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楞严经

经典全名为《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又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简称《大佛顶首楞严经》、《大佛顶经》、《首楞严经》,一般称之为《楞严经》(Śūraṅgama Sūtra;梵语शूरङ्गम सूत्),大乘佛教经典。据传由般剌密谛在唐朝时传到中国,经怀迪证义,房融笔受,译成汉文。但《楞严经》梵文原文本未传到世界上,且出现时,没被列入正式的译经目录,译出与传述记载不清楚,因此对于它的真假,有了非常久远的争议。

在明朝与清朝后,《楞严经》长期被汉传佛教人士高度推崇,曾有:“自从一读楞严后,不看人间糟粕书!”的诗句。现代佛教学者,如梁启超吕澂等人,主张此经是在中国创作,非由印度传入,但此经来源现今尚未有定论。

据2010年一篇有关中国寺院和文物机构保存古代梵文贝叶经状况的报导 ,河南南阳菩提寺曾保存一函《楞严经》的梵文贝叶经。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现藏于彭雪枫纪念馆。共226叶,残缺6叶,字体圆形,系印度南方古文字,据称很可能为唐代梵文《楞严经》孤本。若被证实,就可以证明《楞严经》翻译自梵文。

历史源流

《楞严经》在唐代中叶成书译出,并开始流通,最早的记录见于智昇所著《开元释教录》与《续古今译经图纪》,随后的元照著《贞元新定释教目录》中也记载此书。由北宋初,中国第一本雕版印刷的大藏经《开宝藏》开始,一直到清朝的《乾隆大藏经》都收入正藏中。

唐代译出

译出时间与译者

《楞严经》并不是由官方正式译出的经典,缺少官方记录。此书的译出时间与过程,有两种说法,分别出自智昇《开元释教录》与《续古今译经图纪》,两者的说法略有出入。在《开元释教录》中说,此书是由怀迪与不知名的梵僧,于广州译出,梵僧在传经之后就不知所终。在《续古今译经图纪》中,则具体写出梵僧名字,是中印度般剌密帝。他在705年(唐神龙元年)五月于广州光孝寺诵出此书,经乌苌国沙门弥迦释迦译语,怀迪证义,并由房融笔受。般剌密帝在诵出此经之后就随船回印度了。

智昇并未解释,为什么会有两种不同的记录,但在《续古今译经图纪》卷末,他曾说,此书根据旧有记录所写,未经过删补,建议采取《开元释教录》的说法。之后的记录,如《贞元新定释教目录》等,基本上由《续古今译经图记》的说法传述而来,认为是此经是般剌密帝与房融于705年(唐神龙元年)于广州所译,但是很少提及怀迪及其他人。

两段记载的差异点甚多。《续古今译经图纪》具体写出译出时间705年(唐神龙元年)。但《开元释教录》记载,怀迪是先在京师完成译经,回到广州之后,才译出此经。706年(神龙2年),怀迪曾经应诏至洛阳,参与菩提流志译出《大宝积经》的工作,于713年(唐睿宗先天2年)完成。由此记载,此经应是在713年之后才译出,而非是在705年译出。

除译经时间不同外,参与译经成员也不同,如般剌密帝与弥迦释迦,这两个人名只有出现在《续古今译经图纪》,没有其他来源记录。此外,两段记载最大的不同在于房融是否参与了译经。据《旧唐书》,房融于705年(神龙元年)流放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在当地过世。如果采用《开元释教录》的说法,此经在在713年后译出,房融就不可能参与译经。

假设采用《续古今译经图纪》的说法,一个可能是,唐初流贬高州(今广东省高州市)或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者,多取道韶州或广州。如果采取广州这条路线,房融有可能是在流放途中,经广州时参与译经。另一个可能,是明朝所著的《广东通志》说,他在长安年间(701年—705年)“尝知南铨”,如此说成立,房融有可能在705年参与译经。《广东通志》说法的最大问题在于房融在705年(神龙元年)才在洛阳因罪下狱,因此在705年之前就被贬至广东南铨任官的可能性不高。综合各种说法,学者罗香林推论,如果房融先被贬官至广东南铨,就可能在广州参与译经,之后才再遭流放高州(今广东省高州市)或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但因为目前不能确认房融流放的路线,缺少更进一步的证据,肯定房融是否曾参与译经。

流传过程

《楞严经》在译出之后,如何流传于世,文献记录不多。有二种说法,都出现在宋朝:

  1. 神秀自宫中传出:宋朝子璿说,此书译成之后,因为唐中宗刚即位,房融又被贬,所以未得到官方承认。经神秀大师自皇宫中抄出至度门寺,在禅宗学者间私下流通,后由僧惠振作科判,再传出。明朝《广州通志》承继此说,认为此书是由神秀大师见到房融上奏的经本,方才流传于世。
  2. 由惟悫自房融家传出:赞宁说,此书是禅僧惟悫在洛阳时,由房融家中得到此书,并流传于世。

由神秀传出的说法,因为神秀于706年(神龙二年)过世,可能性不高。自房融家传出的说法,则有房融是否曾参与译经的争论。但无论是哪个说法,我们都可以知道,此经的流传,被认为与房融有关。此外,它在唐代的流行,可能与神秀系的禅宗有关系,与保唐宗禅法思想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根据《顿悟大乘正理决》的记载,至西藏传法的禅僧堪布摩诃衍,修习依止的佛经之中有《大佛顶经》,即《楞严经》。学者一般认为堪布摩诃衍是属于北宗的禅僧,这也显示了《楞严经》与禅宗北派间的关连。

宋代兴起

此经虽在唐代之后已经流行于世,但是在唐宋之间,并没有引起佛教界的重视,为它作注释及科判的人并不多。永明延寿在《宗镜录》中曾多次引用《楞严经》。

在北宋时,天台宗华严宗形成研究《楞严经》的风气,楞严经开始受到重视。如慧洪《林间录》中有智𫖮大师遥拜西方,祈求《楞严经》的传说;孤山智圆禅师也认为天台三观可由《楞严经》印证。虽然钱谦益曾经驳斥智𫖮《摩诃止观》须以《楞严经》印证,以及智𫖮曾经祈求《楞严经》的传说,但也显示当时天台宗徒众推崇此经的风气。

明清极盛

明朝之后,此经成为显学明末四大高僧皆对它极为重视,大力提倡,如憨山德清大师作《楞严经悬镜》,蕅益智旭大师作《楞严经玄义》、《楞严经文句》。

因为尊崇《楞严经》的风气,明清之际出现般剌密帝将经卷藏在手臂中,带来中国的传说。

直到清朝以至于民国,此经仍然极被重视,特别是在净土宗之内。如楞严经中的“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印光大师将之列为净土五经一论中的第五经。

汉文版本

目前可见的汉文版本分为源自北宋的《赵城金藏》本,与源自明朝版本的清《乾隆大藏经》本。《赵城金藏》本较为少见,主要的流通本是来自于清《乾隆大藏经》。

北宋版本

目前可见,最早的《楞严经》版本出自《赵城金藏》。它与《高丽藏》相同,都是出自于北宋初年的《开宝藏》,但目前流通较少。

《赵城金藏》本与清版的主要差异在于译出的楞严咒,其文句不同。此外,《赵城金藏》本在楞严咒之前有一行注文,之后的每句咒文旁皆加有注解,但到了清版则都被删除了,只剩咒语本身。

流通本

现代流行本的《楞严经》出自清朝《乾隆大藏经》,源自明版《碛砂藏》、《永乐南藏》、《径山藏》。

其他语言版本

梵文本

根据元代记录,楞严经的梵文本在中国早已失传。现代在印度或尼泊尔也未发现梵文本。河南省南阳市最近发现1函梵文贝叶经,共226叶,其中残缺6叶,据说很可能是唐代楞严经孤本。

楞严经卷七楞严咒的部分,没有发现完整梵文本。以中文译本对校,楞严咒与《大白伞盖咒》、《佛顶广聚陀罗尼经》内容相近。大白伞盖咒,以及唐代《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中记载的咒语,现今仍留有梵文本,但这些咒语与楞严咒之间的关系,目前仍有争议。

藏译本

在藏传大藏经《甘珠尔》中,收有由汉译藏的《大佛顶首楞严经》第十品以及《魔鬼第九》两本,相当于《楞严经》的第九及第十品。据说它是在前弘期译出,相当于中国唐代,全本可能是因为朗达玛灭佛而散失,只剩下两品。

清高宗乾隆17年至28年间由章嘉呼图克图主持,由衮波却将全经由汉文重译成藏文,并以汉、满、藏、蒙四体合璧的《首楞严经》刊行。

英译本

第一个将楞严经英译的人,是英国传教士艾约瑟(Joseph Edkins)。他在《中国佛教》(Chinese Buddhism)第19章中,将楞严经第一卷英译,依首楞严三昧经的梵文名,将其译为 Śūraṃgama-sūtra, The Leng-Yen-King。

1967年,陆宽昱将全本楞严经英译出版,名为the surangama sutra。

1997年 美国万佛圣城开山祖师宣化上人,禅宗沩仰派第九代传人组织僧团,翻译楞严经,英译出版,名为The Shurangama Sutra ,Vol.1-8,by Buddhist Text Translation Society Staff (Author), Hsuan Hua (Translator)

注疏

《楞严经》注本旧传百余,现行四十余家,大部分属于贤首宗天台宗禅宗三大家。自古以来,注解《楞严经》的人不少,但真正通达其深奥义理,有修有证的人,寥寥无几。古大德注解中,长水法师《楞严经疏》、交光法师《楞严正脉疏》、传灯大师《楞严圆通疏》、真界大师《楞严经纂注》、藕益大师《楞严文句》、憨山大师《楞严通议》、钱谦益《楞严经疏解蒙钞》等,均是权威的注解。近代和现代有宣化上人太虚大师、海仁法师、元音老人、莲龙居士等对《楞严经》也有精辟的讲解

历代争议

《楞严经》最早的记载都源自智昇,但《开元释教录》与《续古今译经图记》对于译经成员的说法不一,译出时间的说法也不一。这两种说法的不一致,引发后世的怀疑。

《楞严经》开始在中国流传之后,日本僧人普照入唐,将此书带回日本,但引起了日本佛教界的怀疑。日僧玄睿《大乘三论大义钞》中记载,公元724至748年间,因涉及空有二宗的核心争论,日本天皇召集三论法相二宗的法师来鉴定此书,结论是此书是真佛经。但是争议并没有停息,在日本宝龟年间(公元770-782年),日本派遣德清法师至中国鉴定此书真伪,德清之师法详居士认为此书是房融伪造。

在唐朝之后,对《楞严经》的怀疑仍然持续。南宋时至中国留学的日本学问僧道元认为,《楞严经》内容与其他大乘经典不一致,向天童如净请问,天童如净认为《楞严经》及《圆觉经》的来源自古可疑。朱熹认为除了第七品建立道场及楞严咒之外,其余部分是房融假造。明朝道衍禅师(姚广孝)则反驳朱熹的见解没有根据。至明朝末年时,有人询问莲池祩宏大师有关楞严经是否是房融伪造,而莲池大师则肯定楞严经是真,显示了直到明朝,对此经怀疑的声浪并未停止。

《楞严经》传入西藏时,同样引起藏传佛教界的争议。布敦(14世纪间)虽然将它收入大藏经目录之中,同时也记载了西藏的鲁梅(十世纪间)曾怀疑此经非是佛说。

至近代时,由于疑古风气的兴起,梁启超认为楞严经是窃取道教术语及中国传统思想,由中国人创作的。吕澂的态度更激烈,认为“《楞严》一经,集伪说之大成”,他写作了〈楞严百伪〉一文,对《楞严经》提出了101个疑问,从各种角度来证明它是伪作。陈寅恪在《柳如是别传》中认为楞严咒为梵文音译,非华人能伪造。但前后内容则是汉地文士根据开元以前的佛经译文,融会之后写成,内容真伪夹杂。敦煌文献出土之后,学界对此经的怀疑风气更盛。李翊灼、何格恩、周叔迦等佛教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认定此书是伪作。

虽然学界基于研究立场,对此经来源诸多怀疑,但在汉传佛教中,《楞严经》长期受到尊重。如天如惟则、莲池袾宏蕅益智旭幽溪传灯紫柏真可憨山德清、交光真鉴、梦东彻悟法师等,近代杨仁山印光太虚虚云、谛闲与宣化等法师,都对此经表示过特别的赞叹。 据2010年一篇有关中国寺院和文物机构保存古代梵文贝叶经状况的报导 ,河南南阳菩提寺曾保存一函《楞严经》的梵文贝叶经。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现藏于彭雪枫纪念馆。共226叶,残缺6叶,字体圆形,系印度南方古文字,据称很可能为唐代梵文《楞严经》孤本。若被证实,就可以证明《楞严经》翻译自梵文。

现代理论研究

太虚大师认为,在佛教主流的唯身论与唯识论之外,《楞严经》提出第三主张,唯根论。

根据《楞严经》禁止食肉的记载,印顺法师认为此经的思想源自于如来藏学派,与《大乘起信论》思想相近,但与《楞伽经》的思想源流不同。在判教上,与《圆觉经》同属于晚期真常唯心论者,在秘密大乘佛教兴起后才出现。

主要内容

《楞严经》有见道位、修道位和证道位。所谓见道,就是认识人人本有之佛性。所谓修道,修是修复、恢复的意思,就是把我们错误的思想和行为修正过来,恢复我们本来的面目。所谓证道,是通过自身实践,成就佛果,证明佛所说是正确的。 全经分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部分。

总论

第一卷为序分。讲述此经说法因缘:文殊师利神咒保护阿难免受摩登伽女诱惑破戒,并为其说明众生流转生死,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

第二卷至第九卷为正宗分。主要阐述“一切世间诸所有物,皆即菩提妙明元心;心精遍圆,含裹十方”,众生不明自心“性净妙体”,所以产生了生死轮回的现象,修行人应避开行淫、贪求、我慢、瞋恚、奸伪、欺诳、怨恨、恶见、诬谤、覆藏,以免感召恶报,修习禅定前应当先断淫杀盗妄语,以免落入魔道,略说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等觉、妙觉等由低至高的种种修行阶次,达到方尽妙觉,“成无上道”,并禅那中可能会出现的种种魔境界,与后末世出现于人间的恶魔,详细描述其各种特征与型态。

佛告知阿难。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第十卷为流通分。讲述此经应永流后世、利益众生等。

分论

第一卷

叙述阿难因乞食,被摩登伽女用幻术摄入淫席,将毁戒体。如来放光,并要求文殊师利以神咒往护,遂将阿难摩登伽女来归佛所。阿难见佛,顶礼悲泣,悔恨自己一向多闻,道力未全,因而启请宣说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佛告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有诸妄想故有轮转。

第二卷

波斯匿王之问,显示真性圆明无生无灭本来常住之理。并说一切众生轮回世间由“二颠倒”分别妄见,随业轮转:

  1. 众生别业妄见;
  2. 众生同分妄见。应当抉择真妄,而明五阴身心不有,世界本空,破我法二执,显本觉真如,显示五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
第三卷

佛对阿难陀就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七大等一一说明本如来藏妙真如性。

第四卷

富楼那之问,显示世间一切根尘阴处等皆如来藏清净本然,但以三种相续:即世界相续、众生相续、业果相续,诸有为相循业迁流,妄因妄果其体本真。真智真断不重起妄,是故如来证真故无妄。四大本性周遍法界,歇即菩提,不从人得等。

第五卷

㤭陈如五比丘,优波尼沙陀、香严童子、药王药上二法王子、跋陀婆罗等十六开士、摩诃迦叶及紫金光比丘尼等,阿那律陀、周利槃特迦、骄梵钵提、毕陵伽婆蹉、须菩提舍利弗普贤菩萨、孙陀罗难陀、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优波离大目犍连乌刍瑟摩、持地菩萨、月光童子、琉璃右王子、虚空藏菩萨弥勒菩萨大势至菩萨等,各各自说最初得道的方便以显圆通。

第六卷

即是观世音菩萨说耳根圆通,以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获十四种无畏功德,又能善获四不思议无作妙德。文殊师利以偈赞叹。佛更为阿难说修禅定者,需先有四种决定清净明诲(不淫、不杀、不盗、不妄),方能离禅魔。

第七卷

佛说四三九句楞严咒。并说安立坛场法则及持诵功德。次因阿难请问修行位次,佛先为说十二类众生(胎、卵、湿、化、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有色、非无色、非有想、非无想)颠倒之相。

第八卷

说明三摩提三种渐次。其次说明五十七位:干慧地、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等觉、妙觉。又因文殊问,示经五名,说明经的归趣。因阿难问,说地狱趣造十习因,受六交报(即六道),以及鬼、畜、人、仙、修罗、天等七趣,自业所感差别。

第九卷

说明三界二十五有之相。次明奢摩他中微细魔事,即五阴十魔等。

第十卷

说五阴的行阴魔中十种外道(二无因论、四遍常论、四一分常论、四有边论、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识阴魔中禅那现境十种魔事。次明五阴相中五种妄想等。

文本比较

相同情节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佛说摩邓女经》一页,东晋《佛说摩邓女解形中六字经》,译者不详,此二经同本异译。内容说阿难行乞,遇摩邓之女,因前生有宿缘,摩邓女对阿难心生爱慕,自愿出家,后经佛陀教导,得到解脱智、证阿罗汉

三国吴天竺竺律炎共支谦译《摩登伽经》二卷,西晋竺法护译《舍头谏太子二十八宿经》一卷,此二部经是同本异译,内容与《佛说摩邓女经》大致相同,但多了许多细节与咒语。此经说,有栴陀罗(即贱民)女爱慕阿难,央求其母以栴陀罗咒引阿难前来,佛陀以六句咒语救护阿难。后栴陀罗女自愿从佛出家,得阿罗汉果,因为栴陀罗是贱民种姓,佛陀让贱民出家,引起婆罗门及各长者居士的议论,震动波斯匿王,后经佛陀说法,破除婆罗门旧有的优越观念。

这几部经典与《楞严经》所说的情节相似,但是所记述的内容细节则与《楞严经》有所不同。

书名类似

姚秦鸠摩罗什译有《佛说首楞严三昧经》,主要在说明首楞严三昧,与《楞严经》内容不同。刘宋时译出的《佛说法灭尽经》,译者失传,其中有提到佛法消失时,《首楞严经》与《般舟三昧经》会先消失。在唐朝之前,引述此段记载的文献,皆认为此处所说的《首楞严经》系指鸠摩罗什译出的《首楞严三昧经》,但是明清之后大多数人认为是指本经。

咒语相似

大佛顶陀罗尼,北宋公元971年,敦煌藏经洞。

不空三藏译《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钵怛啰陀罗尼》,元沙啰巴译《佛顶如来顶髻白伞盖陀罗尼》,元真智译《大白伞盖总持陀罗尼经》,敦煌有发现《大佛顶如来顶髻白盖陀罗尼神咒经》残本。

日本东密传有《白伞盖大佛顶王最胜无比大威德金刚无碍大道场陀罗尼念诵法要》,译者不详。与《楞严经》咒相近,可能是相同的咒语异译,或是《楞严经》咒是由此抄录改写的。

日本《大正藏》密教部中收有《大佛顶别行法》,此书据说是从《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与其他密教经典中抄录出来的六品,有许多与楞严咒相似。

《佛顶广聚陀罗尼经》在中国已经失传,但在日本大正藏中还收有部分残本,其中的咒语有许多类似于楞严咒。在敦煌有发现相同的抄本,名为《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大神力都摄一切咒王陀罗尼经大威德最胜金轮三昧品》,相当于《大佛顶别行法》的第一品。《楞严经》的第七品,如何摄心、建立道场、持咒功德,几乎都与《大佛顶别行法》相同。但是大正本中没有楞严经咒,而敦煌本中有大佛顶白伞盖咒,与楞严咒相似,但版本不同。但《佛顶广聚陀罗尼经》的说法地点是佛在迦腻瑟吒天,不是对阿难所说。因而学者怀疑《楞严经》的第七品是从《大佛顶别行法》或《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中抄录出来的。

日本京都东寺宝菩提院收藏有元代指空大师所作《梵文炽盛光佛顶陀罗尼诸尊图会》,咒文内容,经果滨居士考证,近似于楞严经第五会[来源请求],但经典名称则不同。

敦煌出土的唐高祖年间道士刘进喜所撰《太玄真一本际经》,行文风格与《楞严经》多所类似,学者周永西怀疑楞严经的部分内容是由本际经所抄录出的。

参阅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9-20 19:33,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