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本文重定向自 Oganesson

   118Og
氢(非金属) 氦(稀有气体)
锂(碱金属) 铍(碱土金属) 硼(类金属) 碳(非金属) 氮(非金属) 氧(非金属) 氟(卤素) 氖(稀有气体)
钠(碱金属) 镁(碱土金属) 铝(贫金属) 硅(类金属) 磷(非金属) 硫(非金属) 氯(卤素) 氩(稀有气体)
钾(碱金属) 钙(碱土金属) 钪(过渡金属) 钛(过渡金属) 钒(过渡金属) 铬(过渡金属) 锰(过渡金属) 铁(过渡金属) 钴(过渡金属) 镍(过渡金属) 铜(过渡金属) 锌(过渡金属) 镓(贫金属) 锗(类金属) 砷(类金属) 硒(非金属) 溴(卤素) 氪(稀有气体)
铷(碱金属) 锶(碱土金属) 钇(过渡金属) 锆(过渡金属) 铌(过渡金属) 钼(过渡金属) 锝(过渡金属) 钌(过渡金属) 铑(过渡金属) 钯(过渡金属) 银(过渡金属) 镉(过渡金属) 铟(贫金属) 锡(贫金属) 锑(类金属) 碲(类金属) 碘(卤素) 氙(稀有气体)
铯(碱金属) 钡(碱土金属) 镧(镧系元素) 铈(镧系元素) 镨(镧系元素) 钕(镧系元素) 钷(镧系元素) 钐(镧系元素) 铕(镧系元素) 钆(镧系元素) 铽(镧系元素) 镝(镧系元素) 钬(镧系元素) 铒(镧系元素) 铥(镧系元素) 镱(镧系元素) 镥(镧系元素) 铪(过渡金属) 钽(过渡金属) 钨(过渡金属) 铼(过渡金属) 锇(过渡金属) 铱(过渡金属) 铂(过渡金属) 金(过渡金属) 汞(过渡金属) 铊(贫金属) 铅(贫金属) 铋(贫金属) 钋(贫金属) 砹(类金属) 氡(稀有气体)
钫(碱金属) 镭(碱土金属) 锕(锕系元素) 钍(锕系元素) 镤(锕系元素) 铀(锕系元素) 镎(锕系元素) 钚(锕系元素) 镅(锕系元素) 锔(锕系元素) 锫(锕系元素) 锎(锕系元素) 锿(锕系元素) 镄(锕系元素) 钔(锕系元素) 锘(锕系元素) 铹(锕系元素) 𬬻(过渡金属) 𬭊(过渡金属) 𬭳(过渡金属) 𬭛(过渡金属) 𬭶(过渡金属) 鿏(预测为过渡金属) 𫟼(预测为过渡金属) 𬬭(预测为过渡金属) (过渡金属) (预测为贫金属) 𫓧(贫金属) 镆(预测为贫金属) 𫟷(预测为贫金属) (预测为卤素) (预测为稀有气体)




(Usb)
Uue
概况
名称·符号·序数(Oganesson)·Og·118
元素类别未知
可能为稀有气体
·周期·18 ·7·p
标准原子质量(未经证实:294.2)
电子排布[Rn] 5f14 6d10 7s2 7p6(预测)
2, 8, 18, 32, 32, 18, 8(预测)
<span class="inline-unihan" style="border-bottom: 1px dotted; font-variant: normal;cursor: help; font-family: sans-serif, &#039;Unicode内码天珩输入法配套字体&#039;, &#039;方正宋体S-超大字符集&#039;, &#039;方正宋体S-超大字符集(SIP)&#039;, &#039;文泉驿等宽正黑&#039;, &#039;BabelStone Han&#039;, &#039;HanaMinB&#039;, &#039;FZSong-Extended&#039;, &#039;Arial Unicode MS&#039;, Code2002, DFSongStd, &#039;STHeiti SC&#039;, unifont;" title="字符描述:⿹气奥 &#10;※此字在您的系统上可能无法显示,因而变成空白、方块或问号。">鿫</span>的电子层(2, 8, 18, 32, 32, 18, 8(预测))
历史
预测尼尔斯·玻尔(1922年)
发现联合核研究所劳伦斯利佛摩国家实验室(2002年)
物理性质
物态固体(预测)
熔点时液体密度4.9–5.1(预测) g·cm−3
沸点350±30 K,80±30 °C,170±50(推算) °F
临界点439 K,6.8(推算) MPa
熔化热23.5(推算) kJ·mol−1
汽化热19.4(推算) kJ·mol−1
蒸气压
原子性质
氧化态(预测)−1, 0, +1, +2, +4, +6
电离能第一:860.1(预测) kJ·mol−1
第二:1560(预测) kJ·mol−1
共价半径157(预测) pm
杂项
晶体结构面心立方
(推算)
CAS号54144-19-3
最稳定同位素
主条目:的同位素
同位素 丰度 半衰期 (t1/2) 衰变
方式 能量MeV 产物
294Og 合成 0.69 ms α 11.65±0.06 290Lv
SF -
295Og 合成 181 ms? α 11.81 291Lv

(;拼音ào注音ㄠˋ粤拼ou3,音同“奥、澳”;英语:Oganesson),是一种放射性人工合成化学元素,其化学符号Og原子序数为118。在元素周期表上,位于p区,是第7周期的最后一个元素。2002年,一个俄美合作的科学家团队在位于俄罗斯杜布纳联合核研究所首次合成国际纯化学和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及国际纯粹与应用物理学联合会(IUPAP)所组成的联合工作小组在2015年12月确认此项发现。为肯定核物理学家尤里·奥加涅相在超重元素合成工作上的重大贡献,IUPAC于2016年11月28日正式将此元素命名为“Oganesson”。

是原子序和原子量最高的已知元素。具有极高的放射性,极不稳定。自2005年起,科学家只成功合成五个(亦可能为六个)-294原子。正因为如此,科学家很难通过实验来判断其性质以及可能存在的化合物。不过,科学家仍然能够通过理论计算做出不少的预测,其中包括一些出人意料的性质。例如,18族元素的其他元素均为反应性低的稀有气体,但同族的却可能有非常高的反应性。科学家曾经认为标准状况下是一种气体,但因相对论效应在标准状况下应该是一种固体

历史

早期推测

之后的第七种稀有气体存在的猜测在稀有气体族被发现时不久就产生了。丹麦化学家Hans Peter Jørgen Julius Thomsen英语Hans Peter Jørgen Julius Thomsen在1895年4月,氩发现后的第二年表示有一系列和氩类似的稀有气体会连接卤素碱金属,而他预测和同一周期的那个稀有气体(也就是今天的)的原子量为 292, 接近于 294 ,第一种且是唯一一种确认了的同位素。 最早猜测118号元素有可能存在的,是丹麦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他在1922年写道,这一元素在元素周期表上应位于以下,成为第七种稀有气体。阿里斯蒂德·冯·格罗塞英语Aristid von Grosse在1965年发表的论文中预测了118号元素的性质。人工合成元素的方法在1922年还未被研发出来,同样,在1965年还没有出现稳定岛这一理论概念,因此这两项是具有先见之明的理论预测。从玻尔预测至终于被成功合成,经过了八十年。不过,的化学性质是否遵循同族元素的规律,仍有待揭晓。

未经证实的发现

1998年末,波兰物理学家罗伯特·斯莫兰楚克英语Robert Smolańczuk发表聚合原子核来合成超重原子的所需计算,其中也包括。他的计算显示,在严格控制的环境下聚合,就能制成,反应的发生几率(截面)和此前合成𬭳所用的铅聚合反应相当。然而,也有理论预测显示,随着所产生元素的原子序的提高,利用铅或的聚变反应截面会指数下降,这和斯莫兰楚克的计算相悖。

1999年,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利用这些计算,宣布制成𫟷,并将发现发表于《物理评论快报》。不久后,此项发现又登上《科学》。研究团队宣称成功进行以下核反应

86
36
Kr
+ 208
82
Pb
293
118
Og
+ n .

翌年,由于其他的实验室及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本身都未能重复这些结果,研究团队因此撤回这项发现。2002年6月,实验室主任宣布原先两个元素的发现结果,是建立在第一作者维克托・尼诺夫英语Victor Ninov所假造的数据上的。

新的实验结果和理论计算都证实,随着所产生核素的原子序的提高,以铅或铋为目标体的聚变反应截面的确会指数下降。

发现

2002年,一个由美国和俄罗斯科学家所组成的团队在位于俄罗斯杜布纳联合核研究所首次真正探测到原子的衰变。团队由亚美尼亚裔俄籍核物理学家尤里·奥加涅相领导,成员包括来自美国加州劳伦斯利福摩尔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团队并没有即时公布此项发现,因为294Og的衰变能量与212mPo吻合,而后者是超重元素合成过程中聚变反应的常见杂质。要直到2005年再一次实验证实之后,团队才正式宣布发现新元素。研究人员在2006年10月9日宣布间接地探测到一共三个(可能为四个)-294原子核:包括2002年探测到的一个(或两个),以及2005年探测到的另外两个。合成反应为:

249
98
Cf
+ 48
20
Ca
294
118
Og
+ 3 n .
-294同位素衰变途径。每一级均列出衰变能量和平均半衰期。绿色数字为进行自发裂变的原子比率。

2011年,国际纯化学和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在评估过杜布纳和利福摩尔合作团队2006年的研究结果后宣布:“观测到的三次Z = 118同位素衰变事件有比较好的内部冗余,但这些事件都没有以已知原子核作为基础,所以不满足正式发现的条件。”

由于核聚变反应的发生概率很低(聚变截面~0.3–0.6 pb,即(3–6)×10−41 m2),所以实验一共花时四个月,在向目标体发射一共2.5×1019离子之后,才首次探测到与成功合成相符的事件。该事件随机发生的可能性估计小于100,000分之1,所以研究人员很有把握这并不是误测。

实验共观测到三个-294原子经α衰变成为𫟷-290,也有可能观测到一个原子发生自发裂变。由于只观测到三个原子的衰变,因此计算出来的半衰期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0.89+1.07
−0.31
 ms
。α衰变的反应式为:

294
118
Og
290
116
Lv
+ 4
2
He

为了确定产生的是294
Og
,科学家再用48
Ca
离子束撞击245
Cm
目标体,制成290
Lv
原子核:

245
96
Cm
+ 48
20
Ca
290
116
Lv
+ 3 n

然后比较290
Lv
294
Og
衰变链是否吻合。290
Lv
原子核极不稳定,14毫秒后便衰变成286
Fl
,再经自发裂变或α衰变成为282
Cn
,最后发生自发裂变。

根据量子穿隧模型所做的预测,294
Og
的α衰变半衰期为0.66+0.23
−0.18
 ms
,实验Q值于2004年发表。理论Q值比实验Q值稍低。

证实

2011年,位于德国达姆施塔特亥姆霍兹重离子研究中心在利用248
Cm
+54
Cr
反应试图合成120号元素Ubn时,可能观测到一个295
Og
原子。然而实验数据的不确定性较大,因此无法确切判断所观测到的是299120和295
Og
的衰变链。数据显示,295
Og
的半衰期为181毫秒,比294
Og
的0.7毫秒长得多。

2015年12月,国际纯化学和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及国际纯粹与应用物理学联合会(IUPAP)所组成的联合工作小组承认118号元素的确实发现,并肯定发现者为杜布纳和利福摩尔合作团队。此次能够承认发现的原因包括,294
Og
286
Fl
衰变产物的性质在2009年和2010年得到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证实,杜布纳团队又于2012年再次观测到294
Og
的衰变链,且衰变参数与先前所测量的相符。联合核研究所的那项研究原本是为了通过249Bk(48Ca,3n)反应合成294
Ts
,但因为249
Bk
的半衰期非常短,目标体有一大部分已衰变为249
Cf
,合成反应因此产生出,而非

为了合成295
Og
296
Og
这两个更重的同位素,杜布纳团队又在2015年至2016年进行类似的实验,以48
Ca
作为发射体,并以249
Cf
250
Cf
251
Cf
同位素的混合物为目标体。实验共利用两个离子束能量:252 MeV和258 MeV。用较低能量束时,只探测到一个原子,其衰变链和先前已知的294
Og
相符(即最终衰变至286
Fl
,然后自发裂变);用较高能量束时,并未观测到任何原子。

命名

是以亚美尼亚裔俄籍核物理学家尤里·奥加涅相命名,以肯定他在人工合成元素上的重大贡献。亚美尼亚在2017年12月28日推出的一款邮票(图)上,印有奥加涅相的头像和-294的衰变链。

德米特里·门捷列夫为有待命名或尚未发现的元素发明一套命名法,根据这套命名法,应称为“eka-”(1960年代之前则称为“eka-emanation”,emanation是氡的旧称)。1979年,IUPAC订下一套元素系统命名法,118号元素应称为“ununoctium”,化学符号为“Uuo”。IUPAC建议在元素经证实发现之前,应该以此名称代替。尽管各级化学教科书都广泛使用着IUPAC的命名,但行内的科学家却一般称之为“118号元素”,化学符号为“E118”、“(118)”或“118”。

在2001年研究结果被撤回之前,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曾建议,以团队的领导成员阿伯特·吉奥索命名新元素为“ghiorsium”(符号Gh)。

俄罗斯科学家最早在2006年宣布合成118号元素。根据IUPAC建议,新元素的命名权属于其最早发现者。联合核研究所主任曾经在2007年表示,研究团队正考虑两个名字:以杜布纳的研究实验室创立人格奥尔基·弗廖罗夫命名为“flyorium”(现成为114号元素𫓧的名称,flerovium),及以研究所所在地莫斯科州命名为“moskovium”(现成为115元素的名称,moscovium)。他也认为,虽然此项发现是俄美团队合作的成果(目标体元素锎是由美国团队提供),但118号元素名正言顺地应以俄罗斯的人物或地点命名,因为联合核研究所的弗廖罗夫核反应实验室是世界上唯一一座能取得这种成果的设施。

(helium)以外,稀有气体的名称均以“-on”结尾:(neon)、(argon)、(krypton)、(xenon)和(radon)。在发现当时,IUPAC规定所有新元素名称都必须以“-ium”结尾,一般以“-ine”结尾的卤素和一般以“-on”结尾的稀有气体元素也不例外。做临时代替之用的系统命名“ununoctium”就符合这项规定。不过,IUPAC在2016年又公布了新的命名建议:新的18族元素,无论性质是否属于稀有气体,其名称都要以“-on”结尾。

2016年6月,IUPAC宣布118号元素的发现者考虑把它命名为“oganesson”(符号Og),以肯定亚美尼亚裔俄籍核物理学家尤里·奥加涅相在超重元素研究上的重大贡献。奥加涅相投身核物理研究六十年,106号到118号元素就是直接利用他和他的团队所研发的方法来合成的。2016年11月28日,“oganesson”成为118号元素的正式名称。奥加涅相事后对新元素以他命名表达以下的感想:

这对我来说是一项荣誉。118号元素是由俄罗斯联合核研究所以及美国劳伦斯利福摩尔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发现的,oganesson这个名字也是我的同事们所提出的。我的子孙都已在美国定居多年,但我的女儿给我写信,说她在听闻这个消息之后,一宿未眠,因为她一直在哭。 — 尤里·奥加涅相

镆、的命名典礼在2017年3月2日莫斯科俄罗斯科学院举行。

中文命名

2017年1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联合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组织化学、物理学、语言学界专家召开113号、115号、117号、118号元素中文定名会,将此元素命名为“”(读音同“奥”)。2017年4月5日,(现中国台湾省)国家教育研究院的化学名词审译委员会审译修正通过之“化学元素一览表”将此元素命名为“”,音同“澳”。2018年6月5日,“”字被正式加入统一码11.0版本中,码位为U+9FEB。

性质

原子核稳定性与同位素

(第118行)位于稳定岛之上,其原子核应比预测的更加稳定。

从96号元素开始,原子序越高,原子核的稳定性越低。锔以后所有元素的半衰期都比锔短四个数量级。原子序超过101()的所有同位素都会发生放射性衰变,半衰期都在30个小时以下。原子序超过82()的元素均没有稳定的同位素。这是因为原子核中,质子和质子之间的库仑相斥力随着质子数量的上升而加强,以致强核力无法再避免原子核发生自发裂变。计算显示,假如不考虑其他增加稳定性的因素,质子数超过104(𬬻)的所有元素都不可能存在。然而,科学家在1960年代提出,当质子数和中子数分别在114和184附近时,核壳层处于满充、闭合状态,原子核的稳定性应获得增强。这就是所谓的“稳定岛”,岛上核素的半衰期理论上可以达到数千年甚至数百万年。人工合成实验固然还没有达到稳定岛范围内的同位素,但单从包含在内的超重元素存在的事实,就足以证明增强稳定性的效应是存在的。整体趋势是,已知超重核素的寿命的确随着靠近稳定岛区域而指数上升。具有放射性,半衰期不到一毫秒,但这个数值已经比一些预测值高。这几点都是稳定岛存在的间接证据。

根据量子穿隧模型计算,预计存在若干个富含中子,半衰期接近1 ms的同位素。

理论计算显示,的一些同位素可能比已知的294
Og
更为稳定,这包括293
Og
295
Og
296
Og
297
Og
298
Og
300
Og
302
Og
。其中297
Og
能产生长寿原子核的可能性最高,从而很可能成为未来合成研究的目标方向。313
Og
附近一些中子数高得多的同位素也有可能有较长的寿命。这些更重、更稳定的同位素对研究的化学性质有很大的帮助,所以位于杜布纳的科学团队计划在2017年下半年进行一系列实验,以249
Cf
250
Cf
251
Cf
的混合物作为目标体,并以48
Ca
为发射体,目标是合成295
Og
296
Og
这两个新的同位素。联合核研究所计划在2020年重复此项实验,产生297
Og
。同一条反应也有可能会生成293
Og
及其子同位素289
Lv
。联合核研究所和日本理化学研究所计划在2017年至2018年利用248
Cm
50
Ti
的聚变反应来合成295
Og
296
Og

计算出的原子和物理性质

属于18族元素,不含价电子。同族的其他元素统称稀有气体,对大部分常见的化学反应(如燃烧反应等)呈惰性。这是因为这些元素的最外电子壳层八个电子充满,参与化学反应的价电子被紧紧束缚住,使原子处于十分稳定的最低能量排布。同样,的最外电子壳层相信也是闭合的,价电子排布为7s27p6

有科学家推测,的物理和化学性质和同族其他元素相近,特别是和周期表上位于它以上的类似。单从元素周期规律推断,的反应性会比氡稍高。然而,理论计算却指出,的反应性会比氡高得多。除此之外,甚至有可能比𫓧更加活跃,后二者在周期表上位于反应性更高的之下。反应性之所以会有大大提升,是因为其最后一个充满的7p亚电子壳层从能量考量上稳定性降低,且亚壳层有径向扩张的现象。更准确地说,7p电子和惰性7s电子之间强大的自旋-轨道作用使得价电子壳层到了𫓧就已闭合,的闭合壳层的稳定性故此会大大降低。计算还显示,和其他稀有气体不同,在结合一个电子时会释放能量,也就是说,它的电子亲和能为正数。这是因为在相对论效应下,8s能级的稳定性会提高,7p3/2能级的稳定性则会降低。根据预测,𫓧没有电子亲和性。但另一方面,量子电动力学效应却会大大降低这种亲和性。这意味着,此类效应所带来的修正项对超重元素的性质有很大的影响。

预计会有很强的极化性,几乎是氡的两倍。根据稀有气体的趋势推算,的沸点在320和380 K之间,比先前估算的263 K和247 K高得多。尽管这些计算的不确定性很大,但足以断定,标准情况下呈气态的可能性很低。而且,其他稀有气体的液态温度范围较窄,只有2至9 K,所以在标准情况下最有可能是固体。假如在标准情况下的确是气体,就算是单原子气体,它也会是标准情况下密度最高的气态物质之一。

由于极化性极高,所以电离能会异乎寻常的低(和铅相近,且比𫓧低得多),而且具有标准凝聚态。相对论效应对的原子核和电子云结构都有较强的影响:的7p轨道在自旋-轨道效应下有很强的分裂,所以价电子和核心电子亚壳层会“散开”成为均匀的电子费米气体,这和相对论效应较弱的氡和氙不同。在核子(特别是中子)方面也有类似的情况。这种现象在中子壳层闭合的302
Og
原子核开始出现,并在壳层闭合,尚未发现的472164超重原子核(含164个质子,308个中子)尤为突出。

预测存在的化合物

XeF
4
的结构呈平面四方形
OgF
4
的结构预计将是四面体形

目前唯一一种经证实存在的同位素294
Og
半衰期太短,其化学性质无法通过实验直接探究。因此,科学家至今还没有合成任何化合物。不过,自1964年开始,科学家就对的化合物做过不少的理论计算。他们预测,如果电离能足够高的话,就会很难氧化,所以它最常见的氧化态就会和其他稀有气体一样为零。但是,也有科学家发表过与之相悖的理论预测。

计算显示,双原子分子Og
2
键合作用强度与Hg
2
相当,键离解能为6 kJ/mol,大约为Rn
2
的四倍。出乎意料的是,计算出的键长Rn
2
短0.16 Å,意味着原子之间有着很强的键合作用。另一方面,OgH+的键离解能(即的质子亲和能)则比RnH+低。

根据预测,之间的作用力非常弱,可以视为纯粹的范德华力,而不是真正的化学键。不过,会和高电负性元素形成化学键,所产生的化合物预计比𫓧所形成的化合物更稳定。+2和+4氧化态预计可以在OgF
2
OgF
4
中稳定存在。因为7p1/2亚壳层被紧紧束缚,所以+6态的稳定性会相对较低。这个现象,和反应性比正常高的现象,都源自同一个原理。例如,F
2
结合形成OgF
2
时,会释放106 kcal/mol的能量,其中46 kcal/mol就来自自旋-轨道作用。以相似的分子RnF
2
做类比,它形成时所释放的49 kcal/mol能量之中,有10 kcal/mol出自自旋-轨道作用。该作用也提高了OgF
4
分子四面体形Td构型的稳定性,这有别于XeF
4
的平面四方D4h构型(估计也是RnF
4
的分子构型)。氟键更有可能属于离子键,而非共价键,所以氟化物都不具挥发性。根据预测,由于有很高的电正性,所以OgF
2
属于半离子分子。同样因为电正性,能够和成键,这和其他的稀有气体有所不同(其实氙和氡有可能也可以和氯成键)。

参见

延伸阅读

  • Scerri, Eric. The Periodic Table, Its Story and Its Significanc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978-0-19-530573-9.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30 13:48,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