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H.O.T.

H.O.T.
(High-five Of Teenagers)
H.O.T. at Seoul Olympic Stadium.png
2018年10月13日,在韩国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举办售票演唱会的H.O.T.
组合
原文名에이치오티
英文名H.O.T.(High-five Of Teenagers)
别名에쵸티
职业歌手舞者词曲作家音乐制作人
语言韩语英语
音乐类型
出道地点 韩国·首尔·永登浦区·汝矣岛
MBC广播电视中心
出道日期1996年9月7日,​24年前​(1996-09-07
出道作品反对一切暴力
活跃年代1996年-2001年,2018年-
唱片公司SM娱乐 (1996年-至今)
经纪公司SM娱乐
网站H.O.T官方网站(存档页面)
相关团体jtLHOT.Sech.god.RG
现任成员
文熙俊
张佑赫
安胜浩
安七炫
李在元
奖项
1996年
韩国金唱片大赏・新人赏

1997年
韩国金唱片大赏・唱片大赏
韩国金唱片大赏・本赏
首尔歌谣大赏・大赏
首尔歌谣大赏・本赏


1998年
韩国金唱片大赏・本赏
首尔歌谣大赏・大赏
首尔歌谣大赏・本赏
韩国经济消费者大奖朝鲜语한국경제소비자대상・唱片部门赏


1999年
韩国金唱片大赏・大赏
韩国金唱片大赏・本赏
首尔歌谣大赏・本赏
MTV音乐录影带大奖国际观众选择奖英语MTV Video Music Award – International Viewer's Choice
Mnet KM音乐大奖・最佳男子组合奖
Mnet KM音乐大奖・观众最喜爱歌手奖
Mnet KM音乐大奖・最佳流行音乐录影带奖
韩国演艺艺术大赏朝鲜语대한민국 대중문화예술상・青少年部门年度男歌手赏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奖・著名艺术家大奖


2000年
Mnet KM音乐大奖・最佳流行音乐录影带奖


2008年

Mnet亚洲音乐大奖・记住十周年奖
代表作
1996年
전사의 후예 (폭력시대) / 战士的后裔
Candy / 糖果
너는 Fast 나는 Slow / 你快我慢
1997年
행복 / 幸福
We Are The Future / 我们就是未来
너와 나 / 你和我
1998年
열맞춰! (Line Up!) / 遵从!
빛 (Hope) / 希望
우리들의 맹세 (The Promise of H.O.T.) / 海誓山盟
H.O.T. (House Of Trust) / 一家之主
1999年
아이야! (I yah!) / 孩子!
투지 (Get It Up!) / 斗志
It's Been Raining Since You Left Me / 欢喜
2000年
Outside Castle / 局外人的孤堡
그래! 그렇게! (We Can Do It) / 就这么办
For 妍歌 (A Song For Lady) / 给你

H.O.T.韩语에이치오티),韩国第一代偶像团体,“韩流”的开山鼻祖。有“元祖偶像”、“韩国歌谣界的五名战士”、“青少年的代言人”、“KPOP世界的传奇”、“偶像们的偶像”等美誉。他们成为日后许多团体的营销典范,是现今韩国偶像产业的发展起点,也是他们首先打开了国际市场。成员为队长文熙俊张佑赫Tony An(安胜浩)、Kangta(安七炫)、李在元,1996年出道,2001年解散。曾获得“韩国金唱片奖”、“首尔歌谣大赏”、“MTV音乐录影带大奖”、“Mnet亚洲音乐大奖”等主要奖项。团名“H.O.T.”本身是缩写,全写是“High-five Of Teenagers”,意指“青少年的胜利”。念法为一个一个单字念“H.O.T.”,而非英语的“热”。

他们出道三个月便取得巨大成功,在多个音乐节目连续称霸排行榜第一名,自此之后一直位居韩国男孩团体的首位,直到解散为止。韩国音乐产业开始被爆发性增加的偶像团体主导,青少年也主宰了大众文化。出道第一年已经席卷年轻族群,成为轰动韩国社会的现象。第二年则在韩国面临经济危机时,以110万张的成绩创造唱片市场神话。H.O.T.将韩国音乐的消费结构改变后,曾一度垄断音乐市场的九成,还为整个社会带来冲击效应,青少年世代对他们的疯狂追逐曾令家长们担忧。他们创下诸多首例,包括成为第一个在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单独开唱的韩国艺人。举行演唱会时,市政府需要调动大批警力、医疗人员、加开地铁班次和接驳巴士来支援。解散当时,甚至掀动了股票市场震荡。

H.O.T.共发行了五张录音室专辑、三张现场专辑、一张电影原声带。成员从第三张专辑《复苏》开始创作歌曲,至第五张专辑《大爱》时已经转型为创作歌手。除了曾是韩国的顶级人气团体,在中国大陆台湾日本等周边地区也有成功的商业表现。活动近五年间,累积了超过1200万张唱片销量。2001年,该团体被经纪公司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单方面强制解散,导致约三千名歌迷进行针对公司的抗议暴动。解散后,安七炫与文熙俊与SM娱乐续约,分别发行个人专辑;张佑赫、安胜浩和李在元与艺传媒体英语Yejeon Media签约,组成新团体jtL。2004年jtL解散后,成员开始各自发展。直到2018年2月15日,五人才于MBC综艺节目《无限挑战》企划特辑《星期六星期六是歌手第三季 - H.O.T.》演唱会上首度合体演出,最高创下19.3%的收视率

因形象良好、文化影响力巨大,H.O.T.曾被任命为“中韩文化交流宣传大使”、“韩国观光推广大使”和“禁毒宣传形象大使”,被韩国总统金大中接见三次,在民意调查中获选为“照亮韩国的名人”。他们的音乐和时尚引起青少年强烈共鸣,成为最强势的流行风潮,韩国媒体数次以“H.O.T.症候群”、“席卷唱片市场的超级台风”来形容其风靡程度。代表性的歌词主题包括校园霸凌家庭暴力、青年独立、批判制度僵化、社会黑暗、国家意识、弱势族群权利、政治讽刺、反战等,呼吁国民关注这些议题。官方歌迷会是“Club H.O.T.”,应援色为白色,应援物包括白色雨衣与白色汽球。其歌迷俗称为“白饭”,是“韩国四大海洋奇迹”之一。在2012年韩国电视剧《请回答1997》播出后,“白饭”也开始被外界昵称为“成诗媛们”。

历史

1995 - 1996年

H.O.T.
HOTband LOGO.png
官方标志
朝鲜语名称
谚文에이치오티

1995年,SM娱乐创始人李秀满希望打造一支融合嘻哈音乐新好男孩风格的男孩团体。加入该团体的第一个成员是安七炫(16岁),他在乐天世界游乐园跳舞而被公司相中。接着,SM娱乐的经纪人中山高中朝鲜语중산고등학교 (서울)邀请“松坡区黄裤子”文熙俊(17岁)参加选秀,他也找了朋友李在元(15岁)一起前往SM娱乐,李秀满在选秀现场就让他们合格了,张佑赫(17岁)因为在全国青年舞蹈比赛赢得冠军而引起李秀满的注意。在找到第五名成员之前的培训期间,四人兼做刘英振的舞者。在美国定居的安胜浩(17岁)看到报纸上的选秀招募广告,后来被中间人介绍给李秀满,一对一面试后直接签约带回韩国发展。当时SM娱乐还有七名练习生,包括李先镐金锺旼张榕真朝鲜语장용진等人,他们一起训练了数个月。在安胜浩和李先镐两个人选之间,公司私底下让成员做出决定,最后四个人一致选择让安胜浩加入。1995年结束前,拥有五名成员的H.O.T.正式成军,进入严格的宿舍集训阶段。

由于SM娱乐只是草创时期的小公司,没有练舞室,成员们在没有镜子的房间练习舞蹈,利用夜晚的光线反射、凭着灯光照在玻璃上的影子一遍遍修正动作。他们还穿着泡过水的紧身牛仔裤来训练舞蹈,追求最细致的动作,这样在舞台上穿着嘻哈风格的服装跳舞就会有巨大破坏力。公司里也没有编舞老师能够指导成员,因此他们的歌曲舞步都是文熙俊和张佑赫编排的。一次因为在〈糖果〉的编舞上产生了意见分歧,张佑赫便踢穿了房间的天花板,两人还抓住对方的衣领对峙。不过因为文熙俊机灵的用言语化解问题,两人立即和好,同时也维持住五个人的团结。在生活上,当时SM娱乐只有一辆小汽车,每次出门因为经纪人要坐、加上五位成员,非常拥挤,安胜浩和安七炫只能一直卷缩在后车厢。直到刚出道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以这样克难的情况通勤。

1996年9月7日,发行首张专辑《反对一切暴力》,并在MBC TV热门节目《周六周六快乐吧朝鲜语토요일! 토요일은 즐거워》第497集获得罕见的20分钟新人曝光。五人向观众鞠躬问候:“大家好!我们是H.O.T.!请培育我们!”,表演以反对校园霸凌为题的出道主打歌〈战士的后裔〉,一夕之间得到空前反响,专辑销量也突破100万张,奠定在韩国歌坛的基础地位。12月8日,获得韩国金唱片大赏最佳新人奖。12月15日,后续曲〈糖果〉则是反转形象的泡泡糖流行乐英语Bubblegum pop,H.O.T.穿着五颜六色的可爱毛绒服装在电视里载歌载舞,建立起更广泛的人气,特别是针对少女族群。当〈糖果〉在《电视歌谣20朝鲜语생방송 TV 가요 20》、《人气歌谣50朝鲜语인기가요 BEST 50》、《歌谣Top 10朝鲜语가요톱10》等音乐节目连续称霸排行榜第一名后(最长连续七周都在榜首),模仿成员们表演的服装开始出现在大街小巷,“H.O.T.时尚”在青少年中迅速崛起,最受欢迎的是手套。SM娱乐每天都收到数千封歌迷信件和数百个礼物,公司管理层因为办公室房间被这些物品塞满而头痛不已,并表示“由于电话量暴增,往往会延误公司的业务进度”。《朝鲜日报》评论为“罕见的五人舞蹈团体”,所到之处都会有数千名青少年包围着。他们的舞步、服装、配饰和发型在青少年当中开始流行,音乐市场的消费年龄层也开始降低。有一半以上的小学生和中学生都买了专辑,记者形容韩国得了“H.O.T.症候群”。

1997年

1997年1月2日举行的歌迷签名会上,引来近一万人的围观,其他各种活动的人潮更不断超越这个数字,经常因为安全堪虑而强制取消。各大电视台也是能真实感受到他们人气的地方,在H.O.T.公开录节目的当天,许多青少年为了见到他们,都会在街上大排长龙。1月8日,〈糖果〉达成三大电视台大满贯。成员在出道半年就享有如日中天的人气后,便开始设计自己的表演服装,并以极具视觉张力的发型来树立风格。1997年7月5日,发行第二张专辑《狼与羊》,虽然观众对于主打歌的反应并没有想像中那样热烈、也因歌词太直接而被禁播,但后续曲〈幸福〉和〈我们就是未来〉却大获成功(9月17日达成三大电视台大满贯),让他们站上韩国歌坛的顶尖位置,10天内卖破100万张,最终销售纪录是152万张。他们的音乐态度、时尚风格和最快的唱片销售速度,与同时期的其他舞蹈团体形成鲜明对比。其中,〈我们就是未来〉歌词唱出青少年对社会的强烈不满,音乐录影带也直接点出校园霸凌、家庭暴力等社会问题而遭到各电视台的禁播。同时,SBSKBS两家电视台颁布“名人服饰规则”,限制染发、雷鬼烫、墨镜和金属饰品等等,使造型非常前卫的H.O.T.首当其冲,不得不绑着头巾或戴帽子表演。

虽然仍因为在节目直播中露出染色的头发而被KBS电视台禁止演出,不过这张极具批判性的流行音乐专辑未受影响,获得比前作更大的商业成功,同时赢得1997年韩国金唱片大赏和首尔歌谣大赏等多项大奖。9月,成员们推出英语教学光碟,以生活化的方式鼓励中小学生学习英文。人气极高的〈我们就是未来〉获第14届MTV音乐录影带大奖国际观众选择奖英语MTV Video Music Award – International Viewer's Choice”提名,虽未获奖,但是成为第一个在国际颁奖典礼上表演的韩国艺人。横空出世的H.O.T.因为对青少年有巨大影响力,已经成为轰动韩国社会的现象,据说每两个韩国学生之间就有一人手里有H.O.T.的专辑,所有青少年都在模仿成员们的穿衣打扮,引起粉丝文化的崛起。当时的韩国民众只要按下遥控器,一整天都会在电视里看到H.O.T.。有一次H.O.T.在电视节目中表演时,录影现场的水晶男孩歌迷出言不逊,双方歌迷发生冲突。隔天媒体便开始将水晶男孩塑造成H.O.T.的竞争对手,使两边歌迷之间的关系非常糟糕,经常在两个团体共同出现的场合打架,成为国民皆知的新闻话题。年底时,拿下韩国音乐奖项的大满贯,包括韩国金唱片大赏首尔歌谣大赏KBS歌谣盛典SBS歌谣大战MBC歌谣大祭典KM-TV歌谣大战朝鲜语코리안_뮤직_어워드的各种荣誉奖项,呈现压倒性的人气。

1998年

1998年1月23至25日,在首尔奥林匹克体操竞技场举办了第一次大型专场演唱会,文熙俊在独奏节目中还以爵士鼓表演一段重金属音乐,以及键盘秀,展现了不同才华。三天下来共累积四万五千人入场,同时也创下韩国演艺史上票房最高、最快售完、观众数最多、维安规模最大等纪录。除了韩国国内,也在美国纽约(2月21日)、华盛顿特区(2月22日)、洛杉矶(2月27日)和夏威夷(3月1日)举行了巡回演唱会,正式在北美地区活动,不过观众是以韩裔美国人为主。巡演之后,H.O.T.进入休息期,开始准备下一张专辑。虽然暂时消失于萤光幕前,但他们的人气和讨论热度仍未减少。媒体认为和以往的韩国明星不同,除了李在元和安七炫还是高中生,文熙俊、张佑赫及安胜浩等三位成员都是大学生,他们的年纪给学生们带来了亲切感,就像朋友一样,因此不仅在音乐表现上是“新一代的偶像”,年龄相同也是他们在青少年当中具有超高人气的原因。

韩国放送公社为首的主流电视台都非常关注这支男孩团体带来的社会影响,同时也针对他们的舞台服装、发型、歌词等前卫风格,表现出高度紧张的样子,显示H.O.T.确实已经撼动了社会框架,受欢迎的程度也让“大人们”感到无法控制。随着两张专辑的爆炸性成功,成员认为没有创作经验便配不上如此高的人气,向经纪公司争取自行创作专辑的机会。1998年9月25日,闭关九个月未亮相的H.O.T.推出包含成员们亲自作曲作词、拥有多样性音乐的第三张专辑《复苏》,走向与前两张专辑不同的风格(特别是硬核嘻哈),以自杀、检讨制度僵化和堕胎等社会议题为歌曲主题。收录的14首歌曲当中,有9首歌曲是五位成员共同创作的,除表现出他们的音乐才华,也在最大限度内凸显每个成员不同的个性。这张新作品表现出始终如一的强烈讯息,而且在音乐性方面也一如既往受到歌迷们的追捧。虽然韩国面临经济危机,整体唱片市场的销售量明显下滑(跟往年相比缩水超过四成),但是《复苏》的首批发货量(50万张)仍然在两天内就被买光,一周内卖出70万张,最后销量累积超过110万张,在市场困顿时期创造了“H.O.T.神话”。

自从《反对一切暴力》、《狼与羊》和《复苏》问世后,H.O.T.便一直唱着批判性歌词,主张要打破框架,俨然成为年轻学子的代言人。虽然态度如此直率,但他们光明的另一面也经常让不同年龄层的人产生共鸣。当时安七炫创作的主打歌〈希望〉人气非常高,它诞生在经济动荡、人民薪资锐减的灰暗时期,H.O.T.以温柔的声音唱着歌词——“大家一起牵着手望向天空,将我们一起创造的世界画在天空上”,为当时的韩国国民带来慰藉。只用了短短三天,〈希望〉就迅速达成三大电视台大满贯,并在年底所有的歌曲大奖中席卷所有奖项,这是H.O.T.活动最频繁、人气高到无法想像的全盛时期。SM娱乐不断推出与H.O.T.有关的周边商品,不论是何种形式都会迅速卖完,甚至曾制作数千条含有成员DNA的项链,令外界相当难以理解,以致于流传着一个说法:“H.O.T.连石头都能卖光”。当时在韩国街头,很容易能看到学生们穿着毛线手套、斜背袋、帽子、吊带裤等模仿〈糖果〉的舞台服装,或是宽上衣搭配肥裤子。各种文具用品和高档商品也全部成为抢手货,例如印有成员照片的个人电脑、橡皮擦、贴纸、铅笔袋、便条纸、书板、项链、徽章、座钟、玻璃杯、公仔、扇子、手机吊饰、卡片、小猪扑满、香水和饮料等,甚至杂志刊物只需要在封面印上H.O.T.,全部都会被抢购一空。今年年底,同样拿下韩国音乐奖项的大满贯。

1999年

1999年1月22至28日,在世宗文化会馆举行了十二场演唱会。因门票数量供不应求,三万五千张门票在26分20秒内售罄,创下韩国演艺史上最快速的售票纪录。主办的SM娱乐因此不停加开场次,有五天是连开两场演出,最终卖出四万多张门票。1月26日,台湾地区代理商滚石唱片发行精选辑最H.O.T.精选》,以“史上最恶少年团体!”为宣传口号打入台湾市场。2月4日,参与台湾“四大韩星演唱会”。2月13日,发行自传《永远的H.O.T.朝鲜语H.O.T 포에버》,记录了五人成长的历程,这本书短短十天便在全国卖到缺货,打破韩国的畅销书籍纪录。4月14日,访问台湾一周,在台北高雄举行了小型演唱会,并参与《Channel [V]》等节目录制。6月25日,在首尔的慈善音乐会“麦可·杰克森与朋友们意大利语Michael Jackson & Friends”登台,同场的还有S.E.S.李玟刘德华玛丽亚·凯莉史莱许天蝎乐团等18组艺人。彩排时,主办单位预料现场观众有许多是来看H.O.T.的,担心他们一表演完就会开始流失人潮。为了将观众留到最后,因此让麦可·杰克森担任开场、压轴演出改为H.O.T.。

8月13日,韩国放送公社在“谁是照亮韩国的名人”意见调查(1051份样本数)中,H.O.T.以35.2%的得票率夺下第一名。因为获得第16届MTV音乐录影带大奖“国际观众选择奖”,H.O.T.于9月9日前往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出席颁奖典礼,成员在有三亿人收看的节目上致词。9月15日,推出第四张专辑《孩子!》,其中的主打歌曲〈孩子!〉灵感来自韩国海洋乐园夏令营大火事件,纪念在违章建筑内被大火烧死的19位孩童,歌词反问这个世界的大人到底为保护孩子做过些什么。该专辑销量超过130万张,《朝鲜日报》将H.O.T.与男歌手曹诚模并称为“席卷唱片市场的超级台风”。9月18日,成为第一个单独在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开唱的韩国音乐艺人,这个巨大的场地连一些欧美超级巨星都无法让观众填满座位。公演当天聚集约100,000名观众,打破韩国历史纪录。演出前,舆论担心人数太多会造成危险,不过歌迷们展现了高度秩序。而现场歌迷形成的“白色海洋”也极为壮观,将H.O.T.足以只手遮天的火爆人气,具体呈现在韩国国民的眼前,此时他们不过才出道三年而已。

这场演唱会因文熙俊跌落舞台受伤而著名,他的腰部和大腿肌肉受了撕裂伤,紧急在后台处理后负伤上阵,忍痛唱完了压轴曲〈孩子!〉,大约200名歌迷跟着晕倒,“H.O.T.症候群”这个词再度成为新闻话题。隔日,有一名悲观的女歌迷自杀死亡,在遗书中提到了文熙俊,虽然警方无法厘清死者的自杀动机是文熙俊受伤、家庭因素还是人际关系的挫折,但这起事件大大震惊了韩国社会,担忧青少年文化已经走火入魔的话题也开始出现。医生针对文熙俊的伤势给出吃药和手术两种治愈方案,由于手术的话有瘫痪风险、可能终身无法跳舞,所以文熙俊选择有副作用的药物治疗,加上后来感染了丙型肝炎,导致他的身材逐年发胖。11月,开始和文化广播公司合作,在周末黄金时段播出由五位成员亲自主持的综艺节目《Login H.O.T》,这是韩国首次出现以明星作为名称、并且由明星亲自主持的电视节目。12月,获得大韩民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颁发“著名艺术家大奖”。

2000年

2000年2月1日,在中国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演唱会,是第一个踏上中国单独开演唱会的韩国艺人。场馆内共13,000个席位全部坐满,特别是现场观众80~90%都是不懂韩语的中国人,从开场到结束都保持着非常热烈的反应。2月2日,成员们在首都机场凯宾斯基饭店等处也被大批热情歌迷包围,场面失控到必需出动公安。中国媒体开始大量使用“韩流”这个词,并以“H.O.T.燃烧工体”、“H.O.T.令北京升温”为新闻标体,中央电视台还播放了演出实况特辑。他们的名气不只传到了海外,成为中国青少年中非常受欢迎的对象,也成功带动SM娱乐等韩国艺人经纪公司的营运,促进其他韩国艺人在中国的演艺版图,两年之内便有三十个韩国歌手成功在中国发行专辑。如同三年前的韩国,中国青少年也开始抢购H.O.T.风格的服饰,韩国生产的服装也因此热销。而在台湾,“韩流”也透过H.O.T.超乎想像的人气达到了高峰,《孩子!》的销售量是东洋音乐排行榜的第一名,连带使韩国电视剧韩国料理也渗透进台湾人的生活,大学中的韩语学科也迅速成长。西门町的韩国商品专卖店“韩流疯”老板向《韩民族日报》记者透露:“我们店里的生意,70%都是H.O.T.”。许多中港台的歌手也相继翻唱了H.O.T.的作品,成为热门歌曲,例如莫文蔚黎明陈冠希林志颖王杰等。

3月7日,由于韩国选举即将来临,有二十几组候选人要求H.O.T.宣布“政治中立”,避免他们巨大的明星光环影响选战。3月22日,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朝鲜语대한민국 식품의약품안전처首尔新罗酒店任命H.O.T.担任“禁毒宣传形象大使”,拍摄公益广告,希望借助他们的影响力打击毒品。7月15日,为协助联合举办的2002年国际足联世界杯宣传,H.O.T.主演的3D电影《和平时代》(Age Of Peace)上映,同时也发行《和平时代:电影原声带》,由文熙俊和安七炫担任词曲创作及制作人。10月1日,成员宣布:“我们希望自己成长为‘男子音乐团体’,而不只是‘男孩团体’”,表明H.O.T.的转型计划。10月2日,推出第五张专辑《大爱》,词曲全部由成员创作,并与李秀满担任联合音乐制作人,五人已从少年偶像成长为创作歌手,获得新闻界赞誉,称其为“真正的音乐家”。11月9日,新专辑的同名主打歌〈局外人的孤堡〉达成三大电视台大满贯,这首歌时长超过五分钟,在当时流行音乐界中较为罕见。它以H.O.T.色彩融合了文熙俊独特的摇滚音色,主体意识也很清楚——“残疾人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第五张专辑推出后,由于成员们的合约时间已经剩下不到一年,媒体与歌谣界开始猜测成员们的动向,但是对于未来的计划,官方都没有表态。以致于从2000年年底开始,便出现H.O.T.可能会解散的传闻和各种谣言臆测,甚至连证券分析师们也相继发表了解散影响的股市报告书。

11月20日,新闻报导安七炫在首尔狎鸥亭洞酒后驾车(酒测值0.102%)并撞到一辆计程车,然后弃车逃跑了500米左右,被计程车司机韩承龙制服。警方逮捕安七炫进行不拘留立案后,吊销其驾照。安七炫本人承认喝了四杯烧酒,但否认肇事逃逸。SM娱乐取消了H.O.T.所有行程,停止公开活动,以此来表达成员们的自我反省之意。一名与安七炫共事的相关人员表示:“安七炫到任何地方都是由公司安排的司机为他开车,不可能酒后驾驶”。大批歌迷也针对此事表示强烈抗议、要求调查真相,抗议电话不断涌进负责此次事件的首尔地方警察厅,让警员们忙得不可开交,警局周边和其网站也被陈情歌迷瘫痪。社会舆论则斥责这些歌迷“盲目”、“不尊重法律”。根据《韩民族日报》记者朴善熙的调查,媒体夸大不实的报导中,扭曲了很多真相。警方的结论并非肇事逃逸,当发生碰撞事故时,安七炫就跟对方达成了协议,因为是第一次肇事,自己去警察局接受了6个小时的调查。计程车也不是被猛力碰撞,只有后保险杆刮伤。

解散风波

2001年初,预定1月18至21日在首尔奥林匹克体操竞技场举行演唱会,票房销售的速度和金额又打破他们自己的纪录。H.O.T.出道后便一直占领“顶级舞蹈团体”和“顶级人气歌手”的演艺宝座,在回韩复出的“文化大总统”徐太志和“情歌皇太子”曹诚模夹击下,外界认为可能会危及他们的地位。然而本次演唱会刷新的票房纪录,H.O.T.证明自己仍拥有火爆的人气。1月15日时,SM娱乐宣布因李在元拍广告受伤、需要休养而延期至2月23至27日。2月16日,又因场地的部分天花板倒塌再次延期,屡次的往后延期,加上SM娱乐临时宣布将场地更换至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开放退票、将四天的演唱会压缩为一天,诸多混乱情形使许多歌迷感到不安与恐慌。2月22日,媒体报导H.O.T.将会解散和成员每张唱片收入只有微薄的20韩元,导致歌迷不断致电经纪公司,以致业务麻痹,股价也受到一定影响。SM娱乐于2月23日召开记者会来澄清解散传闻。2月27日,在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举行演唱会,现场聚集了80,000名观众。但是包括五位成员和所有歌迷,都不知道这是H.O.T.最后一次的演唱会,以致队长文熙俊还在现场和歌迷约定不会解散——“我们H.O.T.是绝对不会分开的”、“只要各位还有一个人留着,我们就会永远存在”。由于支援安全管理、交通堵塞、地铁加开(约300车次的公车、453名警察、750名保全人员、150名消防员、5辆救护车紧急投入)等原因,媒体估计当天H.O.T.演唱会付出的社会成本大约2.66亿韩元、国家统计厅朝鲜语대한민국_통계청则估计是2.1亿韩元。

由于SM娱乐的股价在六天内已经蒸发了20%、影响股票市场稳定,证券市场交易所科斯达克公开要求SM娱乐“查明与H.O.T.成员的签约事实”。3月4日,张佑赫与安胜浩的合约在同一天期满,SM娱乐表示将会和五人续约,但迟迟没有正式签约,仅表示“协商中”。4月1日,李在元的合约期满。五人曾私下相约集体跳槽,但是最终因外部因素没能实现。5月13日,与SM娱乐已无合约的张佑赫、安胜浩、李在元于首尔乐天酒店朝鲜语롯데호텔 서울召开记者会,宣布离开SM娱乐、改与艺传媒体英语Yejeon Media公司签约,并透露由于版税与合约不平等、以及收到SM娱乐单方面的不续约通知才选择跳槽。三人虽然在记者会上多次强调“离开SM娱乐”,另一边的SM娱乐也没有发布正式解散声明,不过各大媒体皆以“三位成员退出H.O.T.”、“H.O.T.解体”、“H.O.T.分裂”、“H.O.T.闪电解散”等标题来报导。5月14日,大约三千位歌迷聚集在首尔狎鸥亭洞的SM娱乐办公室前静坐抗议。由于公司不出面回应,最后演变成示威活动,歌迷以对公司投掷石块和鸡蛋、绝食、血书、威胁自杀、喷漆和砸车等激烈方式抗议,是当时最严重的社会事件,即使出动了大批警力维持秩序,动乱仍一直持续到6月。记者会后第一个股票交易日,SM娱乐的股价也一落千丈。6月6日,以安胜浩生日派对为名义,一万两千位歌迷涌入奖忠体育馆,虽然部署了警察中队和五辆救护车,但受到解散风波影响的歌迷情绪激动,场面骚乱,有数十人虚脱和呼吸困难。6月27日,文熙俊与安七炫在首尔新罗酒店召开记者会,宣布续留SM娱乐、展开个人活动并担任该公司的作曲家和音乐监制,这也代表H.O.T.数年之内都不可能重组。

继续留在SM娱乐的文熙俊与安七炫,一度被部分听信谣言的偏激歌迷视为战犯,两人不但遭受谩骂,轿车也都被破坏。7月10日,安胜浩透露H.O.T.是被公司单方面强制解散的,SM娱乐其实早在2001年1月底便对成员发出解散通知。由于移籍到另外一家公司重组H.O.T.的希望已经破灭,12月19日,张佑赫、安胜浩、李在元组成jtL,12月20日发行首张专辑《龙争虎斗》,第一周销量已经有48万张,此时却消失于大众眼前,他们的音乐录影带、音乐放送和节目录制等宣传活动全部都没有曝光或接连取消,连颁奖典礼都没有出席,受欢迎的歌曲也在排行榜上出现明显疑点。传闻直指媒体对jtL的封杀行动是SM娱乐联合电视台所为,不过SM娱乐和电视台都予以全盘否认。虽然大量歌迷联署请求文化部门出面整顿,但因为缺乏有力证据而暂时作罢,歌迷最后自发性的在街头为jtL宣传。文熙俊曾自行向电视台沟通,希望能让jtL曝光宣传,后来他的个人专辑制作便宣告中断。安七炫在个人专辑发布会上,曾手持jtL的专辑和海报替他们宣传,随后演艺活动也一度暂停。2002年2月17日,jtL挑战《万人召集演唱会》,成为首次亮相的机会,最终成功号召了12,133人。在原州市演出现场的三人泣不成声透露:“有些人对我说过,你现在已经不是H.O.T.了”、“你们只剩三个人能做什么?”。两年之后,jtL解散,五位成员身处不同的经纪公司、各自朝不同的方向发展,SM娱乐也禁止五人同台,H.O.T.慢慢被普罗大众遗忘在历史中。

后续

关于重组的话题,多年来一直不绝于耳,而且歌迷的呼声极高。由于五人分别隶属于不同的经纪公司,即使成员们希望重组,但其中涉及太多复杂关系(合约、发片、演出、宣传、分成、拆帐等问题),特别是H.O.T.的版权归属于SM娱乐,使重组一事变得非常艰难。2003年1月,有投资者表示,如果H.O.T.的五位成员能够重组,愿意支付60亿韩元的转让金,这个金额将会打破历史纪录(曹诚模的43亿合约转让金),引起歌谣界的关注。但SM娱乐和艺传媒体都保持沉默。同年8月,又有一间移动通信服务公司表示,如果能让H.O.T.暂时团聚、发行一张新专辑,并在中国十大城市举办公演,就愿意支付100亿韩元的转让金,但SM娱乐仍然公开回绝了这项提议。2004年3月17日晚间,H.O.T.解散近三年后,五位成员在SBS节目《明星的殿堂朝鲜语스타의 전당》中短暂重聚,留下纪念手印。当天从上午6点开始,位于首尔登村洞朝鲜语등촌동的SBS公开大厅外,就聚集了超过两千位H.O.T.的歌迷,SBS为了应对事故,提早向江西警察局申请了支援警力。由于演播厅内只能容纳三百人,导致现场乱成一团。到了晚间8点,由于还有一些曹诚模的歌迷也想进去录影,两派歌迷在推挤对方的过程中发生了肢体冲突,有些人摔倒在地、瘫坐痛哭,最后没能进入会场的歌迷们就地举行了烛光活动。2005年6月18日,五位成员都参加了公益活动“独岛之爱演唱会”(All For One Asia),成为再度公开聚首的难得机会,引起外界关注,却因SM娱乐从中作梗,无法同台演唱,只能分别以独唱方式出场。

在韩国,H.O.T.每年都在“希望透过重组再看到的偶像团体”投票中居首位。2007年11月20日,文熙俊从首尔龙山国防宣传院朝鲜语국방홍보원退伍。2009年12月18日,张佑赫从首尔江南区公务员年金管理公团退伍。2010年9月14日,安胜浩从首尔龙山国防宣传院退伍。2010年2月19日,安七炫从首尔京畿道韩国陆军第8师团侦查大队退伍。四位成员陆续服完兵役后,年纪最小的李在元也于2011年3月7日退伍了,当天文熙俊、张佑赫、安胜浩、安七炫均抵达京畿道东豆川市28师团本部队军营外祝贺,五人相隔七年于公开场合再聚,还一同喊出招牌口号:“大家好!我们是H.O.T.!请培育我们!”,有大约五百位歌迷齐聚军营外迎接。同年年底,文熙俊在自己主持的节目中提到H.O.T.重组的可能性:“在元退伍时重组的话题被提起。此后,对H.O.T.重组的时间和方法也几乎达成了协议,但因具体条件等还没谈妥,一直在延期。现在也在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虽然成员们都有重组的意向,但因所属经纪公司各不相同,所提出的条件也都不同,不愿互相协调。虽然存在分歧,但成员们现在达成的协议是,先聚在一起,听从打造我们这个组合的SM娱乐的李秀满老师的指导去做”。2014年起,媒体报导H.O.T.重组的新闻越来越频繁,特别是到了成军二十周年纪念之际,五位成员与李秀满餐叙,重组话题甚嚣尘上,媒体不断报导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但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合体演出

2014年11月起,韩国文化广播公司制作及播出的真人秀综艺节目《无限挑战》决定进行特别企划战——《星期六星期六是歌手朝鲜语토요일! 토요일은 가수다》,目的是希望解散多年的经典团体能再次站上舞台、让歌手和观众搭乘时光机重返90年代的美好时光。节目组首先便试图搓合H.O.T.重聚,与成员见面商讨,但因仍有状况,特别是李在元当时正在治疗甲状腺癌而无法实现。在《星期六星期六是歌手》播出并获得非常热烈的反应后,2015年10月节目组也曾与成员们讨论是否能演出《星期六星期六是歌手》第二季,更为了2016年的《星期六星期六是歌手》第三季进行多次讨论。不过因为有太多难解的状况,导致无法成功让H.O.T.站上舞台。2018年1月,《无限挑战》节目组锲而不舍再度积极约访五人,反复沟通协商,成功让H.O.T.五位成员齐聚、为重返舞台展开准备工作。确定合体演出的消息在1月29日公布后,成为非常热门的讨论话题,也登上韩国实时热搜榜。许多一线的韩国偶像明星也透过社交网站,对H.O.T.的团聚消息表达兴奋之情:“我们的偶像要回来了!”。

自2001年解散后就没有同台表演过的H.O.T.终于可以合体现身,出演《无限挑战》的企划特辑《星期六星期六是歌手第三季 - H.O.T.》。原定于2月15日在京畿道一山朝鲜语일산동구MBC梦想中心(容纳800人)举办特辑舞台,因在开放申请资格的第一天内就超过10万人,总申请人数达17万,远高于2014年《星期六星期六是歌手》第一季的申请纪录(一星期累积7万多人),《无限挑战》的官方网站也被挤到当机,节目组最终更换了录制地点,选用三倍规模的奥林匹克公园奥运大厅(容纳2,400人)。因场外聚集太多没抽到入场资格的歌迷,节目组特别在视野不良区开放100个座位,最后有2,500人能够在现场亲眼目睹合体表演。睽违十七年,解散6,189天后,五人首次合体演出,就连造型也尽力扮成少年时期的模样。

虽然五人终于得以合体,但由于签订团体经纪合约的可能性不明朗,H.O.T.抱着“也许是最后一次同台机会”的想法重新演唱当年一首首经典歌曲。成员们在最后一首歌〈你和我〉时都流下了眼泪,感伤气氛让观众泪水决堤。而此次合体的最大功臣——《无限挑战》节目也顺势创下惊人的收视率纪录,最高达到19.3%,击败同时段所有节目。在节目播出后,H.O.T.的经典歌曲也重返音源榜,〈希望〉登上“Soribada英语Soribada音源榜”第38名、“Bugs英语벅스 (웹사이트)音源榜”第56名、“NAVER Music音源榜”第94名,〈幸福〉挤进“Soribada音源榜”第94名,其他如〈糖果〉、〈孩子!〉、〈我们就是未来〉、〈战士的后裔〉、〈欢喜〉、〈你和我〉及〈海誓山盟〉等歌曲也都逆袭进入前100名。H.O.T.的合体演出引起热烈回响,被媒体形容为“王者归来”,在一份韩国最新的票选中也被选作“传奇男子偶像团体”第四名。由于H.O.T.的商标权、肖像权、音乐版权等都属于SM娱乐所有,许多人都在关注五名成员是否能克服难关,让SM娱乐和各自的经纪公司达成共识,使H.O.T.正式复出。

售票公演

2018年10月13及14日,五名成员正式在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举办万人售票演唱会。但由于商标权属于SM娱乐前任理事金京旭所有,与主办单位没有达成授权协议,因此以“High-five Of Teenagers”为名义合体;两天内的演出坐满10万席。

2019年9月20日到22日,时隔一年后再次在韩国首尔高尺天空巨蛋举办演唱会。

音乐类型

90年代末期韩国音乐环境运作模式较特别,歌手都有壁垒分明的宣传活动期(主打歌/后续曲)和休息期,反复循环。H.O.T.的主打歌都是着重社会批评歌词和激烈舞步的歌曲,后续曲则是阳光、可爱或温柔的歌曲,他们五年来一直重复此设置,意味着后续曲通常比主打歌更受大众欢迎,H.O.T.的代表性歌曲〈糖果〉、〈幸福〉、〈希望〉都是风格活泼的后续曲,这种能呈现二元个性的方式后来成为SM娱乐公司典型的操作概念。但是在资深歌迷中,如〈孩子!〉、〈局外人的孤堡〉这类格局宏大的歌曲反而评价较高。而成员喜欢的音乐类型也不尽相同,文熙俊偏好硬式摇滚重金属音乐,安七炫喜欢爵士乐摇滚乐抒情歌曲,安胜浩、张佑赫、李在元则都倾向舞曲节奏蓝调嘻哈音乐,形成H.O.T.多元化的音乐类型。《韩国日报》表示:“事实上,H.O.T.的音乐具有大量社会议题,使他们听起来不像一个偶像团体”。

音乐类型 歌曲
帮派饶舌英语Gangsta rap 〈战士的后裔〉・〈狼与羊〉・〈韩国的骄傲〉
另类摇滚跨界音乐 〈遵从!〉・〈孩子!〉・〈天生杀手〉・〈局外人的孤堡〉・〈和平年代〉・〈斗志〉
前卫摇滚交响金属 〈孩子!〉
节奏蓝调 〈你喜欢我的方式〉・〈你走后〉・〈自由去飞〉・〈海誓山盟〉・〈悲剧〉
抒情歌曲 〈永恒不变〉・〈合为一体的美好〉・〈你和我〉・〈祝福〉・〈给你〉・〈梦中祈祷〉
嘻哈音乐 〈噗哈哈〉・〈你有枪吗?〉・〈孤注一掷〉・〈男孩们,活出传奇〉・〈自卑情节的终结〉・〈被遗弃的小孩〉・〈遗书〉・〈8月15日〉・〈失根的我〉・〈我的母亲〉・〈独自一人〉
铁克诺音乐 〈制式爱情〉・〈灵魂〉・〈斗魂〉
放克 〈希望〉・〈幸福〉・〈一家之主〉・〈就这么办〉
泡泡糖流行乐英语Bubblegum pop 〈糖果〉
欧陆节拍 〈我们就是未来〉
神游舞曲流行音乐 〈圣诞婚礼〉
阿拉伯音乐 〈遗书〉
鼓打贝斯 〈欢喜〉

※歌曲名称的原文请参照各专辑条目

影响力、地位和涟漪效应

偶像公式

1992年至1996年活跃的徐太志和孩子们被视为偶像先驱,衔接在后的H.O.T.则是完善偶像团体定义的组合,将偶像的影响力传播到整个东亚。打破了只有一个成员能负责唱歌的旧规则,H.O.T.的五人都能胜任主唱、饶舌或舞蹈的位置,因此他们舞台表演的中心位(C位)是不断轮替的,极富变化性。此外,团体中的每个成员都有凸显的个性和音乐特质:有魅力的领导者(文熙俊)、视觉中心的美声歌手(安七炫)、可爱形象的贵族男孩(安胜浩)、阳刚霸气的舞蹈高手(张佑赫)、年轻天真的弟弟(李在元),这种各具强烈特色的理念可以捕捉到青少年族群的各种喜好,从而吸引更多受众。此外,今日的娱乐圈公式,例如成员鞠躬问候的口号、练习培训制度、宣传操作手法、歌迷召集、周边产品、代言模式、冠名商品、强调舞台表演和音乐融合...等营销理论,都是由SM娱乐、H.O.T.与歌迷三方建立起来的。这些公式很容易被大量复制,各个艺人经纪公司群起效仿,充分落实这种发展路线。偶像产业迅速崛起,使韩国成为名副其实的“偶像共和国”,现今许多偶像组合仍看得到H.O.T.的影子。他们从出道至解散只历经短短的四年八个月光阴,曾在一年内拿到全韩国七个最高荣誉大奖,改写了韩国娱乐圈消费族群、发展史和产业版图,在韩国歌坛留下不可磨灭的纪录和影响力。其出道后的第一场演唱会即打破韩国的多项记录,包括最快售凿、最多观众、出动最多维安人员等。

在人数上,韩国的音乐团体通常都是二至三人(如徐太志和孩子们、酷龙Turbo),以五人组成的H.O.T.打破了这种惯例,引起许多经纪公司复制,新的偶像团体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最快跟进、也是最常被拿来比较的,就是当时筹备中的水晶男孩,原本预计是双人组合(只有殷志源姜成勋),但是因为H.O.T.获得空前成功,水晶男孩所属的经纪公司DSP媒体决定改为六人团体与之抗衡,他们出道后也有几套表演服装类似H.O.T.的风格。后面出道的S.E.S.FIN.K.LNRGg.o.d神话太四子Baby V.O.X等几乎都是因为H.O.T.的成功而打造,这些针对不同族群喜好的偶像团体也纷纷走红。H.O.T.的服装、配饰和发型在青少年当中已经成为流行典范,甚至主宰了时装市场,不过舞蹈本身并没有成为一种时尚,因为太激烈而使普通人无法模仿。H.O.T.将韩国音乐的消费结构改变后,青少年越来越不只是购买产品,而是将H.O.T.视为梦想、希望和未来的生存价值,崇拜明星的存在来满足个人生活,这使许多家长担忧韩国的新世代已经疏离学校和现实社会。记者曾在街头随机访问27个高中生,要求他们回答五位H.O.T.成员的姓名和其父母的姓名,正如预期的,所有27个高中生完全答对,甚至还有15个人能答出成员们祖父母的姓名,表明青少年对他们的熟稔程度。

社会和文化影响

1999年文熙俊在演唱会受伤后,隔天传出女歌迷自杀死亡事件。虽然警方不认为有直接关系,但社会舆论纷纷将此案件与H.O.T.连结。《国民日报朝鲜语국민일보》为此刊登了专题报导,指H.O.T.不仅给整个歌谣界带来了冲击,还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冲击。韩国父母们非常不了解子女们为何对H.O.T.如此痴迷,对青少年文化也非常担忧。圣公会大学报刊广播系教授/文化评论家金昌南朝鲜语김창남 (교수)表示,H.O.T.已经是代表韩国社会和主流音乐的明星。虽然在任何时代都可以看到对明星的崇拜现象,但H.O.T.的巨星特质比以往任何一个明星都显得更加垄断。在超级明星赵容弼风靡的80年代,大众音乐文化中存在着好几个流派,各自都有不同类型的明星共存。但是90年代末的韩国音乐市场中,已经有九成是由十多岁的年轻族群占据,整个歌坛只有一种音乐、一种明星。这些年轻族群随着时间只会显得更加狂热和非理性,而且与年长的一代切断交流。韩国国会议员郑东采朝鲜语정동채便提出“H.O.T.对策”,以限制青少年歌手出演节目、限制歌迷会年龄门槛等手法来阻止这一现象。2000年底,SM娱乐股价原本约为14,000韩元,在出现H.O.T.解散传闻后便开始一路下滑。2001年H.O.T.解散之时,SM娱乐办公室遭歌迷们攻击,隔天该公司的股价立即在科斯达克跌至约6,000韩元,相比之下已经跌了57.15%。相反,三名成员离开SM娱乐后转签的艺传媒体英语Yejeon Media股价上涨了6.33%。这让韩国人切实感受到青少年“大众文化”的威力。过去被冷淡无视的青少年文化,已经默默占据一席之地,甚至能够掀动股票市场,这项事实让成年人一改“纠正与管理”的不对等态度,开始正视他们的“文化内涵”。

韩国媒体表示:“H.O.T.正如他们的全称(青少年的胜利)所说,是象征一代人想要得到的希望、以及一种面貌和追求,在被亚洲金融危机所困扰的90年代末期,H.O.T.意味着自由与个性,这正是当时韩国社会所缺少的东西”。他们不但引领新世代文化、几乎统治了韩国音乐圈,而且在国家形象的建立上,H.O.T.做出的贡献甚至更胜政治人物,让邻国(特别是中国)留下了良好印象。因社会影响力巨大,H.O.T.曾被任命为“中韩文化交流宣传大使”、“韩国观光推广大使”和“禁毒宣传形象大使”,也被记载于韩国中学的教科书里。《朝鲜日报》曾严肃表示——“H.O.T.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不仅仅是‘艺人’。不论他们是谁,他们影响着超过一百万名青少年,这是‘无庸置疑’的”。当时在韩国盛行这样一句话:“不懂H.O.T.,就没资格谈青少年文化”,他们关注社会议题,为青少年和弱势族群打抱不平,也进行到医院探视病童、参与慈善演唱会等许多公益活动。曾被大韩民国总统金大中接见了三次,还亲自与H.O.T.拍摄韩国旅游广告。由于学生们经常为了提早排队而翘课,情况越演越烈,大韩民国教育部曾多次在H.O.T.的专辑发行日、门票开卖日、出席电视台录影和演唱会当天对全国学校发布“禁止早退令”,试图防止学生为了抢购专辑、抢票或参加公演而翘课。为了疏散演唱会结束后的大量人潮,韩国地铁也会配合延长营运到凌晨两点。

H.O.T.的歌曲主题也时时关注青少年、家庭以及社会问题,例如第一张专辑〈战士的后裔〉抗议校园暴力,第二张专辑〈我们就是未来〉呼吁教师停止体罚学生,第三张专辑〈遵从!〉痛斥社会体制抹煞青少年的个人特质,第四张专辑〈孩子!〉以韩国海洋乐园夏令营大火事件为背景,纪念因大人疏忽而在火灾中丧生的19个孩童,呼吁社会关注儿童权益,第五张专辑〈局外人的孤堡〉则试图打破大众对残疾人士的偏见。由于歌词频繁反映社会黑暗、挑战禁忌和陈规、碰触敏感的政治议题,H.O.T.的每张专辑至少都有一部音乐录影带会被电视台禁播,或是现场演唱中有部分歌词被消音。即便如此,在唱片市场整体缩水之际,成员仍创作出《复苏》、《孩子!》和《大爱》三张热销专辑,在韩国乐坛的顶端屹立不摇,音乐实力也受到外界肯定,证明自己是90年代后期(徐太志和孩子们解散后)音乐产业中最具竞争力的团体,并连带提升了电视娱乐产业的收视率。韩国资深文娱记者金尚浩表示:“如果将韩国的现代歌谣史比喻成为国家,那么历史应该是这样书写的——早期徐太志和孩子们推翻了曾经的世界,H.O.T.则是以此作为始发点,在韩国文化界牢固的建立起偶像明星的王朝,H.O.T.正是这个时代的开山鼻祖”。时至今日,H.O.T.已成为东亚90年代末期的时代象征之一,特别是在韩国音乐界享有盛名,后辈中有许多团体都会在公开场合翻唱他们的歌曲致敬,例如东方神起BIGBANGSHINeeEXOSuper Junior防弹少年团等。

才华

创意贡献

在出道的前两年,H.O.T.曾被批评为“经纪公司制作的傀儡”、“包装精美的商品”,部分严格的评论家认为他们只是歌曲消化能力和视觉创作能力表现出色,才会与同类歌手不同。依靠一两位作曲家而不是自己写歌,这一事实的确引起人们对H.O.T.是否能够继续保持高位的怀疑。不过,在所有舞蹈编排和部分概念上,都是由成员贡献创意的。从出道后,五人便开始学习作曲,以发展他们作为音乐家的能力。文熙俊因擅长跳舞,在出道前就以“松坡区黄裤子”在地方上闻名,张佑赫则是在SM娱乐全国青年舞蹈比赛中夺下冠军,所有H.O.T.歌曲的现场舞步都是他们俩人编排的。通常情况下,提到H.O.T.舞蹈最著名的歌曲便是〈糖果〉,除了非常要求舞蹈功底,文熙俊坐在地板上跳的“赛车手舞”和张佑赫的“锤子舞”都成为了他们的商标。韩国舞者/演员朴在敏朝鲜语박재민 (방송인)表示,许多年轻人看到H.O.T.的舞步而萌生了舞者梦想。媒体曾报导SM娱乐公司原先计划出道曲是〈糖果〉,计划以可爱形象宣传该团体,最终因为成员强烈坚持以〈战士的后裔〉作为出道曲而改变策略。第一张专辑的活动结束后,H.O.T.的服装和发型设计、形象概念便一直由成员的意见决定。

转型

一开始在音乐创作上,还是高中生的五人里面——并没有能力强大且富经验的创作者。在韩国音乐人前辈中,例如徐太志和孩子们、Deux朝鲜语듀스 (음악 그룹)都是自己创作专辑。真正的音乐人可以自己规划一个完整的专辑、填写歌词、作曲并进行整个录音制作过程(包括弹奏乐器、编曲混音)。因此徐太志和孩子们在成功之余,往往也被公认为专业的音乐人。而偶像团体是策略产品,不是音乐家,长久续存的唯一必要条件是拥有制作和掌控音乐色彩的创作能力。H.O.T.在历经两张畅销专辑、来到人气巅峰后,成员认为与前辈相比,音乐都由别人制作、然后在经纪公司资源下舒服的唱歌表演,那么即使取得巨大成功也不过是个偶像,这使得他们压力巨大。因此从第三张专辑开始,成员和公司约定好,在新专辑中采用自己创作的歌曲。在第四张专辑中更进一步,编曲和制作也由成员们担当,更加展现出音乐人的样貌。

不断提升自我的安七炫,便以独力创作的〈希望〉取得非常棒的成绩(八次排行榜第一名),令外界刮目相看。而文熙俊创作的〈局外人的孤堡〉也成为代表作(九次排行榜第一名),他甚至谱写了这首歌的弦乐旋律,而不是主流音乐界常见的取样或使用声音合成器。在与李秀满担任联合制作人、并全部由自己创作完成第五张专辑之后,媒体已经称呼他们是“真正的音乐家”、“以音乐家的身份追求严肃的音乐”。在准备第六张专辑时,成员计划要在音乐上完全职掌大权、不假他人之手,担任独立制作人,期望能得到外界“完全成长”和“超越偶像的音乐家”这样更大的赞誉,音乐生涯也会有更长远的寿命,但在建造这样一座高塔之前,H.O.T.成员的梦想最终被公司解散而幻灭。2001年分道扬镳后,五个人各自成为创作型音乐人,推出许多个人作品。其中文熙俊转型成摇滚歌手,只用自己写的歌;安七炫更成为SM娱乐的制作人和御用作曲家之一,媒体推估他已经为其他歌手创作了超过一百首歌曲。

成员创作

以下列出五名成员在H.O.T.时期的创作曲目:


歌迷

开启应援文化

除了创造出与韩国歌谣界不同的音乐形式、以社会议题为主的歌词外,H.O.T.也开创了“歌迷——偶像关系”的特殊文化,最初是歌迷经常手持白色汽球捧场加油,逐渐形成不成文规定,最后将为白色确立为H.O.T.专属的应援色,歌迷在各种应援场合(演唱会、颁奖典礼、电视台等各种艺人出席的地方)首先出现整齐划一的白色雨衣与白色汽球,因此其歌迷也俗称为“白饭”。此后只要有H.O.T.出现的地方,就会看到白色,在万人聚集的演唱会现场更形成一片壮观的“白色海洋”奇景,韩国应援色的传统就此诞生,往后出道的韩国团体都会由经纪公司公布一种颜色作为应援色。现今韩国歌迷的应援方法,包括服装、应援色、气球、口号等文化都是从H.O.T.时代传承至今,因此他们被称为“元组男团”。白饭也成为“韩国四大海洋奇迹”之一。官方歌迷会“Club H.O.T.”统计最高人数是178,000名收费会员(非官方统计数字最高纪录是250,000人),具有广泛且高度的组织性,是当时韩国规模最大的官方歌迷会,而网络歌迷会更有多达2000万个会员。H.O.T.当时是拥有官方歌迷会的第一个组合,此后的韩国歌手也随之效仿,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到现在。他们的歌迷族群虽然集中在初中和高中女生,但也有为数不少的男性,特别是文熙俊和张佑赫受到许多男学生欢迎,在学校舞会和庆典等场合中,〈糖果〉、〈我们就是未来〉、〈遵从!〉、〈孩子!〉都是男生们常表演的歌曲。

抗议活动

在韩国各个偶像歌迷群体之间,以团结、强悍、大嗓门闻名的也是白饭。1999年12月,《KBS歌谣盛典》以“染成金色的头发、过度华丽的打扮、不适合出现在电视萤幕上”为由,取消H.O.T.的年度歌手获奖资格,但电视台却允许染金发的体育明星亮相,此举引发白饭们的强烈不满,以数百条抗议留言塞满了网站,同时舆论也站在歌迷这边,指责电视台的双重标准。2000年11月,为了查明安七炫酒驾真相,首尔地方警察厅遭陈情歌迷瘫痪业务。H.O.T.解散时,白饭透过网络、信件、电话提出抗议,让韩国最大的经纪公司SM娱乐网络完全瘫痪,不能正常营运。大约三千名白饭也在SM娱乐公司门前静坐抗议,在公司对歌迷抗议不予理睬时,将SM娱乐公司变得面目全非,墙面满是鸡蛋和喷漆、大门和窗户都被砸破。同时SM娱乐的旗下艺人也全数遭到歌迷抵制、拒买专辑。在jtL遭封杀时期,白饭再度集结到SM娱乐门口抗议,并发动十万人声援的街头签署运动,寄出了大量请愿书给青瓦台,要求文化部门整顿韩国媒体。当时虽未立即获得成果,但这个行动后来让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展开调查,证实SM娱乐控制了多家电视台和音乐媒体。首尔高等法院也在合约纠纷一案上判决SM娱乐败诉。2003年7月,为了声援遭SM娱乐妨碍活动的文熙俊,白饭又发起宣战,集体瘫痪了SM娱乐的电话、传真和网站,并向全国各地散布传单、刊登网络广告和报纸广告,造成相当大的影响。2007年12月17日,发生被外界称为“白色风暴”的事件,起因为男歌手Rain的所属公司JYP娱乐将应援物修改为白色荧光棒,与H.O.T.的应援色相同。这一行为激怒大量白饭,发起“守护白色运动”,要求JYP娱乐停止使用白色并且道歉、有组织的向警方申请大型示威活动,在JYP娱乐公司门口和Rain的演唱会现场外抗议。

与水晶男孩的关系

在H.O.T.当红时期,唯一能被看作是竞争对手的同类型艺人只有水晶男孩,虽然实际上影响力、流行规模和销售数据不同,但白饭与水晶男孩的歌迷(俗称“小黄”)常有冲突传闻和各种插曲。不论实际的差距如何,新闻界借此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竞争,刺激了两个歌迷集团之间的言语冲突。最早要追溯到1997年7月9日,当H.O.T.在电视节目中表演〈狼与羊〉时,录影现场的小黄将原本歌词“该死的野狼们・你们这些野兽”改唱成“该死的H.O.T.・你们这些土狗”,被一旁的白饭们听到,导致双方歌迷在观众席上发生冲突。从那时起,媒体便开始将水晶男孩塑造成H.O.T.的竞争对手,使两边歌迷之间的关系非常糟糕。由于情况十分严重,两队成员在SBS电视节目《充电!100%秀朝鲜语충전! 100% 쇼》中携手表演了合作舞台、展现融洽友谊,但仍无法化解歌迷的恩怨。1998年12月30日《KBS歌谣盛典》节目结束后,白饭与小黄在汝矣岛韩国放送公社大厅打架,警方介入、集体送医。这次打群架事件之后,她们的关系极其恶化,1999年5月15日的梦想演唱会上,又因为应援布条的纠纷而导致数十位歌迷大打出手。

另一次,H.O.T.和水晶男孩共同出席音乐节目,白饭与小黄(大约1,500人)在电视台外的雨中等候,希望能看到偶像。安胜浩曾回忆:“一开始看到她们还觉得很开心,我们才刚说着‘哇,这么多歌迷来了!’,然后她们就争先恐后冲过来,为了看我们一眼,有些歌迷开始拿雨伞打对方。说真的,那场面很可怕”。在2012年韩国电视剧《请回答1997》中,便重现白饭与小黄因纠纷而打架的故事。虽然如此,上万歌迷在自己偶像的演唱会现场外、或是在银行彻夜排队买票时,却展现了高度秩序和冷静的自制力,完全不影响其他市民,这一类成熟的行为也让成年人对他们改观,以“先进的表演文化”来形容。时至今日,白饭与小黄的故事已经成为回顾历史的象征之一,例如应援色的缘故,演出现场的两派歌迷从远处看去就像“荷包蛋”,成为一个时代的趣味场景。经过时间洗礼和年纪增长,特别是两队成员展现了深厚友谊(安胜浩与金在德长期同居、文熙俊与安胜浩及殷志源等人组成团体HOT.Sech.god.RG)后,两派歌迷已经大方和解,现在她们甚至会互相支援对方的应援活动。

奴隶契约与强制解散

2001年2月22日,媒体报导了“奴隶契约”话题:H.O.T.成员每张唱片收入只有微薄的20韩元,双方谈判的立场相差甚远,张佑赫、安胜浩、李在元三人要求3亿韩元的签约金,但SM娱乐不同意。媒体指SM娱乐压榨成员、抽成比例严苛,导致双方矛盾加剧,尽管SM娱乐每年营收的三分之一(约新台币3400万元)都是由H.O.T.所创造,但每销售一张专辑,五位成员每人仅能获得20韩元、完税后7韩元(约新台币0.2元),因此合约到期后,成员们要求公司提高分红,但SM娱乐拒绝协调。2月23日,SM娱乐公司董事长李秀满首尔君悦酒店朝鲜语그랜드 하얏트 서울召开记者会否认媒体的报导,他表示:“从没想过要解散H.O.T.”、“成员中的确有人拿20韩元,但实际上比这个数字多得多,他们每次都还有奖金可拿”。

2001年3月10日,安胜浩的父亲安益俊在KBS第2频道节目《演艺家中介》中表示:“我们从金京旭社长那里收到了解散通知”。7月10日,安胜浩在“演艺人员不对等条约联合抗议记者会”上表示,SM娱乐总经理金京旭在2001年1月29日私下对H.O.T.成员发出解散通知。李在元在金九拉的访谈节目《时事对谈》中表示,每张H.O.T.专辑的销售利润里,SM娱乐社长连100韩元都不给他,一张专辑卖12,000韩元,五个人能拿到的酬劳加起来只有100韩元,差不多每人20韩元。12月20日,jtL发行新专辑,在歌词中提到“20韩元的人生,难道你们真的不可怜吗?”,经媒体询问后,他们的经纪公司艺传媒体英语Yejeon Media表示:“20韩元是正常行情(1500韩元)的1.3%,真的是非常荒唐的金额”、“五到六年的合约如果不随着人气上升而调整,显然是不公平的合约”,并证实三人的宣传活动受到前经纪公司SM娱乐的妨碍。

2002年7月18日,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针对演艺经纪公司之间的不停等条约以及恶性竞争做出惩戒与评估,表示在大部分艺人专属合约书中,艺人只有义务条款,没有权利条款(包括赔偿损失权、赔偿请求权、转让合约、合约解释等条款),对艺人单方面不利。裁定SM娱乐滥用职权,进行与通常惯例不同的不当交易形式。由于SM娱乐过分损害艺人权益,应赔偿给安胜浩三倍合约金、三倍总投资额(唱片制作费用及各种费用)、三倍的剩余合约期间预期利润,以及额外的五千万韩元罚金。赔偿给文熙俊五倍合约金、五倍总投资额(唱片制作费用及各种费用)、三倍的剩余合约期间预期利润,以及额外的一亿韩元罚金。调查结果还显示SM娱乐有违反股票市场法律规定的嫌疑,滥用股权影响力控制电视台。但是SM娱乐提出了取消命令诉讼,辩驳合约是考量到投资风险。2004年4月,首尔高等法院在“奴隶契约”的相关案件上,认为投资风险必须由投资者承担,判决SM娱乐败诉。首尔高等法院特别搜查部表示:“SM娱乐知道合约是对练习生不利的,公司可以决定交易条件和是否终止合约,因此处于优越地位,这是不公平的交易”。

成员资料

成员列表
艺名 本名 出生日期/出生地 歌迷昵称 〈糖果〉代表色及号码
艺名 韩文 罗马拼音 中文 韩文 罗马拼音
文熙俊 문희준 Moon HeeJun 文熙俊 문희준 Moon HeeJun (1978-03-14) 1978年3月14日(43岁)
 韩国首尔特别市松坡区
文大・文队・老大 23
张佑赫 장우혁 Jang Woohyuk 张佑赫 장우혁 Jang Woohyuk (1978-05-08) 1978年5月8日(43岁)
 韩国庆尚北道龟尾市
老张・二哥 35
Tony An 토니 안 Tony An 安胜浩 안승호 An Seungho (1978-06-07) 1978年6月7日(43岁)
 韩国首尔特别市龙山区
猴子・偷尼・安社长・安骄傲 07
Kangta 강타 Kangta 安七炫 안칠현 An Chilhyun (1979-10-10) 1979年10月10日(41岁)
 韩国庆尚北道醴泉郡
康塔・安理事・安小白 27
李在元 이재원 Lee Jaewon 李在元 이재원 Lee Jaewon (1980-04-05) 1980年4月5日(41岁)
 韩国首尔特别市江东区
少爷 48

音乐作品


海外特别版

大型专场演唱会

H.O.T.创造了许多关于演唱会的纪录,特别是在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成为第一个单独开唱的韩国艺人。他们的演唱会创下韩国演艺史上票房最高、最快售完、观众数最多、维安规模最大等纪录。第一次为演唱会延后韩国地铁营运时间、第一次需要在演唱会周边布署警力维持秩序、也是第一次有多辆救护车在演唱会外围待命。在世宗文化会馆排定的演唱行程因为一开卖就迅速售罄、供不应求,只能不断加场,甚至在一天内演出两次。在歌迷当中最为著名的场次是1999年9月18日(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除了聚集约100,000名观众、投保100亿韩元的公演伤害保险、全部门票7分24秒售罄,打破韩国历史纪录外,也因成员受伤事故而简称为“918”。队长文熙俊在表演个人曲〈灵魂〉时滑倒摔落舞台、伤及腰部和腿部,此后有五首歌不能上台,期间大约200位歌迷因此激动昏厥。一直到谢幕曲〈孩子!〉时,文熙俊在安七炫的搀扶下忍痛出场、扶著腰部表演,这首与首尔爱乐乐团同台演出的经典歌曲也更凸显出悲壮主题。文熙俊事后接受足足六个月的复健治疗,出现下肢麻痹的症状。时至今日,他也因为药物治疗伤势、承受影响身材的副作用

H.O.T. 98首尔演唱会(HOT 98'Live in Seoul)
日期 国家 城市 场地 估计观众数 演出内容
1998年1月23日  韩国 首尔 首尔奥林匹克体操竞技场 15,000人
1998年1月24日 15,000人
1998年1月25日 15,000人
H.O.T. 99首尔演唱会(HOT 99'Live in Seoul)
日期 国家 城市 场地 估计观众数 演出内容
1999年1月22日  韩国 首尔 世宗文化会馆大剧院 3,700人

- Opening VCR -
- Effect Show -

  • 투혼 (斗魂 : The Spirit Of Fighter)
  • 빛 (Hope) Rearranged
  • 3辑组曲
  1. You Got Gun?
  2. 소년이여! 신화가 되어라 (Boys, Be A Legend!)
  3. 홀로서기 (All Alone)
  4. Wedding X-Mas
  5. H.O.T. (House Of Trust) - 아빠! 사랑해요 -

- Ment -

  • 우리들의 맹세 (The Promise Of H.O.T.)
  • We Are The Future

- VCR #2 (H.O.T. News Date Line) -

  • 1辑、2辑组曲
  1. 전사의 후예 (폭력시대)
  2. Candy
  3. 늑대와 양 (Wolf & Sheep)
  4. We Are The Future

- Ment -

  • Go 3 (李在元 Solo)
  • Dance Battle (文熙俊, 张佑赫)
  • Greatest Love Of All(安七炫 Solo)
  • Heavy Metal Perfoemance (安胜浩 Solo)

- VCR #3 -

  • Monade
  • 행복 (Full Of Happiness)

- 가상일기 낭독 -
- March Performance -

  • 열맞춰! (Line Up!)

- Encore -

  • 너와 나 (You & I)
  • Go! H.O.T.!
  • 빛 (Hope) Rearranged
- Ending -
1999年1月23日 3,700人
1999年1月24日(两场) 7,400人
1999年1月25日(两场) 7,400人
1999年1月26日(两场) 7,400人
1999年1月27日(两场) 7,400人
1999年1月28日(两场) 7,400人
1999年1月31日 釜山 社稷室内体育馆朝鲜语사직실내체육관 11,000人
1999年2月3日 光州 念珠综合体育馆朝鲜语염주종합체육관 10,000人
H.O.T. 99首尔演唱会(HOT 99'Live in Seoul)
日期 国家 城市 场地 估计观众数 演出内容
1999年9月18日  韩国 首尔 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 100,000人

- Opening VCR (Legend Of H.O.T.) -

  • We Are The Future
  • 투혼 (斗魂 : The Spirit Of Fighter)
  • 행복 (Full Of Happiness) + 빛 (Hope) Rearranged

- Ment -
- VCR #2 -

  • 전사의 후예 (폭력시대) + 늑대와 양 (Wolf & Sheep)
  • 자유롭게 날 수 있도록 (Free To Fly) + 우리들의 맹세 (The Promise Of H.O.T.)

- VCR #3 -

  • 널 사랑한 만큼

- Ment -
- VCR #4 -

  • Do Or Die (张佑赫 Solo)
  • Korean Pride (安胜浩 Solo)

- Ment -

  • Right Here Waiting(安七炫 Solo)

- Ment -
- VCR #5 -

  • 환희 (It's Been Raining Since You Left Me) (安七炫 Solo)
  • 다시 시작해 (Forever Song) (李在元 Solo)

- VCR #6 -

  • 영혼 (Soul) (文熙俊 Solo)
  • Go! H.O.T.! + 오늘도 짜증나는 날이네 + 열등감 (The End Of My Inferiority Complex)
  • 열맞춰 (Line Up!)

- VCR #7 -

  • The Way That You Like Me
  • 투지 (Git It Up!)

- Ment -

  • 고마워, 미안해 (Together, Forever)

- Ment -
- Encore VCR -

  • 아이야! (I Yah!) Orchestra & Rock Band Ver.
- Ending -
舞光十色北京2000演唱会(2000 H.O.T. LIVE CONCERT IN BEIJING)
日期 国家 城市 场地 估计观众数 演出内容
2000年2月1日  中国 北京 北京工人体育馆 13,000人

- Opening VCR (Legend Of H.O.T.) -

  • We Are The Future
  • 투혼 (斗魂 : The Spirit Of Fighter)

- Ment -

  • Candy_Short Ver.
  • 행복 (Full Of Happiness)
  • 빛 (Hope)_Rearranged
  • 자유롭게 날 수 있도록 (Free To Fly)
  • The Way That You Like Me
  • 환희 (It's Been Raining Since You Left Me)

- Ment -
- VCR #2 -

  • 우리들의 맹세 (The Promise Of H.O.T.)
  • 전사의 후예 (폭력시대)
  • 투지 (Git It Up!)
  • 열맞춰 (Line Up!)

- Ment + Dance Time -

  • Candy

- Encore -

  • 아이야! (I Yah!) Orchestra & Rock Band Ver.
- Ending -
永远的H.O.T.演唱会(H.O.T. LIVE CONCERT - H.O.T. FOREVER)
日期 国家 城市 场地 估计观众数 演出内容
2001年2月27日  韩国 首尔 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 80,000人

- Opening VCR -
- Effect Show -

  • 아이야 (I Yah!)
  • 투지 (Git It Up!) + 전사의 후예 (폭력시대) + You Got Gun

- Ment -

  • 환희 (It's Been Raining Since You Left Me) + 신비 (Delight)
  • N.B.K. (Natural Born Killer)

- VCR #2 -

  • Time Will Tell

- Ment -
- VCR #3 -

  • Livin' La Vida Loca(安胜浩 Solo)

- VCR #4 -

  • Boom Shake Shake (李在元 Solo)
  • We Are The Future + OP.T (Operation Take Over)

- VCR #5 -

  • Only You(安七炫 Solo)

- Ment -

  • Right Here Waiting(安七炫 Solo)

- Ment -

  • 행복 (Full Of Happiness) - With Fan (安七炫 Solo)

- Ment -

  • Let It Be(安七炫 Solo)

- VCR #6 -

  • Scartch Show (张佑赫 Solo)
  • Good Bye 이젠 (Good Bye For The Last) (张佑赫 Solo With 安胜浩)

- VCR #7 -

  • Persia Black Hole (文熙俊 Solo)

- VCR #8 -

  • For 연가 (A Song For Lady)
  • 행복 (Full Of Happiness) + 빛 (Hope) Rearranged

- Ment -
- VCR #9 -

  • My Mother

- Ment -

  • 너와 나 (You& I)
  • 그래 그렇게 (We Can Do It)

- Encore -

  • Outside Castle
- Ending -
2018 Forever [High-five Of Teenagers] Concert
日期 国家 城市 场地 估计观众数 演出内容
2018年10月13日  韩国 首尔 首尔奥林匹克主竞技场 50,000人

- Opening VCR -

  • 전사의 후예 (폭력시대)
  • 늑대와 양 (Wolf & Sheep)
  • 투지 (Git It Up!)
  • The Way That You Like Me
  • Outside Castle

- VCR #2-

  • 열맞춰 (Line Up!)
  • 아이야 (I Yah!)

- Ment -
- VCR #3 -

  • Right Here Waiting(安七炫 Solo)

- VCR #4 -

  • 시간이 멈춘 날 (Time Is [L]over) (张佑赫 Solo)
  • 지지 않는 태양 (张佑赫 Solo)

- VCR #5 -

  • HOT Knight (安胜浩 Solo)

- VCR #6 -

  • Pioneer (文熙俊 Solo)

- VCR #7 -

  • I'm So Hot (李在元 Solo)
  • A Better Day (李在元 Solo)

- VCR #8-

  • 환희 (It's Been Raining Since You Left Me)
  • 너와 나 (You& I)

- Ment -

  • 우리들의 맹세 (The Promise Of H.O.T.)

- VCR #9 -

  • Candy

- Ment -

  • 행복 (Full Of Happiness)
  • 내가 필요할 때 (소년, 소녀 가장에게)

- Ment -
- VCR #10-

  • We Are The Future

- Encore -

  • Go! H.O.T.!
  • Candy
  • 빛 (Hope)
- Ending -
2018年10月14日 50,000人

※估计观众数包括场外没买到门票的应援人群。
※此处只列出大型的专场演唱会,与其他歌手、团体合作的群星演唱会・慈善演唱会・游击演唱会・开幕仪式嘉宾・节庆宣传活动・小型音乐会・歌迷见面会・电视特辑舞台・美国巡回演唱会都不在上表。

奖项与荣誉

在1996年至2001年的四年八个月活动期间,H.O.T.获得“韩国两大音乐奖”(“韩国金唱片大赏”与“首尔歌谣大赏”)及大韩民国演艺艺术大赏朝鲜语대한민국 대중문화예술상MTV音乐录影带大奖Mnet亚洲音乐大奖等其他重要奖项,总计达52座。1996年9月7日出道后,在三个月内迅速夺下“韩国金唱片大赏”和“首尔歌谣大赏”奖项,隔年继续席卷韩国各大电视台奖项,包括《SBS歌谣大战》、《KBS歌谣盛典》、《MBC歌谣大祭典》、《KM-TV歌谣大战朝鲜语코리안_뮤직_어워드》等。2008年,获得第10届“Mnet亚洲音乐大奖”特别颁发了“记住十周年奖”。

H.O.T.四年内在韩国三大电视台的音乐节目拿下57次第一名,以及“王中之王”、“金曲之王”、“三冠王”、“黄金奖杯”等更高荣耀。H.O.T.每年推出的主打歌和后续曲都会成为连续称霸三周的热门歌曲,在三大电视台中,〈糖果〉获得十二次榜首,在KMTV朝鲜语GMTV电视台更占据七周榜首。〈幸福〉获得十一次榜首、〈我们就是未来〉获得七次榜首,其他如〈遵从!〉、〈希望〉、〈孩子!〉、〈局外人的孤堡〉等歌曲都拿下极佳的成绩。时至今日,每年都能在韩国听到艺人传唱这些经典歌曲、或是模仿比赛的选曲,安七炫创作的〈希望〉也一直是“SM Town”家族演唱会固定的结尾歌曲。

重要奖座总计

大型颁奖典礼奖座/三大电视台榜首次数统计
韩国金唱片奖 首尔歌谣大赏 KBS歌谣战 SBS歌谣战 MBC歌谣战 MTV大奖 Mnet大奖 文化部长奖 SBS KBS MBC
5 5 3 3 5 1 6 1 26 12 17
总数:84

由H.O.T.成员创办的公司和工作室

参见

  • 请回答1997》:2012年播出的韩国电视剧,女主角是一名H.O.T.的狂热歌迷。

注释

  1. ^ 包括主打歌、各大奖项得奖歌曲、电视频道音乐录影带宣传歌曲及主流媒体提供的资料
  2. ^ 当时成员的合约期限——安胜浩:2001年3月4日、张佑赫:2001年3月4日、李在元:2001年4月1日、文熙俊:2002年1月29日、安七炫:2002年2月5日
  3. ^ 翻唱自惠妮·休斯顿
  4. ^ 翻唱自理查·马克斯
  5. ^ 翻唱自瑞奇·马汀
  6. ^ 翻唱自派特斯合唱团
  7. ^ 翻唱自理查·马克斯
  8. ^ 翻唱自披头四乐团
  9. ^ BGM : N.B.K. (Natural Born Killer)
  10. ^ 翻唱自理查·马克斯
  11. ^ BGM : 고마워, 미안해 (Together, Forever)
  12. ^ BGM : 그래 그렇게 (We Can Do It)

影视资料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22 20:16,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