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托勒密王国

托勒密时期
Πτολεμαϊκὴ βασιλεία
前305年-前30年
首都亚历山大港
常用语言通用希腊语埃及语
宗教古希腊宗教,
古埃及宗教
政府君主制
法老 
• 前305年-前283年
托勒密一世
• 前283年-前246年
托勒密二世
• 前51年-前30年
克娄巴特拉七世
历史时期希腊化时代
• 建立
前305年
• 终结
前30年
前身 继承
马其顿王国
埃及 (罗马帝国行省)

托勒密时期希腊语Πτολεμαϊκὴ βασιλεία)或称托勒密埃及第三十三王朝,是亚历山大大帝逝世之后,统治埃及和周围地区的一个希腊化王国。王国建立者为亚历山大帝国的将领托勒密一世继业者战争之后,他在公元前305年自立为国王并宣称自己是埃及法老托勒密王朝统治埃及直到公元前30年埃及女王克娄巴特拉七世兵败自杀为止,历经274年。王国疆域最鼎盛时包含埃及昔兰尼安那托利亚南部、叙利亚南部和一些爱琴海岛屿,领土最南时可达努比亚亚历山大港是托勒密王国的首都,也是当时是希腊化世界的重要文明中心以及贸易枢纽。

埃及托勒密王朝一裔中兄妹或姐弟近亲通婚很多。男性后裔常称托勒密,女性的名称常有克利奥帕特拉贝勒尼基阿尔西诺伊。其中最后的女王克娄巴特拉七世是最为后世所知的。托勒密王国因内部王室纷争、境内埃及人叛乱、以及外国入侵等等种种原因逐渐衰弱,最终被罗马共和国占领。但所留下的希腊化文明一直延续到埃及被穆斯林征服为止。

背景

托勒密王国为图中蓝色疆域

前332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在波斯人少许抵抗下征服埃及,在埃及,亚历山大被埃及人视为解放者而受到欢迎,随后他前往孟菲斯参访,并且到锡瓦绿洲的阿蒙神殿乞求神示,在那里亚历山大得到自己是阿蒙之子的神示。亚历山大利用尊崇埃及神祇的方法来怀柔埃及人,但仍让希腊人担任实质管理埃及的职务,并且建造新的城市亚历山大港,作为埃及以后的首府。而埃及富裕的财富现在可以被亚历山大用在军费上,来对付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前331年,亚历山大准备离开埃及,并带领军队路过腓尼基继续征战,留下克里昂米尼担任附近地区的省长(nomarch)之一,之后,亚历山大这一生从未返回过埃及。

建立托勒密王国

前323年,亚历山大大帝在巴比伦病逝,很快他的军官们为了帝国继承权爆发冲突。起初,佩尔狄卡斯担任亚历山大同父异母的哥哥腓力三世的帝国摄政。之后当亚历山大怀孕的妻子罗克珊娜把婴儿生下,确认为男婴,是为亚历山大四世,佩尔狄卡斯便担任亚历山大四世和腓力三世的帝国摄政。佩尔狄卡斯在巴比伦分封协议中任命亚历山大的伙友托勒密为埃及总督(Satrap),故从前323年起,托勒密以国王亚历山大四世和腓力三世的名义统辖埃及,但随着帝国逐渐分崩离析,托勒密很快在埃及建立自己的势力。前320年,帝国摄政佩尔狄卡斯前来讨伐托勒密,然而托勒密在尼罗河边策动佩尔狄卡斯部下叛变,确保他在埃及的地位,托勒密并在之后的继业者战争中征服埃及周围的地区。在托勒密统治初期,埃及在继业者战争中与亚历山大帝国其他的继承政权作战,托勒密的第一目标是确保埃及的安全,第二个目标是控制埃及的外围地区,如昔兰尼塞浦路斯以及包括犹太一带的叙利亚。公元前315年,安提柯成为亚洲的主宰并企图重建亚历山大帝国,为了阻止安提柯的野心,托勒密加入反安提柯联盟。前312年,托勒密和巴比伦尼亚的流亡总督塞琉古入侵叙利亚,并在加萨战役中击败了安提柯的儿子德米特里

在前311年,双方签订停战和约,但在前309年战争再度爆发,托勒密很快占据科林斯等希腊本土的一部分。但前306年托勒密在萨拉米斯战役大败并失去对塞浦路斯的控制,而安提柯趁著这次战役胜利冠上国王的名号,作为安提柯的敌手,托勒密随后于前305年冠上国王的头衔,称为托勒密一世(救主),开创托勒密王朝在埃及近300年的统治。

托勒密一世

科林斯柱式的支柱,埃及托勒密时期.

安提柯一世本要趁萨拉米斯战役大胜后入侵埃及托勒密王国,但因托勒密一世在边境严防而作罢。前302年反安提柯联盟再度成立,托勒密也加入其中,然而托勒密和他的军队并没有参与伊普苏斯战役,安提柯在那场战役大败并战死沙场。趁著这个机会,托勒密夺取柯里叙利亚以及巴勒斯坦等地,但其他联盟成员要求把叙利亚等地归给塞琉古帝国,托勒密并没有答应,而塞琉古一世也没有追究。但往后下一个百年的时间,塞琉古帝国和托勒密王国为了争夺叙利亚南部的所有权而爆发多场叙利亚战争。 虽然托勒密在前295年再度占领塞浦路斯,但托勒密试图让他的王国远离战端。在确保王国安全后,前288年托勒密一世让他与贝勒尼基一世所生的儿子托勒密二世一起共治,之后托勒密一世投入晚年时间撰写有关亚历山大大帝征战的历史,他的著作今日已经失传,但阿利安撰写《亚历山大远征记》时大量参考托勒密的著作。托勒密一世以84岁高龄于前283年逝世,留下一个稳定且管理良善的王国给他儿子。

托勒密二世

托勒密二世在前283年从他父亲手上继任埃及国王,他的作为顷向平和且富有文化的君主,而不是冲锋陷阵的主帅,也因为托勒密一世留给他的是强大且兴盛的埃及,在他统治时期爆发历经三年的第一次叙利亚战争,这场战争让托勒密王国成为东地中海的主宰,控制一些爱琴海岛屿以及奇里乞亚庞非利亚吕基亚卡里亚等沿海地区。然而其中一些领土在托勒密二世统治后期的第二次叙利亚战争失去。

托勒密二世的第一任妻子是利西马科斯的女儿阿尔西诺伊一世,并为他生下继承人托勒密三世。然而托勒密二世可能为了迎合埃及人,准备采用与姊妹结婚这个埃及传统,于是阿尔西诺伊一世被以企图谋杀托勒密二世的罪名被废黜并遭到流放,之后托勒密二世与其姐姐阿尔西诺伊二世结婚。

托勒密三世的塑像,装扮成 赫耳墨斯并且披着短斗篷. 埃及托勒密时期.

在托勒密二世统治时期,亚历山大港宫廷在物质上以及文艺上的富丽堂皇达到最高峰,亚历山大港图书馆馆员卡利马科斯忒奥克里托斯和大批宫廷诗人歌颂托勒密王室的伟业。此外,托勒密二世继续扩建图书馆并鼓励科学研究,他大笔耗资使亚历山大港成为希腊化世界的经济、艺术、学识等文化中心,而亚历山大港的图书馆和学院保存大量希腊文学遗产。

托勒密三世

托勒密三世(施惠者),于前246年继承王位,他放弃前任的政策,积极对其他希腊化国家作战。当他嫁到塞琉古帝国的姊妹贝勒尼基因塞琉古王位继承纷争被谋杀,使托勒密三世发动第三次叙利亚战争,向塞琉古帝国的叙利亚进攻,托勒密一路势如破竹攻入安条克,甚至进军至巴比伦尼亚一带,而他的舰队征服到北至色雷斯的地区。

战争结果让托勒密王国的声势达到最顶峰,塞琉古国王塞琉古二世虽然保住王位,但埃及舰队控制大部分小亚细亚沿岸和希腊海域。在战争胜利后,托勒密三世不再挑起战争,尽管他仍然资助与马其顿王国敌对的希腊半岛上势力。托勒密三世在国内政策上与其父亲不同,他让埃及人的信仰上更为自由,并留下大量的记录在埃及人的纪念碑上,他的统治标志着托勒密王室逐渐"埃及化"。

王国衰退

前202年的托勒密王国,与其他邻近地区.
身着传统法老装束的托勒密六世浮雕,藏于卢浮宫

在前221年,托勒密三世逝世并把王位传给托勒密四世,托勒密四世是个昏庸且沉迷于享乐的君主,王国因而开始衰弱。他即位之初就杀了母亲和其他王室成员,他轻易就听信那些受他宠爱之人的言语,还让他们把持政府的朝政。然而当塞琉古帝国安条克三世入侵柯里叙利亚时,他的大臣还能妥善处理危机,并在前217年的拉菲亚战役中埃及获得大胜,拯救整个王国。在他统治期间,政治衰败而使埃及人发动叛乱,让王国更为衰弱。托勒密四世个人相当喜好文学,且是个戴奥尼索斯的信徒,他与他姐姐阿尔西诺伊三世结婚,但他之后却与情妇阿加托克勒亚相好。

托勒密五世是托勒密四世与阿尔西诺伊三世的儿子,当他登上王位时还只是个孩子,因此爆发一连串争夺摄政权的血腥冲突。而安条克三世和马其顿王国的腓力五世达成秘密协议,意图瓜分托勒密王国的领土。根据这个协定:马其顿将获得爱琴海沿岸和昔兰尼,塞琉古帝国预定将埃及塞浦路斯纳为所有。随后,腓力五世进攻托勒密在色雷斯卡里亚的领土。而安条克三世再度入侵柯里叙利亚,并在帕尼翁战役击败埃及的军队,托勒密王国至此失去 柯里叙利亚等地区,在这次败战后托勒密王国便与崛起的罗马共和国结盟。当托勒密五世成年后,成为一位暴虐的统治者,早早就在前180年逝世,留下还是幼儿的托勒密六世

前170年,安条克四世入侵埃及直至亚历山大港城下后,亚历山大港臣民废逐托勒密六世,并改立其弟托勒密八世为王。托勒密六世只得投靠安条克四世,而安条克也意图立他为埃及的傀儡国王,但在罗马干预下,安条克四世最终撤军,两兄弟并与他们的姊妹克丽奥佩脱拉二世三人一起共治。很快他们之间就发生冲突,前164年托勒密八世企图废黜他的哥哥和姐姐独揽大权,但托勒密六世在罗马援助之下很快又夺回了政权,并将托勒密八世流放到昔兰尼当国王,使得罗马对埃及的影响力日益增强。托勒密六世在入侵叙利亚时,战死于安条克战役。

后期托勒密君主

托勒密王国由还是幼儿的托勒密七世继承,但托勒密八世很快就回到埃及,并杀害了侄子托勒密七世,但整件事包含是否由托勒密七世继承王位,尚有争议且不明,可确定的是之后托勒密八世自己当上国王。托勒密八世相当残暴,当前116年托勒密八世逝世,王国由托勒密八世的妻子克丽奥佩脱拉三世托勒密九世共治,而年轻的托勒密九世在前107年被其母克丽奥佩脱拉三世废黜,克丽奥佩脱拉三世便与托勒密九世的弟弟托勒密十世共治,期间王位几度换替,在前88年托勒密九世第二度登上王位,直至逝世。王位由托勒密十世之子托勒密十一世继承,不久他在亚历山大港的暴动中被杀。这一段宫廷纷争使得王国更加衰弱,沦为罗马实质上的被保护国,而大部分的希腊世界也落到罗马手中。

托勒密十一世的继任者是托勒密十二世(吹笛者)。在他统治的时候,罗马已经是埃及事务的裁仲者,并且占领利比亚和塞浦路斯。在前58年托勒密十二世遭到亚历山大港暴民驱逐,但罗马在三年后帮助他恢复王位,托勒密十二世在前51年逝世,把王国留给10岁的儿子托勒密十三世。托勒密十三世和他姐姐、同时也是他的妻子克娄巴特拉七世共治。

克丽奥佩脱拉

克娄巴特拉七世的硬币,和她的肖像.

克娄巴特拉七世当上女王时才年仅17岁,而罗马在埃及的影响力越来越扩大,她的父亲托勒密十二世甚至开始付贡金给罗马来保障王国安全,在托勒密十二世逝世后,似乎托勒密王国已经走到尽头。

即位不久,克丽奥佩脱拉便陷入权力斗争,并流亡至国外。此时罗马内战爆发,恺撒法萨卢斯战役击败托勒密王国的监护人格奈乌斯·庞培。前48年,恺撒追击庞培到了埃及,克丽奥佩脱拉也跟着回到埃及。托勒密十三世将庞培杀害并把他的头颅献给了恺撒,以此来讨他的欢心,并想利用他来除去他的姐姐克丽奥佩脱拉。然而,克丽奥佩脱拉把自己包裹在一件大毯子中,派人送入恺撒住处与恺撒会见,此时克丽奥佩脱拉21岁,而恺撒已经52岁了,克丽奥佩脱拉成功离间恺撒和托勒密十三世的关系。在罗马援军来到埃及后,于亚历山大港战役击败托勒密十三世,托勒密十三世可能溺死在尼罗河中,但关于他的死因不是很确定。之后,恺撒让克丽奥佩脱拉再度登上王位,克丽奥佩脱拉与他的弟弟托勒密十四世名义上共治,作为托勒密王朝的传统,克利奥帕特拉嫁给了托勒密十四世,但实际上却与恺撒相好,两人成为爱侣,并让恺撒放弃他原本要占领埃及的计划。

在前47年夏季中的两个月,克丽奥佩脱拉和恺撒同游尼罗河,参访丹德拉(Dendera),之后克丽奥佩脱拉为恺撒生下一个儿子恺撒里昂。在前46年,克丽奥佩脱拉带着恺撒里昂离开亚历山大港,前往罗马,并住入恺撒在乡野间的宫殿式建筑内。但罗马人对恺撒和克丽奥佩脱拉的关系相当不满,甚至连罗马著名演辩家西塞罗在信中说他厌恶外国女王(指克丽奥佩脱拉)。

前44年,恺撒在罗马被多位元老院议员谋杀后,克丽奥佩脱拉回到埃及,据说她毒杀了托勒密十四世,并把她与恺撒的儿子恺撒里昂立为国王,即托勒密十五世。

与安东尼的关系

亚克兴角战役,1672年画作.

在恺撒死后,罗马再度陷入内战,克丽奥佩脱拉站在马克·安东尼屋大维所领导的恺撒派那一侧,并与刺杀恺撒的反恺撒派敌对,罗马内战结束后,罗马主要掌握在马克·安东尼屋大维雷必达所组成的后三头同盟上。前41年,安东尼招唤克丽奥佩脱拉前来塔尔索与他会面,克丽奥佩脱拉在那里华丽的登场,并以迷人的风采掳获安东尼的心。

两人成为情侣后,克丽奥佩脱拉为安东尼生下双胞胎子女,亚历山大·赫利俄斯克丽奥佩脱拉·塞勒涅二世。之后安东尼离开克丽奥佩脱拉,接受与屋大维姐姐小屋大薇的婚姻。随着安东尼和屋大维的关系恶化,安东尼抛弃小屋大薇,来到亚历山大港与克丽奥佩脱拉重续关系并寻求金钱赞助。安东尼在对安息王国的战争失利后回到亚历山大港,并以埃及式婚礼与克丽奥佩脱拉结婚,与克丽奥佩脱拉生下小儿子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并在亚历山大港置家。

前34年,安东尼征服亚美尼亚王国后,安东尼在亚历山大港奉献中宣布把把罗马共和国东方的领土奇里乞亚叙利亚昔兰尼克里特塞浦路斯巴勒斯坦等地分给克丽奥佩脱拉和她的子女。此举大大激怒罗马人,本来罗马人就相当厌恶克丽奥佩脱拉,有罗马元老院议员咒骂她为妖女,集合所有邪恶于一身。而屋大维不知从哪里弄来安东尼的遗嘱,其中描述安东尼希望死后与克丽奥佩脱拉长眠于亚历山大港,而不是罗马。这使罗马人强烈指责克丽奥佩脱拉。

最后,屋大维宣布与外国女王克丽奥佩脱拉宣战,罗马内战再度爆发,两军在希腊西岸的阿克提乌姆湾相遇,安东尼和克丽奥佩脱拉的联合舰队在亚克兴角战役,遭到玛尔库斯·维普撒尼乌斯·阿格里帕所指挥的屋大维舰队彻底击败。随后屋大维开始进军亚历山大港,并在城外轻易击败安东尼的军队。在这种状况下,安东尼自知将死在屋大维手中,用佩剑结束他的生命。

王国终结

Guido Reni的画作《克丽奥佩托拉和aspis》

屋大维于前30年进入亚历山大港后,不仅无意与克丽奥佩脱拉协商或建立其他关系,反而将她囚禁。克丽奥佩脱拉了解到已经无路可走,且不愿受辱,终于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历史上对于克丽奥佩脱拉的自杀死法有不同说法,其中最知名的就是她命人在无花果篮中藏了毒蛇“aspis”,偷偷运进她被囚禁的地方,克丽奥佩脱拉在整理衣冠后,先让毒蛇咬了她的手臂,再咬她的胸部来结束她的生命 。除此之外还包括服毒自杀等说法。

在这之前,克丽奥佩脱拉已秘密派人把她的儿子托勒密十五世送送到红海边的港口避难,据说准备逃亡印度,但他最终落入屋大维的手中,屋大维因为害怕托勒密十五世会威胁他做为恺撒唯一继承人的地位,而下令将他处死。

随着克丽奥佩脱拉与其儿子的逝世,托勒密王国成为历史,埃及最终沦为罗马的一个行省

军事

身穿短袍的希腊化士兵, 前100年左右

托勒密王国跟其他希腊化王国一样,军事上以亚历山大大帝时的马其顿军队作为基础来发展,步兵主要以马其顿方阵为核心,方阵早期以马其顿人、希腊人为主干,直到拉菲亚战役时才让埃及人服役。

托勒密军事上的兵源来自国内各种不同的民族,起初主要是移民来的希腊人,他们以接受兵役来换取国家给予的土地,并在军队中占了多数。随着托勒密王国陷入多场战争后,希腊裔兵源越来越捉襟见肘,而从希腊本土的移民也不够军事上运用,加上他们主要服役于皇家卫队,或是担任将军或政府官员。于是王国开始把本土埃及人纳入兵源,尽管这些埃及军队可能忠诚有疑虑,而且经常发动叛乱。托勒密军队逐渐充斥的埃及人,使埃及人影响力扩大,政府统治越来越衰弱,。

托勒密王国也利用埃及富饶的财物,从各处雇请大量佣兵。其中包括埃塞俄比亚的黑人、加拉太人、迈西亚人(Mysians)等,而犹太人是王国内相当重要的移民,在军队中可能占了五分之一的比例。

而托勒密王国掌控东地中海沿岸许多地区如塞浦路斯克里特、和爱琴海岛屿、甚至远至色雷斯沿岸,故此托勒密王国建立一支庞大的舰队以因应马其顿王国或是塞琉古帝国攻击,托勒密君王还曾派遣舰队航驶红海印度洋,如西米阿斯(Simmias)、欧多克斯(Eudoxus)等人。而托勒密王国曾经建造相当大的船只,来宣扬国威。据普鲁塔克记载,托勒密四世曾经建造长约128米,可搭载4,000名水手、3,000名士兵的四十排桨战船。然而普鲁塔克认为这艘船只是用来炫耀,且需要许多人力才能把它拖入海中。

科学和亚历山大港图书馆

亚历山大港图书馆内部想像图

托勒密王国时期,科学在亚历山大港蓬勃发展,托勒密王室提供资金和一切生活所需,以及亚历山大港图书馆等设施供学者做研究,于是在亚历山大港这些学者建构出科学系统化基础。在数学上首推欧几里得,他建构出完整的几何系统,编写了《几何原本》影响了后世。托勒密王室也在亚历山大港盖了天文台,来观测天文,而喜帕恰斯曾获得巴比伦和亚历山大港的这些天文数据。地理学上,许多亚历山大港的商人航行到印度进行贸易,而埃拉托斯特尼曾担任亚历山大港图书馆的馆长,并根据亚历山大卓与赛印(现在埃及的阿斯旺)之间不同的正午时分的太阳高线及三角学计算出地球的直径,埃拉托斯特尼还是第一个使用经纬度的地理学家。

亚历山大港图书馆还设置实验室,托勒密王室甚至提供罪犯供学者进行活体实验,赫洛菲洛斯是第一位有条理的方法进行人体解剖的学者,他发现大脑是智力中枢,并知道脉搏的重要性,他还发现动脉中仅有血液而非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含有空气,动脉的工作是把血液从心脏送往全身。埃拉西斯特拉图斯是赫洛菲洛斯的同僚,埃拉西斯特拉图斯区别运动神经和知觉神经,脑部是神经中心,疼痛透过神经传达到脑部。埃拉西斯特拉图斯还发现动脉和静脉最终连结于一起,他也是第一位反对希波克拉底的体液治病说,并谴责放血来治病。

托勒密王室聘请卡利马科斯作为亚历山大港图书馆第一位学者,他把图书馆的书籍加以分门别类,他是第一个编写图书目录之人,并着录了书名和作者等资讯,有学者认为他是古代第一个目录学家,因此称其为“图书馆科学之父”。

当时抄写书本时需要一份正确无误的标准本,而亚历山大港图书馆就此发展出校正新旧本的学问,经过亚历山大港图书馆学者所校定的版本成为当时其他学者和其他图书馆的标准本。今日欧洲各图书馆所收藏的手抄本以及现在流通的荷马色诺芬等原文著作,大多是根据“亚历山大港校定本”而来,这些成果使亚历山大港成为希腊化世界的知识中心,数学、力学、地理学、天文学、解剖学、生理学等学科的研究取得很大的进展,亚历山大港的图书馆和学院保存大量希腊著作,让许许多多希腊年轻人前来求知。

经济

在托勒密王国开始统治埃及时,全埃及的土地名义上属于国王,但王室可以授予出去,如赠与神庙、私人、军人等。王国主要的土地经营制度是租佃制,自由农是最主要的生产者,他们与土地所有者签定契约,保证在播种到收获期间不离开土地。契约有强制的因素,如果期限要不断延长,佃户需作出各种保证等,希腊和马其顿的军事移民,经常将自己的土地出租给埃及农民。另外农民可以与王室承租土地,还可租用种子、生产工具、耕畜、有时乃至住宅,田里种植的作物品种由政府决定,并由当地官员严格控管。

然而托勒密政府的杂赋相当多且繁重,如土地、房屋、园圃、家禽、牲畜、奴隶、人头、财产继承、买卖交易、关卡交通,各种物品、各种活动都在纳税之列。这些税除土地税交实物外,大部分以货币纳税,王国有时为了简便,实行包税制。许多农民不堪赋税的沉重,纷纷逃亡。或者投靠神庙,成为“依附神庙的人”(hieroi)或神庙的奴隶来享有许多免税特权,但他们需要为神庙提供各种劳役。不然,这些交不出政府税赋的农民,将会暂时或长期地沦为国有的奴隶,这些国有奴隶主要是为政府服各种劳役,如修堤坝、开运河等,有时也从事农业劳动,许多农民曾因交不上税赋而暂时做过国有的奴隶。一些学者认为这些国有奴隶可能没有失去人身自由。另外,托勒密王国奴隶制盛行,除了因缴不出国家的税收而成国有奴隶以及神庙的奴隶,还包括私人奴隶。

托勒密的政府采用相当极端的国家垄断制,且垄断范围相当广大,国家专营不仅矿业香料玻璃陶器等,甚至连对外贸易、钱庄等商业活动也在国家控制范围,这种制度不仅只限于埃及,连王国其他属地都适用在内。严密的税收制度与严格的垄断经营,使托勒密王国搜刮到尽可能多的财富。

托勒密王国提供种种便利条件,来加强商业竞争力,鼓励人们从事贸易和改良生产品质。政府透过修建港口、道路以及重修尼罗河到红海的运河,来改善商业环境。甚至派遣探险队来开发新的贸易市场,使得埃及贸易相当繁荣,商品也相当繁多,包括阿拉伯的香料、伊比利亚的白银、印度的黄金,甚至中国的丝绸,在亚历山大港的市场都可见到,让政府和商人获利良多。

政治

托勒密王室并没有因为是希腊人,而建立类似希腊本土的政府,他们继续采用埃及原有专制的官僚制度。托勒密王国借用之前埃及的制度,把埃及大概分成四十个省,其中在往下分区(Topoi),村(Komai)。并有一个以执事官(oikonomos)为首的细腻体制。这一套地方官员组成的庞大系统,负责执行估税和收税等事务,而希腊人主要担任重要官员,本土的埃及人在政府中仅占少数,且在较低的层次任职。也因为托勒密王国注重收刮财富上,政府的主要官员是内务大臣(Dioiketes),他同时也管理亚历山大港的财务,内务大臣的权限日后逐渐膨胀,以至于之后扩展到国家许多事务上。

托勒密王国的时诏书主要由三种语言版本撰写,分别是埃及圣书体、埃及草书和古希腊文,并由唯一还知道埃及圣书体撰写方式的祭司们担任诏书的颁写者。

如同塞琉古帝国的君王,托勒密君王也受东方的王权神化观念,企图把自己神格化。托勒密二世不仅宣布死去的双亲为神,而且将自己与妻子阿尔西诺伊二世称为神,在王国后期,托勒密诸王都用神的称号来签署命令,并且极力崇拜戴奥尼索斯,托勒密三世时就描述家族母系起源来自戴奥尼索斯。

社会

托勒密王国境内,希腊人拥有特权,他们遵守希腊法律,受希腊法庭审判,受希腊教育,是希腊城市的公民。同时埃及人也遵守埃及的法律,受埃及的法庭审判。但如果希腊人和埃及人有纠纷时,有一个特别法庭来解决双方的纷争。

另外,对于托勒密王国的希腊人来说,他们自认为文化高于埃及本身的文化,因此多对埃及文化不感兴趣。同样的,埃及人很少接受希腊上级文化,大多数的埃及人对此也不太感兴趣。加上托勒密王国还有其他民族存在,在交流较频繁的乡村里希腊人有时会与其他民族发生纠纷,尤其是希腊人和埃及人之间。然而大体而言,双方对一起居住的生活仍感到满意。

随着时间增长,在乡村的希腊人和埃及人逐渐互相影响,有些埃及人还取了希腊式的名字,两个民族也有通婚情形。到了后期,一些受希腊教育的埃及人也可以进入政府机构,并可以受封土地。同样地,希腊人在浅移默化也受到埃及文化影响,一些希腊人逐渐把埃及神祇当作希腊神祇,也有人为自己取了埃及式的名字。到了后期,两个民族通婚和杂居越来越多,并互相接纳。

在这段时期,原先古希腊语的不同方言,渐渐被融入通用希腊语中,成为希腊化世界主要的语言。

移民

在托勒密王国时期有许多民族移入埃及,在这段时期,托勒密一世把土地给予希腊裔老兵并鼓励他们的家庭迁入埃及,使上万希腊军眷进入国内成为统治阶级。 而本土的埃及人在政府中仅占少数,且在较低的层次任职。

托勒密诸王因为犹太人善战的缘故,在这段时间把上万名犹太人从巴勒斯坦迁入埃及,形成埃及境内很重要的社群。其他外族包括加拉太人也因为雇佣军关系在埃及定居。新移民因授田缘故散布王国境内,并在乡村或城镇形成自己的社交团体,与本土埃及人比邻而居。其中有一部分移民聚集在三个希腊城市中,分别是建于公元前600年左右的诺克拉提斯,和新兴城市亚历山大港上埃及的托勒迈斯·赫耳弥乌。

不同于亚历山大大帝和其他塞琉古帝国的君主们在四处建造希腊化新城市。托勒密的统治者担心建造希腊式城市会引发日后希腊城市公民要求自治、独立等问题,不利王室专制统治,因此甚少在埃及建造新的希腊城市。虽然王国在塞浦路斯爱琴海岛屿、昔兰尼等地还统治着其他希腊城市,但埃及境内的希腊城市仅有三座。不过埃及境内也还有一些城镇是以托勒迈斯、阿尔西诺伊贝勒尼基等希腊式名字来命名,当地虽然也存在许多希腊社群,但没有形成城邦式的公民集会,同样的,一些在埃及城镇的希腊社群也是如此。虽然没有公民集会,希腊移民仍会要求兴建体育馆等希腊建筑,像在前136年左右,尼罗河上游的当地希腊人就决议与国王协谈兴建体育馆一事。

宗教

希腊-埃及神祇塞拉皮斯

古希腊宗教原本就不是严密体系多神教,因此古希腊宗教很容易与古埃及宗教互相融合。虽然亚历山大大帝时,企图让埃及的太阳神阿蒙宙斯混同,但阿蒙神信仰主要在上埃及,而不是在托勒密王国权力中心的下埃及。故此,托勒密一世和其后继者就致力把古希腊宗教与古埃及宗教再互相融合,使希腊人和埃及人可以供奉同一个神灵。托勒密王朝改进了埃及旧有的欧西里斯崇拜,使之与圣牛阿匹斯(Apis)合在一起,成为Aser-hapi,并把祂拟人化,之后变成塞拉比斯(Serapis)。在塞拉皮斯身上,既有埃及的欧西里斯成分,也有希腊的哈底斯阿斯克勒庇俄斯阿波罗的成分,并且在地位上与宙斯等同,托勒密一世让塞拉皮斯成为亚历山大港和王国的主神 。而艾西斯本是埃及女神,后来成为希腊化世界相当重要的女神,等同于当时世界的所有女神和被神化的女性。

除此之外,早期的托勒密王室并没有干涉埃及人的原有的宗教或传统,反而为他们建造新的、雄伟的埃及神祇神殿,并且采用古代埃及法老们时的神殿外观。由于几千年来神庙一直是古埃及社会经济生活的中心,而托勒密王室相当尊重和宽容埃及宗教的统治政策,使神庙也能保持其独立性和经营自主权,并享有许多免税特权。

城市

在希腊化时期,城市比希腊古典时期的城市有更多的公共设施, 对于希腊城市如亚历山大港,托勒密政府特别授予城市公民自治权。

上埃及,虽然托勒密一世曾在那里建造希腊殖民城市托勒迈斯·赫耳弥乌作为当地首府,但早期因为远离中央政府,当地受希腊化影响较小,直到一个世纪的希腊化和互相通婚,在当地产生许多受希腊化教育的希腊-埃及后裔。

亚历山大港

亚历山大港于前331年由亚历山大大帝所建造,坐落于尼罗河最西端的入海口,并拥有一个不受淤泥影响的港口。亚历山大港在托勒密一世时成为王国首都。利用王国的财富,在希腊化时代时亚历山大港成为超过雅典的文化中心。亚历山大港在当时拥有东、西两个港口,东边为主要港区,并面对城内主要建筑如王国的宫殿和知名的亚历山大港图书馆和博物馆,在东边港区的出海口的对面是法罗斯岛,亚历山大港灯塔就坐落在这座小岛上,灯塔建于前283年,预估高度115—150米之间,这座灯塔的顶部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和常年不灭的火焰,并成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亚历山大港图书馆藏书多达70万卷,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在这附近有一座塞拉皮斯的神殿。亚历山大港的街道均铺设过,并且排列整齐。此外,更有宏伟的公共建筑以及公园。亚历山大港其人口大约有50万,其中有希腊人和各种东方民族,尤其是犹太社群,他们聚集于城内一个城区,在王国统治这段期间犹太人曾与希腊人发生一些冲突。

虽然亚历山大港在前30年落入罗马手中,但在罗马帝国期间,它仍是仅次于罗马城的重要都市。

王国统治者列表

所有的埃及托勒密王朝男性统治者都称作托勒密,而公主或女王多被命名为克丽奥佩脱拉贝勒尼基阿尔西诺伊,是因为托勒密王朝采用埃及法老们姊妹通婚的传统,并且跟他们的王族配偶一同统治埃及,这结果让托勒密王室上产生错综复杂的乱伦关系,使后期托勒密成员更加衰弱愚昧。在王朝女王中,仅有贝勒尼基三世贝勒尼基四世是单独统治埃及的,而克丽奥佩脱拉六世虽然有共同执政者,却是跟女性的贝勒尼基四世共治。克娄巴特拉七世虽然在名义上接连跟托勒密十三世托勒密十四世托勒密十五世共治,但实际政权单独掌握在自己手中。

注释

  1. ^ 西西里的狄奥多罗斯, 《历史丛书》, 18.21.9
  2. ^ 正式头衔是国王法老是对埃及国王的尊称,如中国皇帝陛下等,实际并不是正式称号,但在后世泛指埃及的国王。
  3. ^ 阿利安 《亚历山大远征记》卷三 p.093
  4. ^ 阿利安 《亚历山大远征记》卷三 p.095
  5. ^ 威廉·史密斯; 《Dictionary of Greek and Roman Biography and Mythology》"Alexander IV".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5-15.(1867)
  6. ^ Peter Green, Alexander to Actium: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1990, pp 13-14
  7. ^ 所有托勒密王室君王都叫托勒密,希腊人用他们的昵称来加以区别,而现代学者是在他们名后加上编号,即一世、二世等。
  8.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87。
  9. ^ Grabbe, L. L. A History of the Jews and Judaism in the Second Temple Period. Volume 2 – The Coming of the Greeks: The Early Hellenistic Period (335 – 175 BCE). T&T Clark. 2008. ISBN 9780567033963.
  10. ^ 阿利安 《亚历山大远征记》卷一 p.015
  11. ^ Theocritus: Encomium of Ptolemy Philadelphus
  12. ^ 《巴比伦编年史》中的托勒密三世编年史.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3. ^ 波利比乌斯, 25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34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4. ^ 14.0 14.1 Peter Green, Alexander to Actium: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p.304
  15. ^ Peter Green, Alexander to Actium: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Hellenstic Age, p.306
  16. ^ 波利比乌斯, 16.19 [永久失效链接],
  17. ^ Peter Green, Alexander to Actium: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Hellenstic Age, p.553-554
  18. ^ 如此戏剧化的出场是来自普鲁塔克的记载 (《希腊罗马名人传》恺撒 49.1-3),但有也学者怀疑它的真实性,因为克丽奥佩脱拉和毯子必须暗地送入恺撒所在的宫殿内,而且托勒密十三世封锁所有前往亚历山大港的通道,来阻止克丽奥佩脱拉进入这座城市。
  19. ^ Cassius Dio, 罗马史 43.27.3
  20. ^ 20.0 20.1 西塞罗, 写给Atticus的信 15.15.2
  21. ^ Ronald Syme, The Roman Revolution (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 1962), 270.
  22. ^ 普鲁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 LXXXVI 3.
  23. ^ 卡西乌斯·狄奥, Roman History, LI 21
  24. ^ 斯特拉波, 《地理學》, XVII 10
  25. ^ 波利比乌斯, 62,
  26.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96
  27. ^ 托勒密二世曾建造一支庞大的舰队,据记载,这支舰队包含17艘五排桨战船、6艘六排桨战船、37艘七排桨战船、30艘九排桨战船、14艘十一排桨战船、2艘十二排桨战船、4艘十三排桨战船、1艘二十排桨战船和5艘三十排桨战船。
  28. ^ O'Connell, Robert L., 《兵器史》(Soul of the Sword). Simon 和Schuster, 2002, ISBN 0-684-84407-9 P.135
  29. ^ 詹姆斯·亨利·布雷斯特德, 追踪古文明的脚印(下), p.348
  30. ^ 詹姆斯·亨利·布雷斯特德, 追踪古文明的脚印(下), p.349
  31. ^ Burns,Edward M.,Ralph, Philip Lee & Lerner, Robert E, 世界文明史(前篇), p.190
  32. ^ 詹姆斯·亨利·布雷斯特德, 追踪古文明的脚印(下), p.350
  33.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94
  34. ^ W.Clarysse & K.Vandorpe,Zenon,UnHomme D'Affaires GrecAL'Ombre des Pyramides,鲁汶大学(1995) p.72
  35.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95
  36.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97
  37. ^ Alan Bowman,Egypt afterthe Pharaohs,伦敦大学(1990) p.182
  38. ^ F. W. Walbank, The Hellenistic World (1981),p.202. 托勒密二世时重修
  39. ^ Burns,Edward M.,Ralph, Philip Lee & Lerner, Robert E, 世界文明史(前篇), p.180
  40.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92
  41.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2
  42. ^ 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2nd ed., vol. 7, p. 97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4.
  43.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3
  44.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4
  45.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7
  46.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8
  47. ^ Adkins and Adkins, 《探索古希腊文明》(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Greece) 商务印书馆, Inc., 2005, p.418.
  48.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2
  49.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1
  50.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P.105
  51. ^ Adkins and Adkins, 《探索古希腊文明》(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Greece) 商务印书馆, Inc., 2005, p.605.
  52. ^ "在埃及境内最为知名的塞拉皮斯神庙坐落于亚历山大港", 保萨尼亚斯记载于(《希腊志》, 1.18.4,)"
  53. ^ 詹姆斯·亨利·布雷斯特德, 追踪古文明的脚印(下), p.355
  54. ^ Adkins and Adkins, 《探索古希腊文明》(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Greece) 商务印书馆, Inc., 2005, p.575.
  55. ^ Adkins and Adkins, 《探索古希腊文明》(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Greece) 商务印书馆, Inc., 2005, p.260.
  56. ^ Adkins and Adkins, 《探索古希腊文明》(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Greece) 商务印书馆, Inc., 2005, p.261.

参考

  • Burns, Edward M.; Ralph; Lerner; Standish, 世界文明史 初版, 五南图书, 2009, ISBN 978-957-11-5596-8
  • 詹姆斯·亨利·布雷斯特德, (2007). 追踪古文明的脚印. 麦田出版社. ISBN 978-986-173-246-6.
  • Green Peter, (1990). Alexander to Actium: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2nd edition).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0-500-01485-X.
  • F.W.Walbank,《希腊化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8903-7

另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9-22 09:2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