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顺势疗法

山姆·赫尼曼

顺势疗法同质疗法同种疗法(英语:Homeopathy 聆听i/ˌhmiˈɒpəθi/)为一种替代疗法,是1796年由山姆·赫尼曼按其以同治同理论所创。此理论指,如果某个物质能在健康的人身上引起病人患某病时的病症,将此物质稀释震荡处理后就能治疗该病症。例如洋葱会引起打喷嚏,多次稀释震荡后的极微小洋葱,就能治疗打喷嚏症状为主的鼻炎。该疗法曾被质疑为伪科学,被提出一些争议。各种疗法对于病症都有正反两派声音,有些研究会将顺势疗法跟安慰剂比较,指出该疗程带来的正面感觉,有可能是安慰剂效应及人体的自然康复。但顺势疗法也确实有一些科学实验证明,也有在PubMed期刊发表其研究。

赫尼曼相信人生病的主因是他命名的一种为“病荫”的现象,而顺势疗法为对付其而生。当时的疗剂是以反复用水或酒精稀释一特定物质制作。采用此制法是因为所使用的物质多具毒性,故以稀释以降低毒性。通常以一比十或一比一百之比例,与水、乙醇反复稀释(亦可与乳糖研磨)。赫尼曼晚年使用更高稀释倍数,认为更高的稀释度反而能增强其效力,能带出物质“隐秘、幽灵般的力量”,从而产生疗效。稀释通常持续到原物质的分子消失无踪的程度,即溶液中完全不含有原来稀释的物质。顺势疗师以参考书选取疗剂,并以病者的症状、人格物质、生理心理状况及生活史作补充考虑。

顺势疗法是新一派的治疗体系,它对药物、疾病、人体、溶液溶剂之理解源于二百年前,与现代生物心理物理化学中有不同的见解。虽然有临床试验得出正面结果,大量系统综述揭示原因仅为几率,研究方法之缺憾,及报告偏倚英语Reporting bias。总括而言,各派都有支持其功效存在之证据。顺势疗法并无反对病人去使用西药,只是如果透过顺势疗法调整体质后,可以减少用药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世界卫生组织建议若有严重疾病,还是得自行评估适合的疗法(如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疟疾)。顺势疗法被科学界及医学界一些人士质疑是“一派胡言”及“招摇撞骗”,但各派疗法都一定有支持者跟反对者,相信与否就看自己可接受的信念。

澳洲国家健康及药物研究委员会英语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英国下议院科学与技术委员会英语Science and Technology Select Committee以及瑞士联邦健康办公室英语Federal 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Federal Office of Public Health均从各自评判中概括出,顺势疗法并无效用,建议政府停止再对其提供任何预算。

尽管遭科学界有些许疑虑,但顺势疗法却在欧洲广受人民使用。60%的德国人[13]、49%的比利时人、40%的法国人、8.2%的瑞士人Table 1曾使用顺势疗法。顺势疗法亦是法国、英国、丹麦、卢森堡、比利时和瑞士等国列入国家健保给付的一种治疗方式。[来源请求]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国民生产总值高于一万五千美元的国家中,此为最受欢迎的替代医学疗法(针灸紧随其后,位列第二),欧盟及美国在法规上列为药物管理,属政府认可的替代医疗的一环。

顺势疗法之历史

历史背景

有称早于公元前四百年,古希腊医师希波克拉底已萌生“以同治同”的基础概念。当时他会处方小剂量的风茄根以治疗狂燥,因其知道大剂量该品正会使人患上该症。在十六世纪,医药学先驱帕拉塞尔苏斯宣称小剂量的“致病物同样能医治人”山姆·赫尼曼(1755–1843)正式建立顺势疗法,其于十八世纪末扩张。当时的主流医疗方式为放血、放便,和服用复方,如威尼斯糖蜜英语Venice treacle,由六十四种物质,包括鸦片、没药及蛇肉等调制成。这些疗法经常使症状恶化,甚至致命。赫尼曼拒绝这些沿用数世纪之久的疗法,并称它们为“非理性”及“不应鼓励” 而赫尼曼则主张以低浓度、单方药来医症。他以活力论的观念来解释有机组织的功能。他认为疾病有物理因素,亦有灵性因素。

赫尼曼之理念

1807年,山姆·赫尼曼创造了“顺势疗法”一词。

赫尼曼于翻译苏格兰医师及化学家威廉·库伦英语William Cullen的医学著作时,构思出顺势疗法的概念。赫尼曼对库伦以金鸡纳疟疾的理论有所质疑,就服用了一些金鸡钠树皮以观察其作用。随之而来的是发烧,打冷颤和关节痛,这些都是类似于疟疾的症状。就此赫尼曼推断,凡有用之药,必使健康之人得症,其症类同于欲治之病,亦即古医术中“以同治同”之说法。但同样是服用金鸡纳树皮,老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于1861年的实验却未能得出相同的结果。赫尼曼的“以同治同”虽有法则之名,但并无科学之实。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金鸡纳能治疗疟疾,是因内含奎宁,能杀死致病的疟原虫。亦即是说引起症状的机制并非金鸡纳有疗效的原因。

“实证”

赫尼曼用不同物质做人体试验,并检视其影响,此过程及后被称为“顺势实证”。为测试特定物质的效用,实验对象需明确记录他们服用后的所有症状,以及他们出现时的附带状况(Ancillary conditions)。一部顺势实证的合辑于1805出版,第二部合辑,则以《顺势疗剂药典》(Materia Medica Pura)之名,于1810年出版,共收录六十五种疗剂,此书是是现代顺势疗剂药典的前身。

顺势疗剂所使用的原料来源

赫尼曼认为,病人服用大剂量“引症疗剂”,只会加重病情,固主张服用极度稀释的疗剂。他构思出一种稀释并震荡的技术,并认为这样能维持物质的治疗特性,同时消除其对人体之害。赫尼曼认为这个过程会激发和增强“治疗物质灵气般的治疗力”。 1810年,他收集并出版了《治愈术工具论》(The Organon of the Healing Art)一书。此书完整记载他所发明的新治疗技术。1921年,该书出版第六版,仍为今日的顺势医师所用。

顺势疗法之原理

顺势疗法普遍使用“三级指数强度”。 赫尼曼发明出“百分位等级”或称“C 等级”,每个等级单位代表将某物质稀释一百倍。(另外亦有以小数为单位的强度指数(以“X”或“D”指示),疗剂以十倍为单位被稀释)。2C等级代表某物质先被稀释一百倍,然后将稀释溶液再稀释一百倍,得出稀释一万倍的溶液。6C等级即重复此过程六次,得出稀释度为100−6=10−12(一万亿分之一,或 1/1,000,000,000,000)。更高的等级亦按照此方法行。于顺势疗法中,溶液愈稀释其强度愈高,物质愈稀释其作为疗剂的效用愈大。。最终溶液经常被稀释到与溶剂(纯水,糖水或酒精)无分别的程度

赫尼曼提倡于大部分情况下使用30C稀释强度(即稀释度达1060)。在赫尼曼的时代,疗剂能无限稀释是不无道理的假设,因原子或分子,作为化学物质的最小单位的概念才刚现世。稀释浓度超过12C后,溶液除溶剂外基本上不存在任何分子。

此瓶含有D6级的山金车,即此溶液的稀释度为百万分之一(10-6).

批评及支持者均尝试以各种比喻形容其稀释情况,据报赫尼曼曾笑指对付流行疫症的合适方法,是将一瓶毒物稀释到日内瓦湖,然后重复六十次。

批评者表示,一个12C强度的溶液,相当于“一抺盐倒进南北大西洋”。此溶解比例于数学上大致正确。三分之一滴物质稀释到地体上所有的水体会得出约为13C的溶剂。其中一种热门流行性感冒疗剂,是鸭肝的200C稀释物,以 欧斯洛可舒能为名上市。整个可观察宇宙大概只有1080个原子,以一个原子作溶质,整个宇宙作溶剂,可得到约40C的溶液。 欧斯洛可舒能需要用10320多个宇宙,来制做出该强度的疗剂。这些宣称能达到的稀释程度,乃顺势疗法最具争议,最不合理的环节。

道德与安全

提供顺势疗剂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行为。伦敦大学学院(UCL)名誉外科教授和客席医学人文学教授米高巴穆(Michael Baum)形容顺势疗法为一种“残酷的欺骗”。Edzard Ernst,首位英国 替代疗法教授,同时是前顺势疗法实践者,对违反道德指引的医生表达关注。这些医生于宣传及贩卖顺势疗剂时,并没有向病人提供疗剂的“足够及相关资料”:“我只是要求诚信。 人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但要告诉他们背后的事实。这些疗法于生物学上并不可行,临床实验显示它们对人类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声称这些资讯对病人来说是无关痛痒绝对是荒谬。”

一般而言,顺势疗法的制剂因为被稀释到无限小的状态,制剂本身的毒性同纯乙醇/水相当,许多顺势疗法的临床实验显示,在效果性上或许有不同的结果,但在顺势疗法制剂的安全性上却很少有不良反应的报导,一篇2013年刊载在创刊于2012年、非WSI、SCI刊物Glob Adv Health Med.的文献指出顺势疗法是一种存有争议但确然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也无药物的交互作用性,在多项比较效果试验中,顺势疗法似乎与传统标准医疗方法具有同等效果,并且更加安全,就是一个例子。

与标准药学的关系

在临床环境下,选用顺势疗法而不是传统循证医学的病人,会失去治疗严重疾病(如癌症)的宝贵诊疗机会,使病情恶化。 顺势疗法的批评者引用的独立个案中,有病人因选用顺势疗法,未能及时接受适当治疗,最后身亡。而往往诊断及治疗这些疾病是很容易的。顺势疗法支持者并会以一贯“市场手段”去批评及诋毁主流药学的效用他们声称使用传统药物会使“推疾病到深处”并引起更多严重症状,过程称之为“抑止”。

证据及效用

与大多数研究一样,顺势疗法的研究有正有反。但支持者只挑选(Cherry-pick)支持其观点的研究宣传,而忽略研究本身的质素,及得出不同结果之研究。而往往支持顺势疗法的研究是少数的,且质素成疑。总体而言,顺势疗法缺乏生物学上之根据,且其理论早己被推翻。此疗法所假定的行为机制无论在现代科学上或是在当代物论学上均不可能。虽然亦有许多临床试验得出正面结果,系统综述但仍被批评为揭示原因仅为几率,研究方法之缺憾,及报告偏倚英语Reporting bias。总括而言,并没有支持其功效存在之证据。 尽管证据显示其没有作用,持续运用顺势疗法遭批评为不道德行为:因为这会使病人减少使用真正有效之药物,所受之痛苦因而增加。世界卫生组织对使用顺势疗法治疗严重疾病,如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疟疾,发出警告。 亦因其子虚乌有的疗效,顺势疗法被科学界及医学界一些卫道人士认为是“一派胡言”“招摇撞骗”,或“骗术”。英国下议院 科学及技术委员会表示:“我等看来,系统化综述及元分析已经一槌定音地显示,顺势疗法的效果并不比安慰剂强。政府亦与我们所见相同。”

发表偏差及其他研究方法问题

即便个别随机对照试验结果为正,并不违背总体上顺势疗法疗效缺乏证据此研究结果。因着概率,小部分的随机对照试验必然会出现假性正结果(false-positive outcomes),而低质素研究(如设计,执行及报告的不合理)则倾向会产生误导结果。在一系统分析中,Linde 及同济指出有关替代疗法(包括顺势疗法)的研究普遍有重大缺乏,通常为对分配隐藏及退出研究方面之缺乏。Linde 及同济于另一研究中发现,随机及双盲的顺势研究,得出的正面结果的可能明显比其他研究为低。总结评分愈低的研究,愈有可能得出正面结果。

另一个有关联的原因是发表偏差:即研究者倾向提交正面结果之研究,期刊亦乐于出版正面结果之研究。发表偏差于替代医学的期刊上尤为严重,极少数出版研究得出空白结果英语Null result(null result)(于二千年此比例为百分之五)对顺势疗法于医学文献中如何被展示,另一系统综述发现临床试验上有出版偏见的迹像:替代疗法期刊大约百分之三十结果为阴性,但传统期刊高达百分之六十九。此偏见并未见综述(review)类研究。

有关疗效之系统综述及元分析

元分析,即以统计学形式,将数个随机对照试验结果结合;系统综述,即综合文献的发现。两者都是概括疗法有效与否的重要指标。于研究早期阶段,两者比较顺势疗剂及安慰剂时,倾向得出正面结论(即表示前者有效),但这些研究并不具说服力。其中三份大形元分析均警告读者,因初步研究的研究方法缺失,以及对照出版偏见的困难,他们不能作出任何确实的结论。其中一个早期最有代替性的巨量研究得出了正面结果,于1997年在The Lancet期刊上出版,作者为Linde及同济。他们于其后修正其研究,写道:

因有证据显示[初步研究中]有各种偏见,原来元分析的结果因而弱化。自我们于1995年完成文献搜集以来,出版了数量不容忽视,有关顺势疗法的新临床实验。就一些新、高质素实验...得出阴性结果,及最新为“原始”顺势疗法(经典或个人治疗)更新的综述,看来确定了“研究愈严格,实验愈显阴性”此结论。因此看来我们原来的元分析高占了顺势疗法的临床效用。

2002年,于对顺势疗法的系统综述进行的系统综述中,再次总结出以下两点:高质研究得较少正面结论,未未证据证明此疗法的药物与安慰剂有哪些临床作用上的分别。

2005年,The Lancet 医学期刊,概据瑞士政府的“替代疗法评占计划”,出版了一份元分析。此分析以一百一十宗安慰剂对照顺势疗法试验,及相对应的一百十一宗传统医学试验作基础。分析的总结“与顺势疗法与安慰剂无疑的讲法相符”。

2006年,一元分析综合六宗以顺势疗法减轻化疗及辐射疗法医治肿瘤时出现之副作用之试验,发现“没有足够证据支持顺势疗法于癌症治疗方面的效用”。

2007年,一系统综述发现以顺势疗法治疗儿童及青少年过度活跃及腹泻,得出混合结果(mix result)。对腺状肿,哮喘及上呼吸道感染则与安慰剂无疑。无证据显示其于治疗或预防疾病有成效,而选用顺势疗法而非正规医药可能会对病人有害。

2012年,一系统综述分析使用顺势疗法的副作用,总结道“顺势疗法有直接或间接危害病人及消费者健康的风险。其中一位学者Edzard Ernst于个人网志补充道“我经常说,今日亦再重申:如以任何其他疗法取代真正有效的疗法,无论它本身多“无害”,都会立即变得危害生命。”

卫生组织如英国国民保健署美国医学协会,和美国实验生物学联合会英语FASEB均发表声明,指出“无足够证据显示顺势疗法作为医疗手段对任何病症有效。”

离群研究

但亦有研究得出顺势疗法是有效结论的综合荟萃分析,现列举如下:

  • Barnes J.于1997年在J Clin Gastroenterol发表了一项综合荟萃分析的研究,讨论顺势疗法用于腹腔手术后的病人肠阻塞情形的改善,以病人首次排气的时间为依据,,结果显示,当选用的顺势疗剂稀释的释能在12C以内的时候,与安慰剂比较后,顺势疗剂会有改善病人肠阻塞的情形。但若用大于或等于12C的顺势疗剂时则没此效果。
  • JACOBS于2003年在PIDJ发表了一篇小儿腹泻的综合分析研究,分析242个小儿腹泻的症状拿顺疗法与安慰剂来做3个试验的综合分析比较,结果显示顺势疗法的腹泻的平均康复期是3.3天,而安慰剂组的康复期是4.1天,在统计上有明显的优于安慰剂组。否定了顺势疗法是安慰剂的假说。
  • Davidson JR在2011年于J Clin Psychiatry发表了一篇顺势疗法用于精神疾病的系统回顾分析[14],结论是有关顺势疗法与安慰剂之间之药学研究十分有限,但此不排除顺势疗法可能有的特别功效。
  • Peckham EJ 2013年于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刊载了一篇利用1990年代做的3篇顺势疗法治疗便秘型肠躁症(IBS)的系统回顾,意外地发现,当只使用一种顺势疗剂Asa foetida时治疗效果明显与安慰剂组不同(73% VS 45%),但是若同时给病人两种顺势疗剂(Aas foetida + Nux vomica)后,治疗有效的比率则会降到52%,与安慰剂组就相差无几,结论中指出个人化的顺势疗法治疗对便秘型的肠躁症有正面的效果。
  • Boehm K在2014年发表在Complement Ther Med用顺势疗法治疗纤维肌痛症的综合荟萃分析,发现在病人疼痛的位置和强度以及疲倦感,的3项量表上均与安慰剂有所差异,结论指出有足够的证据显示顺势疗法对纤维肌痛症的患者是有好处的。
  • Mathie RT 2014在Syst Rev. 发表了一篇对顺势疗法的系统分析指出个人化的顺势治疗方式可能是微小、特定的作用,但他同时指出“证据整体低质又不清楚,固必须小心理解这些研究解果。”

法规及盛行

咸顿大宅,前为布里斯托顺势医院。为英国国家健康服务旗下三间顺势医院之一

在一些国家顺势疗法十分常见,一些则不然;于一些国家受到如同药物严格法规限制(如法国),但大部分国家不然。现时全球多国均有此疗法,大部分要求施行疗法者作专门专业认证,一些国家则要求要先于认可学府获得传统医学执照。在德国,要成为顺势疗法医师,需先取得西医师资格再通过三年训练课程。于法国,澳大利亚及丹麦则强制要获取断症施药之牌照。。

欧洲一些国家,顺势疗法有公共卫生健保覆盖,包括了法国,英国,丹麦和卢森堡。于其他国家,如比利时,顺势疗法并不包含于公共卫生服务。于奥地利,公共卫生部门指明任何疗法必须有科学证据证明其效用,故顺势疗法不在卫生范畴以内,但亦有例外。私人健康保险有时会包括顺势疗法。瑞士政府经过五年研究,将顺势疗法及其他四种替代疗法脱离出受保之列,指出它们达不到效用及效能之要求。但2009年的人民公投结果使它们于2012年起的六年间再被纳入健保受保之列。

顺势疗剂,位于一间印度瓦拉纳西的顺势药房

印度政府认可顺势疗法为国家医药系统; 印度健康及家庭福利部专门成立了阿育吠陀、瑜伽、自然疗法、优那尼、悉达及顺势疗法署。南部喀拉拉邦确认了顺势疗法与阿育吠陀、悉达、优那尼及瑜伽均为印度之主流医疗体系。印度顺势疗法中央委员会于1973年成立,印度国家顺势疗法学院于1975年成立,均作监管有关疗法之高等教育。

顺势医师资格

在荷兰有40%的全科医师会开顺势疗法的处方,印度在政府开设的医疗院所会和把顺势疗剂和西药一起开给病人,在英国有42%的全科医生会转诊病人给顺势疗法的医生。

在法国(1965年),美国(1938年)比利时(1999年),保加利亚(2005年),德国(1978年),匈牙利(1997年),拉托维亚(1997年),葡萄牙(2003年),罗马尼亚(1981年),斯洛文尼亚(2007年)和英国(1950年)等国的法律已认可顺势疗法是一个独特的医疗方式。在法国,保加利亚,匈牙利,拉托维亚,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和西班牙的顺势疗法只有医生才可执业。在比利时和葡萄牙的法律上并没有明定非医疗人员不可执业;但还没有实施。在斯洛文尼亚,虽然准许医生使用顺势疗法,但医学协会会将使用顺势疗法的医生的执照调销。在某些国家,政府已把核准、登记和医生的监督等任务授权给国立医学协会,法律条文则由国立医学协会来诠释,如奥地利和瑞士。立陶宛则由国立的医疗法律委员会来制定顺势疗法法规。在意大利的国立医学协会已认可顺势疗法为一独特的医疗方法,也要求政府提供必要的立法。

于印度施顺势疗法者,须有相关认可学位,并且于邦内顺势中央登记处作登记。

名人与顺势疗法之关系

顺势疗法支持者经常以使用此疗法的名人,显示其受欢迎程度。其中著名的例子英国的查尔斯王子, 曾在许多的公开及私人场合支持顺势疗法。 但任何人的意见均不会对科学的成立与否有任何关联。Ernest和Pitttler研究了名人和替代疗法之关系,他们收集了38位据报有使用替代疗法的名人,其中使用顺势疗法者占最多。包括了潘蜜拉·安德森鲍里斯·贝克东尼·布莱尔雪儿辛蒂·克劳馥伊丽莎白二世珍·芳达琥碧·戈柏彼得·海恩、Jerry Hall、娜拉提洛娃、Olivia Newton-John、Nadia Sawalha、蒂娜·特娜凯瑟琳·丽塔-琼丝。文中讨论部分提及大部分所谓名人使用,都只是根据“流言蜚语”(Gossip),这些人绝少直接提及他们支持某种疗法。作者二人再次于文中重申,顺势疗法与其他代替疗法一样“...没有比安慰剂更显著的疗效”,其流行于世,其中一个原因是大众想模仿名人的行为,而且替代疗法一般并不像正规药物般受监管,使得用替代疗法成为另类“追星”方法。二人于文章未段总结“主流医疗着重的是有证可遁的医药,替代疗法着重的却是名人效应”。

顺势疗法于群众的高民调及政府政策的支持

  • 瑞士政府曾在2009年举办全国性的人民公投表决,结果使包含了顺势疗法的4种替代疗法,于2012年起的六年间再被纳入健保给付之列。2016年时更是决定2017年后顺势疗法及一些替代疗法,赋予和传统西药一样的地位,在瑞士都将纳入正式医疗的一环。
  • 顺势疗法是瑞士最受欢迎的辅助医学,根据一份长达5年可靠的调查显示,在瑞士(其他国家也是)喜爱用顺势疗法当作辅助医学的人以女性、中年人、受过高等教育者为最大宗。并且顺势疗法是在2012的过去5年中大幅成长至瑞士8.2%人口使用的一种辅助医学。Table 1
  • 法国的一项研究,于2009-10年H1N1流感流行的期间,对类流感患者所进行的就诊满意度调查,因为在法国的顺势疗法医师(HGP)和一般传统西医师(AGP),两者都可以使用顺势疗法或一般西药或将两者合用,结果显示病人对顺势疗法医师或传统西医师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喜爱顷向,但是对于只用顺势疗法(不开西药)的治疗结果是获得较高满意度的。
  • 易索普IPSOS在2011年做的一份,针对比利时18岁以上的1000份民调显示,比利时使用顺势疗法的民众正在增加,近二分之一的比利时人信任顺势疗法治疗日常的病痛特别是用在治疗冬季疾病(49%比利时人常用),过敏(32%),撞伤,碰伤(32%)或压力大(29%)。
  • 2014年一项刊载Iran J Nurs Midwifery Res显示顺势疗法在伊朗的满意度很高,平均得分有77.4分(满分一百),并与2004年的满意度比较结果几乎是一样,特别在头痛,胃肠紊乱,疲倦,失眠四类的疾病满意度最高,并在结论指出这样的调查结果,显示顺势疗法是有效的治疗方式。
  • 一项研究显示美国消费者每年29亿美元的顺势疗法支出,证明了美国消费者已经接受并使用顺势疗法药物来进行自我保健护理。
  • 顺势疗法在英国已经存在了60多年,并且是由每年花费纳税人许多钱的NHS国家健康保险所支付的,研究指出只要人民有需求,NHS就应该继续支付顺势疗法的保险费用,且目前英国政府也正是在这样做。
  • 2014年一项针对欧洲6个国家及巴西的919位民众,历经6个月治疗,对顺势疗法的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对顺势疗法的医师咨询满意度是高的。
  • 2014年一项从一个独立的民意调查机构的约1500人调查统计,德国新的顺势疗法市场数据显示,超过半数的德国人使用了顺势疗法药物,人口用户数量已经从2009年的53%,2014年成长到60%,最常用​的用途是感冒和流感,其次是“加强免疫系统”,以及晒伤和昆虫叮咬。其他常见的用途是头痛,消化不良,失眠和胃痛。Bundesverband der Arzneimittel Hersteller
  • 印度官方的卫生部下的阿育吠陀、瑜伽、自然疗法、优那尼、悉达及顺势疗法署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出版了一份顺势疗法防治登革热的指导方针GUIDELINES FOR HOMOEOPATHIC PRACTITIONERS FOR CLINICAL MANAGEMENT OF DENGUE FEVER,分别针对登革热及出血型登革热提出用药方针。

标准药学支持者的反对声浪

在美国,国家反健康骗局议会的主席称:“顺势疗法是一场骗局,因着政府的祝福进入公众,这些都是拜滥权的参议员Royal Copeland所赐。”(Royal Copeland为1938年《食品,药物及化妆品条例》的主要推动者,此条例使顺势疗剂可以药物名义出售)

詹姆斯·兰迪,著名魔术师,科学怀疑论者,常于授课前服用一整樽顺势疗法的安眠药,以示其无效。及后以同样手法进行“个人滥药”或“集体自杀”以嘲讽顺势疗法的活动变得流行。2010年,有英国组织发起10:23 运动(代表顺势疗法药物奇低的稀释度),鼓励市民大众大剂量服用顺势疗剂。次年该运动扩展,有六十九个团体参与,拍制了五十四条短片。2012年,超过一百人同时集体“滥药”,服食大量治失眠的疗剂 caffea cruda。。无人因上述任何活动而感到不适。

非牟利组教育组织教育查询中心(Center for Inquiry,CFI)联同怀疑查询委员会 (Committee for Skeptical Inquiry,CSI),向美国食物及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签名请愿,批评布瓦宏生产的药物欧斯洛可舒能标签及广告误导。加拿大的CFI呼吁觉得受顺势疗法所害的人联络他们。

2011年8月,有代表“全加州过去四年有买欧斯洛可舒能的居民”之代理人,对布瓦宏提出集体诉讼。诉讼指控该药“不过只是一粒糖”“错误声称其含有治疗感冒症状的成分” CBC新闻记者Erica Johnson于一节目Marketplace, 深入访查了加拿大的顺势疗法产业。她发现此疗法是“建基于有问题的科学和一些奇思妙想。”有温哥华CFI的自愿者于当地急症室门外大量服用顺势“安眠药”。整樽服用理论上会使人昏昏欲睡,呕吐大作,甚至死亡。经过四十五分钟观察,并未有任何症状。Johnson亦向顺势疗法医师及公司代表,索取癌症治疗及替代疫苗的根据。他们都声称顺势疗法在该方面有效,但却未能提供任何科学证据,只是说“它就是有效”。记者亦找不到证据证明顺势疗法疗剂中有任何有效 物质。委托多伦多大学化学部门进行的研究,发现内里的有效成分细少得“相当于阿士匹灵成分的五十亿分之一”

美国医药毒理学院和美国临床毒理研究院呼吁不要使用顺势疗法治疗疾病,亦不应作为保健药物。这些机构亦指没有证据证明顺势疗法有效,但却有证据证明用此疗法而不选用传统医药而带来的害处。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7-01 17:21,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