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死刑存废问题

死刑
问题
存废问题 · 宗教与死刑英语Religion and capital punishment · 冤案
目前使用死刑的国家
阿富汗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Afghanistan · 白俄罗斯 · 博茨瓦纳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罪名 · 死刑犯) · 埃及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Egypt · 印度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India · 印度尼西亚 · 伊朗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Iran · 伊拉克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Iraq · 日本死刑犯) · · 朝鲜 · 泰国 · 马来西亚 · 巴基斯坦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Pakistan · 沙特阿拉伯 · 新加坡 · 索马里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Somalia · 叙利亚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Syria · · 塔吉克斯坦 ·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 美国 · 越南 · 也门英语Capital punishment in Yemen
行刑方法酷刑
烹刑 · 活埋 · 炮决 · 犬决 · 死亡轮 · 车裂 · 族诛 · 火刑 · 十字架 · 踏刑 · 象刑 · 斩首 · 剖腹介错) · 腰斩 · 五马分尸 · 英式车裂 · 电椅 · 枪毙 · 剥皮 · 毒气室 · 缢死 · 穿刺 · 注射 · 戴火项链 · 锯刑 · 凌迟 · 石刑 · 氮气窒息 · 兽刑 · 虫噬 · 骑木驴 · 铜牛 · 犹大的摇篮英语Judas Cradle · 立枷
相关主题
犯罪 · 刑罚学

死刑存废问题是关于死刑存与废的争议性讨论。死刑为剥夺生命刑罚,乃国家基于法律所被赋予的权力。死刑的存废政策各地不同,欧洲国家主要都废除死刑,如欧盟及其成员国根据《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第二条明定禁止执行死刑。在美国联邦政府、28个州及美军保留死刑,其余州和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已废除死刑。

死刑争议的历史

罗马共和国最后100年,法律上虽然有死刑,但是实际上并未执行(但在镇压斯巴达克斯起义后,克拉苏将约六千名俘虏沿着阿庇亚大道钉在十字架上)。在1395年的英国,一个公共抗议陈述被罗拉德派的十二点结论(The Twelve Conclusions of the Lollards)所采纳。1516年出版的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就曾争议死刑的益处,但尚无结论。1764年,意大利犯罪学家贝卡利亚的《犯罪与刑罚》就针对非正义、社会政策、死刑及酷刑进行分析。受此书影响,神圣罗马帝国利奥波德二世,就曾在托斯卡纳大公国废除死刑,此是近代历史上第一个永久废除死刑的地区。1786年11月30日,利奥波德二世公布刑法典修正案,其中明确废除死刑并命令捣毁其领域内的所有死刑刑具。2000年,意大利托斯卡纳区区政府规定每年的11月30日为该事件的纪念日,该日也被世界上300个城市以“生命城之日”(Cities for Life Day)的名义纪念。

法国大革命以后,在不能无视人权的社会风潮中,开始了有关死刑的妥当性的议论。某些人提出“犯罪者也有人权,死刑本身是残虐的刑罚,死刑无异是国家杀人”等作为应该废除死刑的论据。某些人也提出,为了达成压抑犯罪的效果,受害者的心情等作为不应废除死刑的论据。

在近现代,由于要运作民主主义这种新的社会形态,各种重要的要素的探索、建构开始进行,死刑的问题也基于这些要素(总称为人权)被加以说明。如果司法上的限制过弱的话,社会会变得混乱;过强的话,个人的各种权力也会受到压迫,结果,社会整体会陷入危险。因此,即使现在,司法限制和个人权利之最适当的权衡仍继续进行。特别是二次大战以后,个人权利被社会的限制所凌驾也被指责成战争的原因之一。大众较偏向在个人权利上作出权衡,这也是战后废除死刑国家増加的原因之一。在科学研究上,可发现化学污染如铅污染和基因突变与暴力犯罪明显相关,欧洲在13世纪至1994年的各类致死酷刑减少、杀人案也减少,美国的研究也显示死刑对暴力犯罪的影响在最乐观估计下也极小,影响力远不如让恶劣环境生活的妇女堕胎

1849年,罗马共和国废除死刑,其宪法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明确规定废除死刑的宪法。随后,委内瑞拉亦于1863年宣布废除死刑。1865年,圣马力诺废除死刑,该国最后一例死刑执行案例发生于1468年。在葡萄牙,根据其1852年、1863年的立法,死刑于1867年在该国告终。英国在1965年进行了一项五年实验,根据其1965年通过的法案,谋杀将不再被处以死刑。(叛国、暴力海盗行为、对皇家船坞纵火、以及战争时期的军事犯罪仍然有死刑之适用),而本法案最后于1969年确定为永久法案。英国最后一次死刑执行是在1964年。1998年时,英国宣布废除所有和平时期的死刑。1976年,加拿大废除死刑;1981年,法国废除;1985年,澳大利亚废除。197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正式决议,希望“全世界能逐步限制可能适用死刑的犯罪数量,并以逐步达到废除死刑为目标。”

美国法律协会过去长期支持死刑,但在2009年检讨后认为美国在将死刑的执行与应用合理化上,有“难以克服的制度和结构上的障碍”,而转向不支持死刑。

虽然部分国家因宗教信仰、社会价值观的缘故而逐渐浮现反死刑的思想,但在许多国家,一般人民依旧较支持死刑的使用,即使在已废死刑一段时日的欧洲国家亦然。但欧洲各国,除白俄罗斯和法律上保留死刑却超过二十年未对任何人执行死刑的俄罗斯外,今日已经全面废除死刑。

由于死刑存废与否和犯罪率高低关系至今尚未有直接而显著的社会科学研究足供佐证,因此死刑存废课题直到今天仍被认为是没有对错的纯粹价值观的争论,有时甚至被认为是欧美挟带其固有价值观,强制其他文化体系接受的例证之一;而死刑支持者,也经常认为主张废除死刑的人,并未顾及受害者的感受,而“如果今天你家人被杀,你还会不会主张废死?”或类似的问题,也经常被死刑支持者用以论证死刑对于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必要性。

各国废除或限缩死刑的作法

在终局的废除死刑前,各国限缩死刑使用的做法如下

  • 修改与死刑相关的法律,废除法定唯一死刑,或增列判处死刑的条件(如:不得对精神障碍者判处死刑),或限缩适用于死刑的罪名(如:与无关侵害人命犯罪的死刑规定删除)。
  • 法院尽可能不判决死刑。
  • 以法律的程序拖延死刑的执行,包括非常上诉、一再更审、借提为他案之人证。
  • 停止执行法定的死刑,例如若该国法律规定应由法务首长(或其他有批准、命令执行死刑权限的官员)批准/签发执行死刑命令者,不批准/签发任何执行死刑命令。
  • 向国际社会公开宣布停止执行死刑,或以政府命令的方式宣布停止执行。

而为求降低废除死刑的民意阻力及满足社会对治安的需求,废除死刑前后会采取的配套措施包括:在法律里订定真正的“永久监禁”、可让法官不使用死刑即可永久隔离罪犯;加重重大暴力犯罪的法定刑期;延长重大暴力(如具有虐待性质者、性侵)犯罪者、高再犯率犯罪者(尤指性侵、连续犯)的平均服刑时间;延长无期徒刑的假释年限;监控已假释或出狱的重大暴力罪犯(尤其是高再犯率者)。有统计数据认为,死刑无法减少犯罪(对重罪犯来说,在监狱外的死亡率比在死囚监狱的死亡率高),但延长监禁时间则很有效;许多法官也会因此认为不需要使用死刑即可达到永久隔离、吓阻犯罪的目标,而减少死刑的判决。

论点

论点摘要

  1. 应报主义
    1. 支持死刑
      1. 做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死刑能让杀人者付出相应的代价,死刑合乎应报。(杀人是死刑规定中经常适用的罪名)
      2. 死刑还给受害者公道。
    2. 反对死刑
      1. 现今的刑法不采取应报性理论,而是以预防、矫正、修复作为主要目标。
      2. 多数国家之死刑以外刑罚并未采取同态复仇式的方法
  2. 误判与冤狱:
    1. 支持死刑
      1. 若司法严谨、程序周全,发生冤死的机会极低,尤其是死刑的冤狱率低于其他刑罚。
      2. 其他刑罚也会存在误判与冤狱,所受的侵害亦难以弥补。
    2. 反对死刑
      1. 死刑冤案 完全没有补救之机会,而且是以侵害生命权作为代价,最为严重;而其他刑事冤案当事人至少还能获得补偿,且废除死刑并不等于容许其他刑事冤案的发生。
      2. 无论科学办案与司法程序再如何周全,仍无法避免冤杀:如1997年的江国庆案等。
      3. 现行司法仍存在有罪推定、群体歧视、恣意定罪、对于被告、嫌疑者的权利与程序的保障不够周全等问题。
  3. 隔离、吓阻:
    1. 支持死刑
      1. 死刑能永久隔离罪犯。
      2. 即使真的有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的刑罚,也不能担保未来不会因任何原因(包括但不限于赦免、假释、减刑)而被放出来、越狱而继续犯罪,再次侵犯他人的生命、身体、财产、自由。
    2. 反对死刑
      1. 死刑不比无期徒刑更有吓阻力。提高破案率和定罪率、破除侥幸心态较有吓阻犯罪的效果 。没有确实的数据表明死刑比无期徒刑更有用。
      2. 死刑非唯一隔离犯人的方法 。若法治运作良好,终身监禁不给假释也有将重罪者与社会隔绝的效果。
      3. 废除死刑不是废除刑罚,更不是杀人除罪化,仍然有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等其他刑罚来对犯人实施惩罚,以及赔偿被害人的损害。
      4. 以惩罚角度,终身监禁犯,必须长期被监禁而被剥夺自由与承受罪恶感,更具痛苦性及威吓效果。
  4. 民意:
    1. 支持死刑
      1. 死刑具民意基础。在有死刑的国家或地区,多数公众支持死刑(或是反对废除死刑)。
      2. (于有死刑的国家或地区)现行法律有死刑的制度与司法所作的死刑判决,不执行系违反法治精神。
      3. 不该因为不执行死刑就要将司法独立而不受民意和政府以及宪法监督。
    2. 反对死刑
      1. 民意不得作为侵犯基本权利的理由,包括以公投 否定人权、强迫富人分财产、浮滥征收土地或拆迁等。
      2. 司法应独立于民意之外,为中立之裁判机关。
  5. 人权:
    1. 支持死刑
      1. 死刑比无期监禁更合于人道,且执行前会先麻醉且过程不公开。
      2. 相对于罪大恶极者,保障无辜者的权益更重要。
    2. 反对死刑
      1. 死刑违反人权及人性尊严,政府无权剥夺任何人之生命
      2. 生命权非有即无,且生命权为一切人权之基础,与可以让渡限制人民的自由权与财产权本质不同。
  6. 受害者与加害者亲族:
    1. 支持死刑
      1. 死刑能够抚慰受害者遗族。
      2. 由国家代替私人实行复仇。
    2. 反对死刑
      1. 死刑无法对受害者与其遗族产生具体、实质帮助。
      2. 执行死刑无法回复受害者的性命,“杀人偿命”的说法于现实上无法成立。
      3. 受害者正当防卫与要求加害者赔偿的权利不会因为死刑废除而消失。
  7. 成本:
    1. 支持死刑
      1. 死刑只需一次执行,成本比起要庞大监禁费的无期徒刑低。
      2. 为什么监禁费用是由公民要去负担?死刑犯个人所犯罪后果的成本不能由公民负担。
    2. 反对死刑
      1. 为求周全人权保障,司法程序会比其他案件更加严谨,有时程序费用不一定较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低。
      2. 犯罪的发生往往也与社会环境、制度、人群相处、经济等息息相关,故社会也需要对犯罪的发生负起连带责任,负担监禁费用是负责任的其中一种方式(犯罪者被剥夺自由,社会负担监禁犯罪者的费用)
      3. 犯罪者透过劳动养活自己、及赔偿受害者,并非全由纳税人负担。
  8. 办案:
    1. 支持死刑
      1. 死刑带来对死亡的恐惧可做为认罪协商的工具。
    2. 反对死刑
  9. 国际趋势:
    1. 支持死刑
      1. 国际趋势不能算是理由,这种理由会犯下诉诸新潮的谬误。
      2. 因为其他人怎么做而跟着做,是一种缺乏独立思考、人云亦云的表现。
      3. 美国为先进国家,但仍然维持死刑。
    2. 反对死刑
      1. 废除死刑的国家越来越多,2018年时有105国废除死刑
      2. 两公约虽未直接禁止死刑,但仍然是鼓励废除死刑,尤其是公政公约第6条第6项:本公约的任何缔约国不得援引本条的任何部分来推迟或阻止死刑的废除。
  10. 功能:
    1. 支持死刑
      1. 所犯下死刑的罪犯,皆犯下十恶不赦的罪,悔改机会对他们有意义吗?
    2. 反对死刑
      1. 死刑剥夺罪犯悔改机会,现代刑罚重教化,非报复。

应报、生命价值及人权

死刑支持者方面的观点
  1. 死刑可用于谋杀者,将之用在犯下杀了不只一个人、儿童谋杀、虐杀(Torture murder)或大规模杀人(Mass murder)等恶性重大的谋杀行为的谋杀者身上是尤其合理的。有些人认为对上述情况中的某些情况,不使用死刑是不义的。美国纽约法学教授罗伯特‧布来克(Robert Blecker)强烈地支持此类观点,他认为处罚的痛苦度必须和罪行成比例,并说让犯下如此恐怖罪行的罪犯活着是不义的,即使判其徒刑也一样。德国哲学家康德在《道德形而上学》中也有类似主张:“但是,如果他杀了人,他就必须死。这里没有任何抵偿物来满足正义,在一种(哪怕如此忧愁的)生命和死亡之间没有任何相似性,因此也不存在犯罪和报复相等,只有依法院判决对凶手执行死刑,但不能有任何虐待,虐待会使承受的人格中的人性变得令人憎恶。”
  2. 有支持死刑的论点认为,唯有死刑才是对谋杀者的公平处罚,也唯有如此,才能展现社会对于维护“不可杀人”原则的决心。对于某些罪大恶极者,唯有死刑是公义的,不将之处死会有损社会对生命保护的价值。
  3. 依宗教传统及应报思想来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同态复仇是正当的,故“杀人者死”;因此将罪犯处死是正当的。早期的法律如汉谟拉比法典深具此类特性。
  4. 死刑支持者认为犯有谋杀罪的人不可饶恕,他的生命也是没有价值的,死不足惜。
死刑反对者方面的观点
  1. 同态复仇式的应报只是单纯的报复,这导致了冤冤相报,故不应该被现代社会所容许。
  2. 有反对死刑的论点认为,应报只是复仇的另一种形式而已,人类情感上对复仇的渴望,不足以支持死刑;而且支持复仇会助长社会的残暴风气,司法与正义体系应当教导社会上的每一个人尊重任何人的生命,以教化代替复仇。
  3. 死刑在现代社会不是与谋杀者罪行成比例的处罚,因为现代社会对其他的犯罪,不是以汉谟拉比法典和《圣经利未记》中的那种严格同态复仇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做法来处置,即侵害的法益与刑罚所剥夺的法益未必同一。
  4. 宣示我们的心态与杀人者不同。我们不以杀人犯的心态对待他人,我们尊重每一个生命,不论那个生命人格如何的扭曲和令人难以接受。


社会契约论

死刑支持者方面的观点
  1. 支持死刑方认为人们不反对国家为了他们自己而剥夺第三人的生命,所以契约中会存在着允许国家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或危机解除)而剥夺特定第三人生命的条款。

卢梭认为罪犯得以处死的理由是:

但卢梭在后文提到:

频繁的刑罚是政府软弱或懒惰的表现。每个过失者都可能在某些事物上成为有用的人。
如非他的饶恕意味着危险,他就不应被处死,哪怕是为了杀一儆百。
洛克认为犯罪行为应有其对应之处分,罪刑严重而有需要时可处以死刑。
如杀人犯损害的生命法益无法弥补,所以处以死刑是符合自然法的。
死刑反对者方面的观点
  1. 依据社会契约论,现代民主法治国家是由人民授权成立政府,人民借由社会契约论决定国家权力的限度。社会契约论中,每一个社会成员放弃本身部分自由与财产(自然权利)以换取国家保障下完整的权利,但生命权不是人民可以主动让渡的权利,所以国家也无从取得处置、剥夺人民生命的权力。人民只让渡“部分”而非“全部”权利给国家,所以国家也只能部分的限制人民的自由与财产(自由刑、财产刑)而不得剥夺“全部”权利。反对死刑的学者以意大利学者贝卡利亚(Cesare Beccaria)、霍布斯为代表。贝卡利的主张大抵如前所述,而霍布斯则主张国家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完整的保护自己,如果国家反过来危害自己的生存,任何人都有权采取任何手段抵抗逃避(公民不服从)。
  2. 不可让渡的权利还包括人格权。若人格权能够让渡,将使人口买卖、奴役人格的契约、法令将能存在,这种荒谬的推论将会使国家实行奴隶或强迫劳动或歧视、多数暴力、压迫少数群体也成为合理,甚至会造成人权、民主、文明的等人性基础彻底崩盘。而所有容许死刑存在的解释即为容许国家剥夺人民的生命,而能借此将人民变成被国家控制的牧羊,而使人民的权利遭到架空。
  3. 洛克与卢梭处于死刑充斥全世界的社会环境下,可能会为了迎合当时的社会氛围而做的论述。在当时全世界的国家,包括当时的欧洲几乎都有死刑,没有死刑的国家反而是少数例外。是以学者在解释刑罚时,也有可能因为现存的现象而有所迁就。但时至今日,除了白俄罗斯外,其余欧洲国家已全面终止死刑,世界上实施死刑的国家(36个)远少于废除死刑的国家(103个)。这些学者的理论是否能直接套在现代的环境是有必要在思考的。


法理

法律逻辑

死刑支持者方面的观点
  1. 公权力之执行与私人行为不可一概而论。所以法律可以规定“不可杀人”,却以“杀人”处罚违法者。法律规定“不可妨碍自由”,却以自由刑处置违法者;规定“不可偷盗财物”,却以罚金处置违法者,以及法律所授予的强制处分权等。
  2. 惩治重大罪行系为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如果宪法没有明文规范废死,那判处死刑并没有违宪问题。
  3. 在台湾,是否违宪的有权解释机关唯司法院大法官释宪多数意见书。而声请释宪必须是确定终局裁判所适用的法律或命令,有抵触宪法的疑义时,才可由诉讼当事人提出声请,也就是唯有定谳的死刑犯有资格对死刑违宪提出释宪声请。然而司法院对于死刑犯所提出针对死刑是否违宪的多次声请释宪,均采取严格的要式受理。例如锺德树已声请3次释宪均因不符法定程序而不为司法院受理。死刑方主张,历观台湾之大法官释宪案,亦未曾作出死刑违宪之判定。其中具代表性的为1999年大法官解释令第476号,该解释令指出,只要刑罚符合宪法二十三条之正当性,且符合比例原则,即可侵损自由权、生命权等之相关权利。例如“防范烟毒祸害蔓延”之目的极其重要,足以构成“买卖烟毒者得处死刑”之理由。2000年之512号亦重申以上立场。
死刑反对者方面的观点
  1. 从逻辑的层面辩证:法律规定“不可杀人”,却以“杀人”处罚违法者,自相矛盾。
  2. 主张生命、人格与自由、财产的本质差异。人的生命是不可让渡的、即使主观想要自杀或请托他人杀害自身,别人也不会因此取得合法杀害他的权利,各国也有阻止自杀的相关社会措施;人的人格与尊严也是不可让渡的、即使主观想要作为人口买卖 的客体,他人也不会因此取得买卖人口的权利。自我羞辱或伤害之自我处分名誉、身体之事项虽未为法律所禁止,但在正常文明社会里也很难容忍。但是相反地,只要签订契约,人们可以主动让渡部分自由与财产(如:租屋契约的房屋使用规定及租金给付、工作契约规定劳务内容及薪资给付等、财产捐赠),而国家则可以依据法令而征兵、收税、设立营业、驾驶等证照制度,而不需要个别的签订契约。这是这些人权本质上的差别,从法理上反对死刑就是在强调这个差异。若发生错判误判,徒刑、罚金容易救援补偿,而一旦丧失生命却无从补救。
  3. 人的自由、财产可以依程度做出不同的限制,有如光谱般的关系,但生命只有零与一,非有即无,无法部分的限制。死刑剥夺一个人的全部人格,违背人性尊严。
  4. 台湾,有人主张死刑违宪。《宪法》第十五条规定:“人民之生存权、工作权及财产权应予保障。”而第二十三条规定:“以上各条列举之自由权利,除为防止妨碍他人自由,避免紧急危难,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废死方则认为,二十三条仅允许法律“限制”其“自由权利”,但死刑“剥夺”生命权(包括建立在生命权上的一切权益),故不合宪。在台湾,深耕此议题者为废死联盟太阳花学运要角陈为廷林飞帆魏扬等青年意见领袖,于2014年台北捷运随机杀人事件后,胥皆表达不支持死刑的立场。。
  5. 有人则指出,死刑尽管可能有合目的性,但在吓阻力不超过无期徒刑的状况下对人民的侵害大于无期徒刑,因此不合于最小侵害性,因此死刑不合宪。
  6. 联合国人权两公约虽然没有直接规定要废除死刑,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条规定:必须是情节最重大之罪,且依照犯罪时有效并与本盟约规定及防止及惩治残害人群罪公约不抵触之法律;受死刑宣告者,有请求特赦或减刑之权;并且,本盟约缔约国不得援引本条,而延缓或阻止死刑之废除。

刑罚上限

死刑作为剥夺生命权的终极刑罚有天然的上限,生命只有一条,无法借由法律而改变。

废死方主张,如果死刑存在,犯下死罪者若知晓其后果,或在边际刑罚为零的情况下,可能不择手段逃避追捕,例如杀害被害者湮灭证据、袭击警察或挟持路人,造成更多无辜者受害;或者有意自杀者以恐怖攻击拉人陪葬等,故废除死刑有保护受害者和社会之作用。

在台湾,部分死刑支持者认为,若非先有撕票、袭警、杀害无辜者等凶残行为,在台湾现行实务下,几乎不可能被判死刑,故此说系因果倒置。只要刑罚有上限,皆会面临此问题。即便以终身监禁、无期徒刑、若干年有期徒刑取代死刑作为最高刑罚,犯下最高罪刑的恶徒仍有“不择手段”的问题。

美国印第安纳州政府的一篇文章提到说,尽管处罚应当要与犯罪者的罪行成比例,政府让刑罚合于犯罪者行为的能力并非无限的。

实务问题

误判(冤案)问题

死刑反对者方面的观点
  1. 误判是主张废死的最重要理由之一。比起于自由刑与财产刑,死刑是剥夺生命而完全无法回复,若因审判瑕疵(未遵守正当法律程序及无罪推定原则、采认有问题的证据、有罪心证等)错杀无辜者,将是对人权的莫大侵害,任何个人皆有可能无端遭受指控其并未参与之犯罪。
  2. 死刑瑕疵无法避免。人并不是神,什么情况下判死刑,无法得出绝对明确的分际标准。
  3. 死刑具歧视性。在不自由的国家,被判死刑的常为贫穷、少数或弱势群体,甚至被政府利用作为消灭异议人士、不当限缩人民权利的工具。
  4. 其他刑事之冤案当事人,尚可按照刑事补偿法予以补救(例如,冤狱者可重获自由,丧失资格或某种权利者予以回复,被罚款、没收者归还,服劳动者补偿符合市场行情的工资等),并且给予赔偿(冤狱者按被监禁的期间计算,罚款加计市场利息归还)等。
死刑支持者方面的观点
  1. 不可因误判、冤案而因噎废食般的取消死刑,而是要推行司法改革、改进司法审判品质,尽力降低误判、冤案的几率。
  2. 无期徒刑冤狱,葬送人生的黄金时期,也是无法弥补的。

判决一致性问题

在美国,有反对死刑者宣称:哪些谋杀者会被判处死刑、哪些不会,并不是根据犯罪事实本身来决定的,而和很多与犯罪本身无关的状况有关,因此谁会被判死刑,而谁不会可说是随机决定的;此外,什么情况下判死刑,无法得出绝对明确的分际标准。而支持死刑的一方认为,司法判决有一定的逻辑在;对于一些确实恶性重大的杀人犯,在对杀人依旧可能适用死刑的状况下,不判死刑反而会破坏法律逻辑。

死刑对犯罪的吓阻力

吓阻力是死刑存废问题的主要焦点之一,一直都有研究对历年之死刑执行人数与命案犯罪率或犯罪率作分析,但不同的研究结论各不相同。废死方往往举曾暂停或减少死刑执行之国家为例,描述减少甚至停止死刑前后犯罪率无明显差异,据此主张死刑无吓阻力。而另一方面,一个综合1996年至2010年关于美国死刑吓阻效果的24篇研究的列表显示,在这24篇研究中,有17篇明确指出死刑有吓阻效果,有5篇明确指出死刑没有吓阻效果,两篇则认为吓阻效果不明确;而这两篇论文中,有其中一篇指出死刑吓阻效果存在,但证据薄弱。另外在这24篇研究中,其中一篇(Yang & Lester, 2008)为对死刑吓阻效果的后设分析,而该篇后设分析明确支持死刑有吓阻效果的说法,但该篇文章也说,死刑吓阻效果的呈现结果,和研究所用的方法相关

支持死刑吓阻效果的观点
  1. 认为死刑可吓阻犯罪(尤其是谋杀)的观念,是主张死刑制度的重要理由,也是多数赞成死刑(或反对废除死刑)民众的一个重要的想法。而死刑对于杀人犯罪,甚至是其他犯罪的影响也是死刑存废的重点议题之一。
  2. 倘若采取功利主义来考虑刑罚吓阻力的观点,在其他条件不变下,当死刑判决有吓阻力时,可以减少未来国民成为犯罪被害者的几率,这是死刑的效益。
  3. 死刑支持者认为监禁对于重刑犯来说就已经没有威慑力;重刑犯只会对死刑感到恐惧。
  4. 一直都有研究支持死刑具吓阻效果的观点,如1996年至2010年关于美国死刑吓阻效果的24篇研究中,有17篇明确指出死刑有吓阻效果,有5篇明确指出死刑没有吓阻效果;而两篇则认为吓阻效果不明确;另外,比起没有死刑的国家,在经过人口加权后,有死刑且执行死刑的国家,谋杀犯罪率明显较低。
反对死刑吓阻效果的观点
  1. 吓阻力不够明确,甚至根本不存在。因此在死刑无助治安的状况下,考虑死刑可能的人权侵害,如冤狱错杀等,应该透过比例原则,将死刑从法律中移除。
  2. 死刑可能反而会激励想自杀 却不敢自己动手,或是想顺便拉别人陪葬的人杀人。这种状况下,死刑反而会如他们所愿,而无端牺牲他人的生命法益。
  3. 美国以外的研究常常指出死刑无助治安,像例如澳洲于1960年代中期执行了最后一个死刑,但杀人犯罪率长期而言无明显变化。英格兰于1966年废止死刑,废止后二十年内杀人犯罪率上升了60%,但上升幅度远低于其他犯罪种类,例如暴力犯罪率上升了160%。尼日利亚的研究亦未发现死刑减低命案犯罪率之效果;而在台湾,有硕士论文指出,台湾执行死刑次数的多寡对杀人和一些重大犯罪的犯罪率未必有影响。一些其他的变因,如经济状况等,更能解释谋杀犯罪率的变化。
  4. 根据美国犯罪防治的统计,所有执行死刑的州整体来说,其犯罪率并没有低于废止死刑的州;在废止死刑的州,其袭警案件的几率比起保有死刑的州来得低;废除死刑的州比起实施的州,其囚犯及狱政人员遭到终身监禁者的暴力攻击几率为低。
其他研究
  • 2007年《纽约时报》提及,死刑吓阻力的研究没有一致结果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死刑数量太少,大约300个谋杀才有1个死刑。
  • Joanna M. Shepherd亦为死刑反对者,他在2005年发表的研究表示,1977至1996年的美国,只有每年处决9人以上的州,死刑才有吓阻作用。
  • 尽管美国支持死刑者多于反对死刑者,然有研究指出,62%的美国人不相信死刑对谋杀具有吓阻效应。
  • 重罪犯在被捕前就属于高死亡风险族群,他们在死囚监狱内的死亡率,还比在监狱外的死亡率低。

隔离罪犯

支持方认为,死刑有一重要功能是能将重罪犯一劳永逸地隔离,终止他们再对社会造成危害的可能。也有论点指出,死刑是唯一能确保杀人犯不会再犯下杀人罪的方法。,即便以终身监禁取代死刑,重罪犯除有越狱之可能,亦可能因日后法令修改、假释门槛放宽、大赦特赦等因素重回社会,也有在监狱内继续作案的可能。唯目前台湾的监狱仅用于监禁受自由刑者(包括有期与无期徒刑),死刑犯在执行前皆监禁于看守所(除死刑犯外,亦有被告、勒戒犯、被羁押者),因而死刑犯与自由刑犯有截然不同的管理方式。

终身监禁不得假释取代死刑较直接性地废除死刑受民意支持,但是一些人则认为无假释机会将造成狱政管理上的困难。若能拟定良好的政策,规定以终生监禁犯人可以依表现在若干年后移至条件较佳的监狱、或增给福利与奖励,来取代假释,也可以是解决许多管理问题的一种手段;而且若狱政管理良好,几乎不会发生越狱问题。又,以惩罚的观点来看,终身监禁的人犯必需长期生活在监狱里面而被剥夺人身自由,比起死刑一枪毙命,更具痛苦性及威吓效果,若发觉是误判或冤枉,也有办法救援。

有可得数字显示,谋杀者被放出后,再犯下其他谋杀罪的几率小于2%,谋杀者出狱后再犯其他罪行的几率也较其他种类的犯罪者来得低。

认罪协商

死刑支持者方面的观点
  1. 在美国,死刑的支持者,尤其不相信死刑有(高于无期徒刑的)吓阻力的支持者,认为死刑的威胁可用以让被控死刑的被告认罪、自白、立功、作证反对其共犯或揭露受害者尸体所在的位置等来换取赦免死刑。
  2. 身为俄勒冈州地区检查处资深副检查长(senior deputy district attorney)诺曼‧夫林克(Norman Frink)认为死刑对检察官(Prosecutor)而言是一项有价值的工具。死刑的威胁能使得被告进入换取终身监禁不得假释或终身监禁三十年假释的认罪协商,而终身监禁不得假释或终身监禁三十年假释是俄勒冈州除死刑外,另两项可对罪大恶极的谋杀者判处的处罚。
  3. 在华盛顿州检察官的一起认罪协商 中,被认为自1982年起犯了48起谋杀案的盖瑞·里吉威 (Gary Ridgway)接受了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的处罚,该州的检察官借由免除里吉威氏的死刑,以换取他与警察的合作,让他带领警察找出剩下的受害者尸体。

审判及执行成本

支持死刑的人士认为,死刑只需几颗子弹枪决即可了事(且一人一颗),而无期徒刑要关押犯人一辈子,故无期徒刑花费较死刑高,无假释可能的无期徒刑花费又更高,认为“为何要花纳税人的钱养罪大恶极的罪犯?”简直如同昂贵无数倍的间接死刑,据以主张死刑的存续。台湾每名死囚每月费用约新台币两千元(仅计算伙食费与杂项支出)。在美国也有"在监狱关一年的费用,比读哈佛一年还贵"的报导。

在美国加州,反废死刑者认为取消死刑是用“有保证的住房、健康照护和其他的服务等”来取代一个“具有意义且有吓阻功能的处罚”;认为死刑该废除的则认为取消死刑“能节省数百万元的经费,且犯人能终身工作以给予受害者及其家属补偿,此外,多出来的钱能用以解决如此的犯罪,能使得杀人凶手很快地面对正义”。

而死刑存废在审判及执行成本面向,又可区分为刑事追诉成本刑事执行成本生命的价值与成本的权衡等议题。

刑事追诉成本

台湾,关押一名囚犯一年约需20万,无期徒刑囚犯平均服刑年数为30年,而死刑犯羁押年数则会因审判程序而拖延甚久,例如徐自强案便已羁押超过13年,苏建和案也羁押超过11年。死刑若仅论以行刑及关押戒护的相关成本,在不考虑诉讼审判的卷证成本与其他社会成本下也许相对较低。然而,在诉讼审判时,律师费、进行诉讼的卷证成本、司法官开庭的成本,仅仅一个审级的成本就超过百万,三审定谳成本便已高于行刑的总成本。更何况在重视人权的民主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台湾),死刑为求谨慎并防止冤案发生,往往会提供非常上诉等救济机制,导致救济审判成本更为高昂,远超过监禁犯人的成本。此问题在美国尤为明显。据统计,把一个人判死刑并且执行,在美国大约要花上两三百万美金,比无期徒刑的成本高出几倍。部分废死支持者便据以主张废死可减低社会成本。

然而,由于救济机制的存在,理论上死刑审判应较无期徒刑正确、误判率亦较低;又无期徒刑保有事后打官司救济的机会,可能再增加为数不等的官司成本,仅比较刑罚执行前的审判,可能有失客观。目前为止,死刑与无期之审判成本及审判正确率孰高孰低,尚无确切定论。然而救济制度的意义正是以金钱和人力换取降低误判率,本质上与刑种无涉;倘使救济制度成本过高且证实无法降低误判率,应改善的也是救济制度(即死刑司法程序比照无期徒刑办理)而非死刑制度,故考虑刑种时,救济制度这个变因应受控制。且假若将无期徒刑上拉到死刑的高度,不排除未来审判成本与诉讼程序也将跟着增加,只单以诉讼程序相比显然并不公正。

废死支持者则主张,重刑犯可能知道一些重要的事实,在未来可能帮助厘清其他案件。执行死刑有毁灭证据的疑虑,令真相无法澄清,或是冤误无法逆转,而使司法伸冤成本提高。若死刑司法程序比照无期徒刑办理,反而会让误判率提高,违背降低误判产生的理念。

刑事执行成本

在良好的狱政管理下,依据狱政法规,囚犯仍能借由从事劳动为社会再创造价值,生活费可自给自足。至于监禁费用,则是国家必须负担的,因为罪犯之所以会从事犯罪行为,作为刑事政策走向的决定者的国家社会也有一部分连带责任。现时监所内已经关押许多罪犯,包括杀人犯、性侵犯、毒品犯、窃盗犯、强盗犯、诈欺犯等,死刑犯数目甚少,全部处死也无法减少狱政的固定成本。若实行终身监禁不得假释而果真造成监狱爆满,以及管理费用大增,也是与狱政管理、刑事政策、社会文化、道德价值观、社会福利等息息相关。若要避免此问题,可让不具侵害危险性的受刑人,采行非机构处遇、医疗手段治疗因病态心理所造成的问题,甚至对于无具体法益侵害的将之除罪化。死刑支持方则批评,部分国家的狱政管理不佳,有监狱暴满、空间不足的问题,且人力、医疗照护、心理咨商资源亦相当缺乏,令囚犯创造价值恐难实现,并成为"犯罪进修学校",若主张废死,应先改善狱政问题。

生命的价值与成本的权衡

生命的价值是不能以金钱衡量的,精神疾病患者、植物人、重症与末期病患、身心障碍者,罕见疾病者,本身没多少生产力,也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去照顾,即使未来恢复生产力的几率相当低。若以降低成本做为死刑存续主张的依据,就相当于不想负担这些照护成本就予以遗弃任其自生自灭,甚至故意杀害,这是违背文明社会最重要的基本人性。又,绑匪掳人,若依绑匪的逻辑:“人质可能会逃跑,守着他多麻烦,现在就宰了他以免夜长梦多。”或“撕票吧,不要留活口,这样每餐还省一个便当。”对绑匪来说,自己的便利比人命重要,钱比人命重要,社会能接受吗?以方便和省钱做为死刑存续主张,这逻辑与绑匪无异。同样地,重罪犯是"人格上生病的病人",不得因其人格有缺失就剥夺其生命,对于所有生命的尊重,是不能以效益为考量。当公民愿意多付出金钱心力维护对人的尊重原则,这个原则最终将能消除战争、压迫、歧视等结构性的伤害,也能一并改善对于精神疾病患者、植物人、重症病患、身心障碍者的歧视与压迫问题,达到真正的平等。也有一种观念是“可以接受尊重重罪犯的生命权,但只能以金钱为代价、而不能以治安为代价”(可以接受废死、但应以终身监禁不得假释来取代)。

但是也很多人认为,对坏人宽容、就是对弱者残忍;弱势族群是对高犯罪率敏感的族群,为了对坏人宽容所增加的各种成本、主要是由弱势族群支付。

相关人士权益的实质保护

心理补偿与被害人权益回复

在死刑存废当中,死刑支持者一个经常提出的问题是“如果今天你家人被杀,你还会不会主张废死?”或类似的问题,这问题常被用以唤起对受害者的同理心,借此论证死刑对于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必要性。受害者权益也是吓阻效果外支持死刑的另一个重要理由,而且有理由认为受害者权益和死刑存废高度相关。在美国加州对死刑存废的辩论中,反废死刑者指出“废除死刑对受害者与其家属是残忍的”,而认为死刑该废除的一方指出“废除死刑后(那些本判死刑但因没有死刑而变成其他处罚的)罪犯的劳动可帮助受害者与其家属”;在瑞士,2010年8月时,曾有谋杀受害者家属提出一个宪法修正案,提议对伴随性暴力犯罪的谋杀罪行判处死刑。这法案很快就成为公众的焦点并被政治领袖给严厉地批判,在正式提出后的第二天就被撤回了。

一份对138个被告被判处死刑的谋杀案的受害者家属的调查显示,在这些受害者家属中,有35%的人认为执行死刑让他们感到“正义得到伸张”,有31%的人感到执行死刑让他们“感到慰藉”;与之相对地,这其中总共只有19%的人认为执行死刑“不代表正义得到伸张”或者执行死刑“不会让他们感到慰藉”;换句话说,尽管不是所有的受害者家属认为死刑让他们感到“正义得到伸张”,也不是所有的受害者家属认为死刑让他们“感到慰藉”,但对凶手执行死刑,确实有让至少一部分谋杀受害者家属感到正义伸张或感到慰藉的效果。

支持死刑有助抚慰受害者的看法

有支持死刑的观点指出,死刑象征受害者遗族的痛苦与加害者罪行的终结。对一些受害者家属而言,看见凶手被处死也代表正义得到伸张。很多相关罪案的受害者家属也确实希望凶手以死作为代价,虽说这确实有复仇的成分,但希望对凶手复仇的心理被认为是合情合理的。而一些意见也认为,受害者在现代司法审判的过程中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台湾也曾有受害者家属因为最高法院未判杀人凶手死刑而企图前往最高法院抗议的新闻。另外,一些人因为对谋杀受害者的同理心而反对废除死刑。且虽然说废死团体认为废除死刑与受害者家属彼此不互斥,但一些看法认为,受害者家属的是死刑存废的核心议题之一。

在台湾,身为绑票与谋杀案受害人之母的白冰冰说,谋杀受害者家属真正要的是尊严、公道,并以死刑是受害者家属“唯一的公道”为由支持死刑。

反对死刑有助抚慰受害者的看法

一些看法认为,有时处死犯人对受害者方无实质帮助,反而可能有害,要求死刑甚至可能导致加害人拒绝道歉、赔偿。若改为终身监禁或长期徒刑,加害者可透过狱中劳动等方式补偿受害者家属。而且,刑罚、愤怒、责怪,实际上对于受害者家属是无法得到真正的支持与帮助的。

此外,不是所有的受害者家属都一致地认为凶手该去死。有反对死刑的观点指出,对某些受害者遗族而言,死刑不仅不能抚慰他们,反还是种冒犯,只会徒增更多的痛苦、再次破碎另一个家庭而已。

台湾有硕士论文研究认为,被害人与其遗族真正需要的是实质的帮助,死刑存在与否对受害者没什么帮助,并论及配套措施的重要性。

认为死刑无关受害者权益的看法

一些人主张,死刑和受害者权益关系不大,死刑制度之补偿作用微不足道,且死刑作为国家的刑罚权之一部分,与赔偿回复功能的民事不同,手段与目的之实质关连性薄弱,法律不应为此理由杀人,要帮助受害者,要做的是推动实质具体的补偿、扶助、照顾措施,保护被害人不受二次侵害,以及改善司法(如:让被害人也可参与诉讼、协助被害人向加害人请求民事赔偿)解决此问题,甚至有说认为认为死刑是政府掩饰自身没做好受害者权益的的借口。

在台湾,大众常指废除死刑者“只为罪犯争取权益,而漠视受害者权益”,而这说法并非没有根据,确实有受害者家属感到自己不受废死团体支持、觉得自己受到二度伤害甚至被废死团体欺负;但有人指出,尽管在死刑存废争议中,使用“人权”这词没有太大的意义,但受害者与其家属的权益在实质上和死刑存废争议关联不大。此外有说指出,“一个常见的观点认为反对死刑者是没有想到受害者的。若是在讨论对受害者的(应当要做的)补偿的话固然该更关注受害者,但讨论死刑时,焦点其实是在社会正义而非受害者个人身上的。”

要保护人民的权益,应做的是预防犯罪的发生,除正确行为观念的灌输外,在美国便有一个的团体即主张:国家不要以被害人之名义处决。他们并主张死刑不是受害者家属要的正义。

犯罪受害经验对死刑支持度的影响

在台湾,有研究指出,女性中有暴力犯罪受害经验的反倒较无此经验的不支持死刑,而男性暴力犯罪受害经验的有无对死刑支持与否则未必有影响。另外美国有研究显示,自身的犯罪受害经验对死刑支持无显著的影响,但认识的亲友中有人成为暴力犯罪受害者的那些则较倾向支持死刑。

保护加害者家属

一些说法主张社会对于犯罪者家属或是犯罪者周边的人并不友善。这样的氛围使这些人畏惧记者,担忧记者断章取义,又或担忧不管说了什么、记者再怎么忠实传播,只想用自己观点批判人的人依然会拿着新出炉的资讯,再对这些犯罪者认识的人进行二度伤害。所以将犯罪者枪决,往往是让牵连在事件中的人,独陷孤绝的深渊。

相关趋势

国际潮流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统计,2012全世界已经有140个国家废除及不使用死刑(97国废除所有死刑,8国对一般状态下、非战时废除所有死刑,35国法律尚未废除但实际上超过十年未执行死刑);仍维持死刑的只有58个国家(这58个国家中,只有21个国家在2011年有执行死刑)。也就是说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2/3的国家废除死刑。而联合国大会于2007、2008两年通过决议,呼吁全球停止使用死刑。欧盟的官方立场很明确为废除死刑,要成为欧盟会员国必须废除死刑。美洲、非洲也都出现区域性的文件、宣言,呼吁区域中的国家停止或废除死刑。

支持方则指出,维持死刑的国家占全世界人口的65%,而美国、日本等皆为(对内)人权记录优良的国家,且都维持死刑。一些国家废死并非基于其实际优点,而是因政治考量,例如欧盟规定其成员国废死,香港则是在英国殖民时期随英国废死;另外,许多废死国是基于天主教和东正教的文化背景。因而,废死是否真能增进国际地位,值得存疑。

有些人主张,在社会环境到达这些国家的水准以前,不宜废死。此外,由于死刑存废中许多研究皆仅立基于研究所在之单一国家,而未考量其研究状况用于不同文化时之差异,对于生命权与自由权的看重程度与优先级,可能因文化与先进程度而不同,故其研究对于不同文化下的罪犯并不能保证具有相同之结论。政策之制定不宜邯郸学步,应考量社会风俗民情之差异。

民意

支持死刑的一方认为,民意应有权力决定是否保留死刑。当废除死刑还未成为国家全体国民的社会共识时,跳过全民共识决定这一阶段而以各种手段让政府贸然停止死刑(或政府不经过民意的决策而停止死刑)并强迫国民接受要废除死刑,这不符合民主国家之程序,且漠视国家公民人权

废死方则主张,民意不能做为实行死刑、或是侵犯他人基本权利的借口,类似的做法有:投票强迫富人分财产、浮滥征收与征用土地及财产、任意增加社会福利留下巨大负债给后代子孙、排挤或霸凌少数群体、多数暴力等,大多数民众未必对此议题深入了解,所谓的民意常常受到资讯不足、偏颇报导、或错误认知的限制与扭曲,或是一时一地的片面认知、受到蒙蔽。政治领袖是被人民推选出来做决定的,应该负起教育民众及引领民意的责任。

死刑执行与否仅是国家其中一项政策而已,民意是人民对于国家施政的意见,包括治安、国防、消防、社会福利、教育、经济、交通、建设等,倘若认为执行死刑是重视民意,而不重视其他民意面向,或其时机被怀疑系转移模糊社会焦点,就不能说是真的重视民意。

但是也有不少人认为,废除死刑的反对率其实可以降到很低,只要司法系统的判决尽量符合以下前提:“重罪就会重罚”、“不要过分保护重罪犯隐私权”、“该监视的出狱者就严格的终身监视(洁西卡法案)”、“恶性最重大的罪犯不可能出狱”、“真实破案率够高”及“司法会认错”,降低民众对于恶性犯罪的恐惧,满足安全感,民意就不会这么的反对废死。

国际现况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统计,2017年,全世界有140国废除,其中106国废除所有死刑,7国对一般状态下、非战时废除所有死刑,29国法律尚未废除但已超过十年未执行死刑,维持死刑的有56个国家,而这56个国家中,有23个国家在2017年有执行死刑。维持死刑的国家包括阿富汗、中华人民共和国、白俄罗斯、古巴、印度、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埃及、日本、索马里、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等。其中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评比为完全民主自由的经济高度发展国家而仍维持死刑的,有日本、美国等。简表如下:

各国死刑图示
颜色注解
*:废除一切死刑
*绿:废除非特殊时期罪行的死刑(特殊时期包括战时等)
*:实际上(非法律上)已废除
*:法律规定死刑
2017年 死刑存废状况 国家数
废除死刑国家 法律上废除死刑 106 143
法律上原则废除死刑,但保留在特殊情况下可执行死刑 7
法律上维持死刑,但至少十年未执行死刑,或处于中止状态 29
维持死刑国家 维持死刑 56

  • 联合国大会于2007、2008两年通过决议,呼吁全球停止使用死刑。欧盟的官方立场确立为废除死刑,要求成为欧盟会员国必须废除死刑。美洲、非洲也都出现区域性的文件、宣言,呼吁区域中的国家停止或废除死刑。
  • 美国:对死刑的反对在1966年升到最高峰,当时美国有47%的民众反对死刑,高于支持死刑的42%,而当时有11%的人对此“没有意见”;同时,在1970和1980年代,随着犯罪率的增加,美国民众支持死刑的比例有所上升,对死刑的支持在1994年达到高峰,当时有80%的人支持死刑;之后,反对死刑运动再次强化,在最近一次于2011年所做的盖洛普民意调查中,有35%的美国民众反对死刑;另外,在2012年加州死刑公投的结果,53%的民众反对一项会导致死刑废除的提案(Proposition 34),而47%的则支持该提案。
  • 日本:2010年时,日本有85.6%的民众支持死刑,比先前(2010年之前)的调查结果都要高。
  • 中国大陆(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死刑制度):中国大陆民众一直反对废除死刑,杀人偿命是传统且普遍的观点。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俗语,用以评论恶性刑事案件中的罪犯。但民众之外的法学家、政治学家和各级法院则持续推动废除死刑。
    • 1995年,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进行的死刑存废问题民意调查,显示95%以上的人反对废除死刑。2003年,网易对1.6万名网民的调查,83%以上的人反对废除死刑。2010年,新浪的民意调查,75%的受访者支持死刑。同年,腾讯网所作的民意调查,92%的民众反对废除死刑,8%同意废除死刑。
    • 2011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李昌奎案,由一审死刑改为死缓。面对舆论重压,副院长田成有表示李昌奎案在十年后会是“一个标杆、一个典型”,法院在个案中直接废除死刑的图谋再度引爆舆论。最终,此案再审,改判死刑。2014年5月复旦投毒案引起社会关注,复旦大学部分学生发起签名的《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最终有177签名,寄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建议给林森浩一条生路,利用医学专长造福狱中,并在将来给予受害人父母补偿。请求信中以“世界上已经有127个国家废除死刑”所为辩护理由之一。但受害者黄洋的父亲表示不接受请求信的内容,在电视受访时斥为荒唐,认为学生为复旦投毒案凶手求免死是干扰司法。之后《中国青年报》就死刑存废发表文章反对废除死刑。反对论点认为中国大陆目前制度是属于半废除死刑状态,也就是“慎杀”的观念才是世界最先进制度,不必盲从一些欧洲国家误以为跟他们一样才是进步。
  • 韩国:有民调显示,多达83.1%的民众支持死刑,只有11.1%同意废除死刑;另根据一份2009年的民意调查的结果,有66.7%的韩国民众支持死刑。
  • 加拿大:2008年时,由通讯社与哈里斯迪塞玛民调公司共同主持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加拿大民众有52%反对死刑,39%支持死刑,但在2012年时,由Angus Reid民调公司联同《多伦多星报》所做的调查发现,在废除死刑36年后,多数的加拿大人并不太抗拒回复死刑,有61%的的人相信,被判谋杀罪的应处死刑,然而在“死刑”与“无假释无期徒刑”两者间二选一时,有50%的加拿大人偏好无假释无期徒刑,38%的则偏好死刑。
  • 法国:废除死刑前的1978年有58%支持死刑,31%反对死刑;在废除死刑后的1987年,则有61%的人支持死刑,35%的人反对死刑。1999年以后,法国反对死刑的比例开始超过支持死刑的比例,2006年,52%的人反对死刑,而42%的人则支持死刑。
  • 英国:在2011年八月透过Angus Reid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英国人支持对谋杀罪恢复死刑,而28%的人则反对。男性和年纪超过35岁的回应者更倾向恢复死刑。
  • 挪威:民调显示,每四人中大约有一人支持死刑,其中投给挪威进步党(挪威语Bokmål形:Fremskrittspartiet或Framskrittspartiet;挪威语Nynorsk形:Framstegspartiet)的支持死刑的比例最高,根据一项2010年的调查显示,投给挪威进步党的人中有51%支持死刑。尽管像Ulf Erik Knudsen和Jan Blomseth挪威进步党政治人物表达了支持对过分的强奸者和谋杀者等的死刑的立场,该党本身的政策依旧是反对死刑的。根据一项在2011年挪威爆炸和枪击事件之后做的民调显示,挪威人对死刑的反对依旧是根深蒂固的,有16%的人支持死刑,而有68%的人反对死刑。
  • 澳大利亚:以下是Roy Morgan机构多年来对澳大利亚民众问“根据你的意见,对谋杀者的处罚该是死还是监禁?”(In your opinion, should the penalty for murder be death or imprisonment?)这问题后,民众回答状况的变化,其中最近一次在2009年8月的调查是对687名14岁以上的澳洲民众做的。下为不同年份的结果:
日期 死刑
 %
监禁
 %
未定
 %
1947年12月 67 24 9
1953年2月 68 24 8
1962年4月 53 37 10
1975年11月 40 43 17
1980年10月 43 40 17
1986年1月 43 41 16
1986年7月 44 40 16
1987年7月 49 37 14
1989年2月 52 34 14
1990年2月 53 35 12
1990年6月 51 35 14
1992年5月 46 39 15
1993年5月 54 36 10
1995年8月 53 36 11
2005年11月 27 66 7
2005年12月 25 69 6
2009年8月 23 64 13

相关条目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1-23 07:01,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