事件的发展。6月23日,按照他的计划,国王终于对所有三个领域等级的代表发表演讲,他得到死静沉默的回应。最后,他命令所有代表解散。圣职和贵族代表遵守; 第三级人民代表依然沉默的坐着,终于米拉波打破沉默,他的简短讲话达到高潮,“一支军队包围了议会!国家的敌人在哪里?我们的大门是否就如同 喀提林的阴谋呢? (I.E. 典故是公元63年喀提林意图刺杀执政官西塞罗,被发现依然参加议会辩解) 我的要求,以你自己的尊严,你的立法权,将你自己依附于你的宗教誓言内。这些都不允许你解散议会,直到你建立了宪法。” 代表们的立场很坚定。

那天,内克尔在皇室宴会缺席是很显眼,他于1788年被召回获得国民议会的青睐,他发现自己失宠于国王路易十六。那些在圣路易斯教堂加入的神职代表也留在国民议会; 四十七名贵族代表,包括奥尔良公爵,很快也加入他们。法兰西军队开始由各地大量抵达巴黎凡尔赛宫。6月27日,虽然军队反政变的可能性甚嚣尘上,皇家党已公开的让步。

6月23日的“皇室会议”(Séance Royale),国王认可“恩准宪章”(Charte octroyée)是确实的,但传统的局限,分开审议的权利依然由三个阶级单独行使,这宪法形成虚经三个议院的讨论。这样的安排导致失败; 很快地那些观望的贵族代表,应国王的要求加入了国民议会。领域三等级会议已不复存在,已成为国民议会。1789年7月9日以后,国民议会正式改名为国民制宪议会,然而这单一的机构是包括先前相同的代表,分别由不同的等级选出来的,完全实现了当初第三等级坚持以”代表人数做为投票依据”的主张。

重新组建

支持的讯息从巴黎和其他法兰西各城市涌入国民议会。1789年7月9日,国民议会,自身再重新组建成为国民制宪议会,正式向国王请愿以礼貌但坚定的措词,要求撤除军队,包括比法兰西军队更服从国王的外国军团,但国王路易十六宣称只有他才能够在紧急时下判断使用部队,并向他们保证军队的部署作为一项严格的预防措施。国王路易“建议” 国民制宪议会迁往法兰西东北部瓦兹省努瓦永埃纳省苏瓦松:这就是说,将它放在两个部署的军队之间,并剥夺了巴黎人民的支援。 1789年7月11日,内克尔发表不准确政府的债务并公之于众,国王开除他,彻底改组财政部。 第二天,巴黎人民得知这个消息,在加上相互间的不信任,推测国王路易的目标将对国民制宪议会采取行动,巴黎人民开始公开爆乱。7月14日,暴徒攻击了储存大量武器及弹药,也是象征着王权的巴士底监狱,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攻占巴士底狱,开启了法兰西的革命。

注释

  1. ^ The First Revolu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volution and After: Tragedies and Forces, World Civilizations: An Internet Classroom and Anthology, 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 Accessed online 14 March 2007.
  2. ^ 2.0 2.1 2.2 2.3 Mignet, Chapter 1
  3. ^ John Hall Stewart. A Documentary Surve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Macmillan, 1951, p. 86.
  4. ^ Schama 2004, p. 303
  5. ^ von Guttner, Darius.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lson Cengage. 2015: 70.
  6. ^ SparkNotes: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9–1799): The National Assembly: 1789–1791. [2017-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08).
  7. ^ Schama 2004, p.312
  8. ^ Fred Morrow Fling; Helene Dresser Fling. Source Problems on the French Revolution. Harper & Brothers. 1913: 26 [2017-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5).

外部链接

National Assembly (French Revolu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History of the National Assembly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9-10 17:23,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