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維百科

脫北者 本文重定向自 脫北者

(重新導向自北韓離脫住民)
脫北者
NK defectors 1990-2005.jpg
1990年-2009年,從北韓逃亡到韓國的人數趨勢圖
諺文탈북자
漢字脫北者
文觀部式Talbukja
馬-賴式T'albukcha
其他名稱
諺文북한이탈주민
漢字北韓離脫住民
文觀部式Bukhan Ital Jumin
馬-賴式Pukhan It'al Chumin
其他名稱
諺文탈북민
漢字脫北民
文觀部式Talbungmin
馬-賴式T'albungmin

脫北者(韓語:탈북자)又稱逃北者:4脫北民,前稱歸順者귀순자),大韓民國官方稱呼其為北韓離脫住民북한이탈주민)、北韓流亡人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當局一般稱其為越南者韓語월남자),在台灣以外的部分華語地區稱為北韓難民或者朝鮮難民,是指通過非正常管道離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到達其他國家的北韓國民:4。本來專指從北韓離開到韓國的人,現在泛指所有透過非正常管道離開北韓的人。

脫北者相關

國籍、難民身分認定,是否遣返

北韓、韓國均主張擁有朝鮮半島的主權(參見:朝鮮半島南北關係國籍法 (韓國))。《大韓民國憲法》第三條規定:

此條法令將朝鮮半島及其附屬島嶼均視為大韓民國領土。包括脫北者在內的全體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國民在法理上也是大韓民國公民。1997年,韓國製定《保護並支援北韓居民法案》。設立脫離北者營地,按一定程式審查、接納脫北者:5。極少數的中國籍脫北者(北韓華僑),韓國政府認定為無國籍人士。

北韓、韓國在1991年同時加入聯合國,但與韓國相比,北韓外交更為「孤立」。各國對脫北者國籍、難民身分認定、是否遣返可能大相逕庭。國籍或認定為北韓公民,或認定為韓國公民。以泰國為例,泰國政府因沒有簽署《難民地位公約》而無法認定脫北者為難民,依照與韓國政府的協定,以「非法入境者」身分遣返韓國。

簽署《難民地位公約》的國家中,難民身分、是否遣返亦有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北韓在1986年簽訂邊境條約。一般情況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脫北者視為非法入境的北韓公民,以遣返政策為主。少數從人道主義角度出,准予前往第三國定居。美國政府允許脫北者申請難民身分。2004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簽署《北韓人權法案》,給予脫北者幫助。同時,該法案指責中華人民共和國遣返脫北者:5—6。2013年5月,韓國被添加進加拿大國會為減少難民審批而設定的安全國家名單。是為防範從韓國移至加拿大的北韓難民(脫北者)。同年,加拿大移民部難民申訴部門處理的個案中,認為經由韓國抵達加拿大的脫北者為韓國公民,不應視為難民。加拿大難民上訴法庭支援移民部觀點,裁定剝奪案件中脫北者的難民資格。

朝鮮國內相關

脫北者始於1990年代中期的北韓饑荒。而與亞洲鄰國相比,北韓被認為是高度威權體制國家,政府在國內實行嚴密的政治控制:6。普通民眾合法的跨國移民幾乎沒有,而脫北者是指因為北韓境內生活困苦或渴望自由等理由而逃離北韓的人。近年來來亦有不少北韓政府官員士兵脫北。2012年以來,隨著朝鮮國內經濟狀況改善和中朝兩國管理日漸嚴格,脫北者數量總體上在減少。

1987年北韓刑法第47條規定,「對於那些背叛祖國和人民而逃往外國或是逃往敵對國家的人,……處7年有期限徒刑或加重的勞動改造。如果該人的行為是一次嚴重的背叛行為,他將被處以死刑沒收全部財產。」第117條規定,「對於未經允許而越境的人,處三年有期徒刑或是輕微的勞動改造」。在普通民眾生存困難、脫北人數上升的背景下,1999年增加了區分「非法越境」和「企圖顛覆政權的越境」的處罰的規定。2004年,又增加了對「越境」和「多次越境」的區分。整體來說,北韓政府對普通脫北者的處罰是逐漸減輕的:6

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學者指出,由於北韓政治控制的現實,境外媒體、人權組織對脫北者遣返回國將受到酷刑和不人道待遇的多有彩現。這亦成為第三國指責中國大陸遣返脫北者政策的原因之一:6

總人數

歷年來,在第三國處於定居狀態的脫北者總人數無確切資料。由北韓邊境的地理特點,中朝之間漫長的陸地邊境線、三八線的嚴密封鎖和海上逃亡的風險,脫北者通常選擇陸地邊境離開北韓。最先進入中國東北地區。一般認為,脫北者大都滯留在中國境內:4。《美國之音》報導參照人權觀察韓國資料中心統計資料,截至2012年,共有20多萬脫北者生活在中國境內。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2011年末,英國德國加拿大是脫北者最多的三個西方國家。2012年,在加拿大申請難民身分的北韓人(脫北者)為718人。

各國脫北者狀況

在中國大陸的脫北者

2001年起:6,中國大陸一再發生北韓脫北者闖外國駐華機構的事件

從1953年韓戰結束後,就開始有脫北者陸續從北韓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但真正引起關注是從1990年代中期北韓饑荒後才開始:6。截至2012年,在中國大陸大多數居住在東北,這些人進入中國大陸後,即成為非法移民。部分未能前往韓國的在華脫北者,女性常會遭到人口販子販賣給當地鄉下的農民作為妻子,不過由於是非法移民,被抓到仍會被遣返,且其生的中朝混血小孩亦不具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身分,而男性就會在朝鮮族人聚居的地方打工,然而中國朝鮮族大多數都會說普通話,因此脫北者很容易被識破。受非法身分限制,他們多從事體力勞動。亦有參與偷竊、搶劫、勒索、走私和黑市交易等非法活動。2000年代激增的脫北者也給中國東北地區治安和經濟帶著巨大壓力。中朝兩國對脫北者採取嚴厲的措施後,亦產生了大量的多次脫北者。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韓國非政府組織亦開始介入脫北者問題,使之成為國際外交問題:5

部分人試圖逃進韓國駐瀋陽領事館以求被送至韓國,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近年來加強了對韓國駐瀋陽領事館的安保。因此脫北者也開闢逃往韓國的新途徑:其中之一是去往蒙古國邊境,因為雖然蒙古政府試圖保持與南北韓的關係,但較同情脫北者。然而,這條路徑需要穿越戈壁沙漠,因此選擇的人不多;還有人前往東南亞國家,例如泰國,脫北者在那被官方認定為非法移民,並以此罪名在監獄中服刑完畢後被送往韓國,但實際上他們往往在進入泰國之後就立即向警方自首。此外也有脫北者選擇逃往日本,雖然日本政府對待脫北者較為友善,也比起其他國家來要安全得許多,但日本與朝鮮半島之間相隔著日本海,最近距離至少約500公里,因此選擇的人數也是一樣不多。

在俄羅斯的脫北者

韓國慶熙大學的一份研究表明:粗略估計有10,000名北韓人居住在俄羅斯遠東地區

在韓國的脫北者

截止2011年,在韓國一共生活著2.3萬名脫北者,約有70%的脫北者曾向北韓的家人輸送過錢財,以幫助生活困難的家人,而這些匯款資金大多經中國大陸流入北韓。事實上,韓國並非全數接納每一名脫北者,至今仍有很多脫北者滯留在中國大陸、泰國、俄羅斯等地。

估計每年到達韓國的脫北者數量
年份-1998-20012002200320042005200620072008200920102011201220132014201520162017201820192020總計
男性831565510474626424515573608662591795404369305251299188168202399,402
女性1164786328111,2729601,5131,9812,1952,2521,8111,9111,0981,1451,0921,0241,1199399698459624,256
總計9471,0431,1421,2851,8981,3842,0282,5542,8032,9142,4022,7061,5021,5141,3971,2751,4181,1271,1371,04713533,658

北韓變節官員中,最高級是曾任最高人民會議議長、朝鮮勞動黨書記金日成綜合大學校長的黃長燁

在其它國家或地區的脫北者

泰國 泰國

2008年,泰國政府敦促韓國政府安排數百名脫北者前往韓國。泰國移民局數據,2016年有535名北韓人抵達泰國。2017年頭半年,已經有385人抵達泰國,每週抵達人數呈現上升級趨勢。《路透社》引述泰國移民局官員指出,單計泰國北部,平均每周有20至30名脫北者抵達。

日本 日本

2007年,4名脫北者由海路漂往青森縣深浦町後被救起送往韓國。

2011年,9名從咸鏡北道經海路逃往韓國的脫北者因遇上暴風雨而決定逃向日本,在石川縣能登半島前海被救起後交到韓國。

2016年,山口縣警方於長門市發現一名游上岸的外國男子,疑似為逃離北韓的脫北者。

英國 英國

有的脫北者潛逃到英國,他們的居住地點多為倫敦的西南區。

2016年,北韓駐英國外交官太永浩逃往韓國。

香港 香港

2016年,一名年約18歲的北韓青年,利用到香港參加第57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的機會悄悄脫隊,向韓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

馬爾他 馬爾他

2016年,兩名北韓勞工在馬爾他當地乘船逃至南韓,另外據報還有一名北韓勞工在當地下落不明。

各國對脫北者的態度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在金日成時期,跨過朝鮮邊境的鴨綠江逃往中國大陸的脫北者在過了江之後,北韓士兵就不應該將他們開槍擊斃。但金正日繼位後,就改變策略強化管制,無論脫北者過不過江一律開槍射殺。在中國大陸和朝鮮的邊界上看到脫北者的屍體很常見,這些屍體都是順水漂流到中國大陸一方,如2003年10月3及4日,在吉林某地的鴨綠江中,中國大陸警察打撈出北韓人屍體男性36具、女性20具,其中有5名男孩和2名女孩共7名兒童。如今脫北者的親屬會受到監視,但除非脫北者本身在北韓具有相當的影響力,否則一般親屬並不會遭受懲罰。

2012年7月31日,北韓統一戰線部金永煥和脫北者出身的新國家黨議員趙明哲自由朝鮮放送代表金成民、自由北韓運動聯盟代表朴相學發表聲明威脅稱,「即便翻遍整個地球,也不會放過他們。『變節者』是『極其惡劣的民族叛徒』。」

2015年8月,Daily NK發表報導稱朝鮮在兩江道的鴨綠江和圖們江流域建立鐵絲網和石牆以阻止脫北者過江,同時保安人員加強了巡邏。12月底報導稱兩江道國家安全保衛部以協助80多名脫北者的罪名於9月中旬處決了惠山市5名居民。

2016年,Daily NK發表報導稱朝鮮在1月核試驗之後向負責朝中邊境沿線警戒的部隊下達了「徹底切斷非法渡江和電話通話的指示」,針對邊境地區流動人口和跟中國大陸的電話通話加強了嚴控,並於6月以叛國罪論處。2月派遣了三名國家保衛部專員到中國大陸逮捕和遣送脫北幹部。4月為整頓邊境地區下令搬遷臨近鴨綠江的兩江道惠山市惠江洞的300戶居民。8月國家安全保衛部針對脫北家庭加強了監視和跟隨活動。咸鏡北道發生水災後,又於10月組織會寧市的道保衛部化學處、電波管理局,以及清津市和茂山郡的無線電專家搜捕使用中國大陸手機的使用者來防範脫北事件。

與北韓官方的強硬態度相比,邊境的平民和基層邊防部隊士兵對待脫北者態度模糊。有脫北者表示,在饑荒時期只需要賄賂士兵就可以被偷偷放行,原因可能是基層士兵和平民也深受饑荒威脅,對於捨生逃難的難民也會有同理心和同情。

 大韓民國

韓國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19屆會議關於北韓「脫北者」的問題討論上,「敦促所有直接有關國家秉承不驅回的原則,從而避免使這些(「脫北者」)處於絕望的境地,這樣的後果很嚴重。」。

韓國民間團體曾於首爾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韓大使館前集會,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停止遣返北韓難民。

在韓國也有因不適應南韓生活而尋求越北返回的北韓逃脫者。

 中華人民共和國

出於政治上的考慮,2012年以前,對於逃到中國大陸的脫北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一直將其看做非法入境者,乃是出於經濟目的(認為他們是「經濟移民」)進入中國大陸,否認他們是難民,並不顧韓國的反對多次遣返脫北者。中國大陸研究者認為,在外國非政府組織和相關國家操作下,中國大陸境內的脫北者問題已演變成「危及中國大陸治安、影響中國大陸與周邊國家關係及中國大陸際形象的國際問題,成為中國大陸外交面臨的一個新挑戰」:3

2001年4月,韓國非政府組織策劃脫北者張吉洙七人闖入聯合國難民署駐華代表處,要求前往韓國。經過協調,張吉洙七人前往韓國。中國大陸研究者將這一事件視為韓國非政府組織將脫北者問題國際化的「試水之作」。此後至2012年,在中國大陸境內發生數十起脫北者沖闖韓國日本西方國家駐華使領館和各地國際學校的事件。歐盟美國政府將之作為人權問題的典型案例向北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施壓:6

2012年中國大陸國內主流媒體首次披露一個北韓家庭成功脫北的經歷。在此之前,其中一張圖片曾作為在華脫北者的典型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同年2月17日,韓國部分政府人士和團體舉行示威活動以抗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遣返在東北地區逮捕的幾十名北韓脫北者,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從「人道主義」立場出發中斷遣返。2月22日,韓國總統李明博就脫北者問題向中國大陸喊話,引發輿論關切。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韓國領導人提到的朝鮮人不是難民,而是因經濟原因進入中國大陸境內,是非法入境者。中方一貫根據國內法、國際法和人道主義原則,謹慎、妥善處理非法入境朝鮮人問題,符合各方利益和國際慣例。人權理事會不是討論上述問題的場合。我們反對將這一問題難民化、國際化、政治化。」23日,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發表社評稱,韓國僅「口頭上歡迎所有『脫北者』」;皆是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在華『脫北者』進入韓國」,首爾才敢這樣大張旗鼓地做道義上的好人。中韓政府在脫北者問題上本已達成諒解,但韓國一些激進人士出來攪局,韓國政府完全放棄說服國內的責任,將難處一股腦推給中國大陸;而韓國輿論以為中國大陸可以「隨時伺候韓國的每一個要求」,中國大陸真的做不到。

2012年4月18日,據日本《讀賣新聞》的報導,為報復北韓不顧國際社會反對、且未先徵詢中國大陸方面意見而擅自發射衛星的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已停止了對脫北者的遣返行為。一名中國大陸官員表示,停止遣返脫北者是由於北京當局已經「被自己麻煩的這個鄰居惹火了」,因為北韓「對其盟友並未給予必要的關注」。4月1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的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向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提問,要求證實並介紹中國大陸對待「脫北者」問題政策的改變,劉為民表示「不知情」。

2013年9月25日,據Daily NK的報導,為防止北韓百姓入境犯罪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在中朝邊境地區更換鐵絲網,並且建設高達5公尺的河壩。

2014年8月12日,據英國天空新聞報導,中國大陸邊防武警在中國大陸和寮國邊境逮捕了11名脫北者後並沒有將他們遣返回北韓,而是罕見地將他們全部釋放,交給了韓國政府。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曾公開承認此事,但這一舉動被視作中國大陸調整對脫北者政策的一個標誌。這些脫北者大多為二三十歲的年輕女性,包括一名4歲兒童。

2016年4月,中國大陸一家北韓駐外餐廳的13名北韓人集體投奔韓國。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於4月11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稱:「經過調查,13名北韓籍人員於6日凌晨持有效護照正常出境。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這些人持有的都是有效身分證件,合法出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境。」這意味著該批脫北者是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合法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這一舉動也被視為中朝關係不如以往的表現。10月,中國大陸吉林龍井市開山屯鎮修復被洪水衝垮的用來阻止脫北者入境的鐵絲網,並對資助、收留、安置非法入境的脫北者的行為予以500元罰款。12月,據Daily NK的報導,中國遼寧省瀋陽市公安部門於11月底先後逮捕了38名脫北者,並押送到中朝邊境地區,而朝鮮國家安全保衛部也向中國大陸公安部門支付黃金要求協助逮捕脫北者。

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處理外,對普通民眾是否願意接納脫北者有相反的觀點。中國大陸研究者指,2000年代初,在脫北者激增、犯罪增加的背景下,中國大陸邊境民眾對脫北者的態度由同情、主動救助,轉為強烈抵制。要求公安機關抓捕、遣返、杜絕脫北者:6。根據2016年4月《美國之音》對脫北者相關事件的報導,在對延邊州居民的個人採訪中,其個人表達了對脫北者的同情,但作為受脫北者深刻影響的邊境居民,「『不深入接觸,不舉報』是我們的基本準則,而政府主導的容留脫北者是我們所不能接受的。」同年5月,大赦國際發布「難民受歡迎指數」,稱中國大陸民眾是最歡迎難民的人,願意接納逃離戰爭和迫害的人士。對於這一調查,大多數中國大陸網友對此表示質疑,而在第二年發生的姚晨難民事件即表達了中國大陸民眾反對接納難民的情緒。

 日本

日本政府對於脫北者的態度要較為友善,雖然日本與韓國政府間常就歷史問題相互指責,但一些逃入日本的脫北者通常都會受到妥善的照顧,並都會被遣送至韓國當地,曾有想從海路逃至韓國的脫北者,因為海象不佳而決定逃往日本避難的案例。

對脫北者來說相較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日本政府通常會將脫北者交予韓國政府,因而在人身自由和風險方面日本都要比中國大陸安全許多,然而北韓與日本間隔著相對寬廣的日本海,對脫北者來說不論財力還是體力要逃去日本列島都是非常嚴峻的考驗。

 蒙古

相較於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各國政府,蒙古和日本一樣,對於脫北者態度是表示同情的,通常少數逃往蒙古國的脫北者最後有都會被遣送至韓國當地,但由於地理條件限制加上中蒙邊界都是以沙漠氣候為主,對脫北者來說逃往蒙古除了要躲避中國大陸軍警的追捕外,要如何穿越蒙古國廣大的沙漠尋求庇護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任務。

自由組織

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三條第二款:「人人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北韓自由聯盟代表蘇珊·索爾蒂(Suzanne K Scholte)致函聯合國,呼籲採取措施讓北韓居民了解《世界人權宣言》的內容。

脫北者的逃離路線

兩條脫北者常用的逃亡韓國的路線

有部分朝鮮人民軍士兵透過在南北邊境三八線的衛兵暗中幫助下,直接逃到韓國,但也有部分人員越境失敗。為防避士兵潛逃,北韓當局在緩衝區實控一側埋下大量地雷電網以起到威懾作用。然而,更多人是透過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再投奔韓國大使館或其他外國機構的辦事處而得以到達韓國或第三國。另一方面,偶爾也有脫北者直接經由海路前往日本或是其他國家後逃向韓國。

  • 逃往中華人民共和國:北韓人穿越鴨綠江,進入遼寧省,東躲西藏,他們的目標是獲得幫助前往瀋陽並直接衝入韓國駐瀋陽總領事館,尋求去韓國生活。
  • 逃往蒙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官方對待脫北者態度非常不明朗。如果人很少的話,衝擊韓國駐瀋陽總領事館難度會非常高,因此部分到達中國大陸的脫北者為了不被遣返會前往蒙古國邊境。蒙古政府試圖同時保持與南北韓的關係,但同情脫北者,只要碰到他們,一定會給予幫助和與韓國交涉。逃往蒙古國危險重重,還要穿過戈壁,如果沒有幫助,要獨自完成行動便非常困難。
  • 逃往東南亞:東南亞各國將脫北者一律視為非法移民,北逃者將被遣返韓國或者以此罪名在監獄中服刑之後被送往韓國。去泰國的脫北者實際上往往進入泰國邊境之後就立即向警方自首。但前往東南亞路途太遠,脫北者又沒有合法身分,同樣危險。在中國大陸境內,會面臨被警方遣返北韓的風險。
  • 逃往日本:日本政府對待脫北者較為友善,同時比起其他國家要來得安全許多。由於水路相對安全,脫北者通過北韓咸鏡北道進入日本海逃往日本。他們很多都是通過簡易木船漂流,如果在漂流途中被韓國船隻截獲是最好的結果,如果一直漂流,由於朝鮮半島和日本之間隔著相對遼闊的日本海,漂流時間越長意味著危險越多,食物越少。選擇這個辦法的人不多。

脫北者對社會的適應

很多從北韓逃往韓國的人員(脫北者)在韓國的生活並不像他們當初想像的那麼順利。由於長期居住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有相當多脫北者仍無法適應市場化的生活。他們不但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還經常受到韓國人排擠。而且他們所說的韓語雖尚能與韓國人交談,但都是帶著明顯的北韓口音。兩地的人都可以看懂對方的文字內容,但未必可以明白對方意思;同時由於南北韓長期對立,兩國都不允許自己的國民與另一方的國民進行文化交流,脫北者多數只會寫北韓文化語,與韓國人使用的標準語有不少的差異,例如後者比前者有更多的外來語,同時韓國也並沒有像北韓那麼徹底廢除漢字。因此很多脫北者為了不被韓國人歧視和標籤化,必須要學習韓國標準語及其拼寫標準(甚至於必須學習一些簡單的漢字),才可能進一步融入韓國人生活圈中。更令他們煩躁的是,在抵達韓國後,為了防止北韓間諜滲入,還要經過韓國相關部門反覆嚴格的審查,而在此期間不能與家人相互見面,對待「脫北者」有較高的警惕性。

另一方面,很多脫北者在韓國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文化衝擊,例如使用智慧型手機或是信用卡付款,發達的網路和西化的生活方式,年輕人的潮流打扮乃至於韓國情侶當眾的親密舉動(甚至當眾接吻)等無不讓來自較保守和落後的北韓的脫北者感到驚訝和尷尬。

2010年4月,韓國表示其破獲了北韓計劃刺殺黃長燁的陰謀,並逮捕了兩名冒充「脫北者」的北韓間諜。

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指出「韓國統計數字顯示,北韓脫北者的自殺死亡率相當於全國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在韓國的脫北者「除了下等工作以外沒有更多的機會」。並指出「五成的脫北者描述自己在北韓時的社會地位是上層或者中產,但是,只有不到二成的人說他們在韓國是這種地位,絕大部分——超過七成的脫北者——描述自己是下層」。

著名的脫北者

文化作品

  • 電影《北逃》(又名逃北、十字路口)是根據2007年偷渡北韓難民故事改編的韓國電影。本片講述北韓普通工人為了給妻子治病鋌而走險偷渡到中國大陸,經過多次輾轉以衝擊外國大使館的方式被送到韓國,但卻與妻兒天人永隔的悲劇性的故事。
  • 電影《隱秘而偉大》,由金秀賢李玹雨朴基雄等韓國影星聯合主演的韓國電影。
  • 電影《國境的南邊》,講述一對北韓情侶因脫北而發生的感情裂變和糾葛。
  • 電影《同窗生》,講述一位年輕的北韓特工假扮脫北者,以學生身分為掩護在韓國執行暗殺任務,期間遭遇校園霸凌、同窗女生的愛情、北韓情報部門的拋棄的故事。
  • 紀錄片《越過天國的國境》(천국의 국경을 넘다),韓國教育放送公社製作,第一部3集,第二部3集,大致上每集講述一類脫北者。
  • 推理小說《透明人的小屋》, 日本作家島田庄司著。
  • 偶像劇《異鄉人醫生》,李鍾碩主演一個身為脫北者的天才醫生。
  • 偶像劇《該隱與亞伯》,韓志旼飾演的女主角是脫北者,任職導遊。
  • 日本電影《家族的國度》,井浦新飾演的男主角是脫北者,因病獲准來到日本與家人們團聚。
  • 香港漫畫《脫北者》共3期,由鄭健和主編。
  • 香港紀錄片《》,由香港電視網路有限公司製作,黃凱芹旁述。
  • 香港紀錄片《在那遙遠的地方》,由電視廣播公司製作,洪永城主持。而TVB以首間獲北韓政府批准進入當地境內拍攝的華語電視台製作節目(早前已有俄羅斯電視台獲北韓政府批准進入當地境內拍攝)。被坊間質疑此是否官方宣傳節目。
  • 電子遊戲《彩虹六號:圍攻》,第二年第四賽季的追加下載內容中,效力於韓國第707特殊任務營的代號為Vigil的幹員化哲敬,在遊戲設定中可能是脫北者。
  • Netflix韓國原創劇《魷魚遊戲》,鄭好娟飾演的女角姜曉是脫北者,為了弟弟參加遊戲。

相關條目

延伸名詞

相關事件

題材作品

類似術語

參考來源

外部連結


本頁面最後修訂於2023-02-14 04:13,點擊更新本頁查看原網頁

本站的所有資料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等全部轉載於維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維基百科:CC BY-SA 3.0協議


頂部

如果本頁面有數學、化學、物理等公式未正確顯示,請使用Firefox瀏覽器或者Safari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