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数字学习本文重定向自 數碼學習

数字学习e-Learning),其前身为远距教学。远距教学在有邮政系统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当初是为了协助无法入学但又有进修需求的社会人士,让他们以函授的方式,进行各种进修学习活动。后来电视出现,远距教学又多了一项媒体可以运用。

互联网技术兴起之后,远距教学的实行者发现,网络将是一个更有效率的媒体,因此展开了各种研究计划,希望能大幅增进传学习的效率。而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就产生了许多意义相近的名词,诸如:在线学习、远距学习、网络学习、网络教学、网络训练及分布式学习、合作式学习、无所不在学习、云端补习等。

数字学习的定义

数字学习是学习者应用数字介质学习的过程,数字介质包括互联网、企业网络、电脑、卫星广播、录音带、录像带、交互式电视及光盘等。应用的范围包括网络化学习、电脑化学习、虚拟教室及数字合作。

根据美国人力资源发展协会(ASTD)的定义,数字学习的范围则包含很广,诸如利用互联网、卫星广播、交互电视、以及光盘教材等来进行课程学习,都属于数字学习。

美国知名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 Group)亦持类以的看法,认为数字学习是远距教学的一种,使用卫星广播,交互电视,光盘等来进行授课程教学,但主要以互联网的界面来传输数字教材。

美国另一知名的市场研究机构IDC也与Gartner Group持类似的看法,定义数字学习是透过互联网或公司的内部网,将训练课程或服务传递到最终学习者面前的过程。训练可以是同步或异步的。同步是指学生跟老师在同一时间上线,而异步则指学生可与其它学生在不同的时候获取课程内容进行学习。

综合以上三种定义,可以归纳出数字学习的几个共通性质:

  • 它是一种远距教学的模式。
  • 它使用数字化的学习资源。
  • 它可以使用卫星广播、交互电视、光盘教学、互联网等方式发送教材。
  • 它主要采用互联网的用户界面。
  • 它可以是同步的也可以是异步的学习方式。

电脑化教育与教学科技

电脑科技很早便开始应用在教学上,从电脑开始发展,美国军方即开始运用电脑发展训练方法,以电脑模拟战场实际情况,让军方的受训者学习如何在战场的情境下做决策,当时运用信息技术的辅助,创建一种作战沙盘推演的训练模式,以使军官在受训时,可以有效的学习作战时各种决策所可能产生的后果,在经过训练后,面对实际的战场,才有办法在短时间内,作出正确的判断。后来这些与学习理论相关的研究,在美国大学逐渐形成“教学科技”及“电脑辅助教学”的学派,演变至今,成为一项影响教育与企业训练的重要趋势。

但教学科技的发展,在1990年代初期以前,其普及程度仍然有限,早期最常使用的方式是以光盘的形式存储课程内容,再让学习者运用光盘在电脑上进行课程活动。尽管在光盘上可以将教学方式做得很好,但以光盘的形式进行学习活动仍然有两个不容易克服的问题:第一是内容更新的问题,第二是内容送达的问题。假设知识的内容不断更新,课程便必须不断改变,但光盘送达学习者手上之后,便无法再更新内容,当然学习者可以获取最新的版本,但如何将最新内容运送到每一个学习者的电脑上,仍然是过去使用光盘教学的最大困难。

网络的发展,却是很具体地解决了以上的两个问题,这便是目前主要的数字学习的成长因素。学习者是透过网络连线到课程提供者的服务器获取课程内容,并且在自己的电脑上进行课程的学习,同时,由于课程内容存储在课程提供者的服务器,课程提供者可以随时将最新的课程内容,随时更新内容及界面,让透过网络获取课程的学习者,随时可以更好的教学方法,获取最新的知识。因此,今日的数字学习,因为网络的发达,解决了教学科技过去所面对的瓶颈,这也是数字学习发展的第三个原因。

数字学习有随时、随地学习的好处,也就是学习的时间及地点已经不再受限于传统的教学方式,必须配合老师的时间与教室地点的交通问题,只要连在线网,就可以学习。但是数字学习更重要的一点,可能很多人都忽略掉了,也就是“个人化”的功能,也就是教育所谈的适性教学的问题。运用信息技术以及教学科技的设计,可以针对每个人的特性,提供不同程度的教学内容,该学习者的效果可以提高,这是数字学习的一项重要指针。

数字学习的有效学习模式

以印地安那大学数字学习中心所使用的实务应用,共分为四个程序,也就是情境、主要概念、演示、应用。对企业而言,其教育训练的目的,在于使员工接受到对公司竞争有利的知识,并且使这些知识成为员工在工作上的技能,我们可以策略性的眼光来分析这个程序,其结果是以“是否认知到知识”与“是否获取技能”来决定训练的程序。

一般而言,员工的在技能的获取,一定经过如下的阶段:一、尚未知觉到某项知识的存在及其重要性,相对而言,也就没有该知识所赋予的技能;二、当员工接受到训练时,也许接受到了某些知识,了解其重要性,但在实务操作上仍不够熟练;三、等到经过一些练习,员工在知识及技能上均已经成熟,遇到实际状况时可以运用已有的知识及技能来解决问题。很多人以为训练到此便结束了,其实不然,最重要的历程,是在:四、所有的知识已经内化成为员工的潜意识,可以随时运用这个技能。以学习外语(英语)为例,第四个阶段,就是当学习者已经可以不经过思考转化,直接以外语的思考模式,说出流利的外语。而第三个阶段,则是在说外语时,还需要在脑中将中文的意思想一遍,再将其翻译成为英语。

美国军方以电脑模拟战场实际的训练方式,这种结合技术、教育与模拟技术的模式,后来演进成为学习科技的理论基础,在美国形成教学科技或电脑化教育的学习科技学术领域。

学习科技的应用领域,主要有两种学派:电脑辅助教学〔CAI(Computer-assisted Instruction)或CBI(Computer-based Instruction)〕与智能引导系统(ITS, Intelligent Tutoring System)。电脑辅助教学以开发循序式教材为主,使用编辑系统来制作教材,学习顺序固定且一致,课程难以拆解为小模块,须在专属之软硬件系统下使用,但无论在课程设计或使用上,教较为单纯简便,成为市场主流。

智能引导系统则希望能运用人类在教学方法与认知学习上的专业知识,动态地根据学习者的特定目标,偏好与需求,来调整学习内容。由于科技的跃进,使此学派的理论与应用逐步落实,而因为互联网的兴起,两学派都发展出“可再使用学习组件”(reusable learning object)、“内容与控制程序分离”(separation of content and control)的设计概念,使两学派已有集成的趋势。

在互联网发达以后,学习科技逐渐将互联网纳入其研究范围,其研究重点都集中在:

  • 定义可再使用之学习组件
  • 发展新学习模式
  • 发展学习评估模式
  • 创建内容排序的新模式
  • 创建学习的知识仓储

数字学习的标准

美国为确保政府、企业与个别用户在数字学习上的投资,不致浪费,乃引用学习科技发展趋势,推动可再使用学习组件的参考模式 SCORM (Sharable Content Object Reference Model),并提出:“同一教材内容可在不同平台上操作,同一平台可操作不同厂商开发的教材”的要求,此即为互操作性,可达成产品、工具与教材间的兼容与互通。

各种数字学习提供者若要达成互通操作性的要求,需要各提供者遵循一系标准,由于这些标准的提供了前瞻的数字学习标准,因此也是站在领先地位带动数字学习产业的发展。

1997年秋天,美国白宫科技政策会与美国防部发起了一项推动数字学习标准的计划—ADL, Advanced Distant Learning,邀请了美国政府单位、教育界、产业界等专家,讨论使数字学习成为高质量所需之标准,并协调其它相关之标准制定单位,如:AICC, IMS, IEEE, ARIADNE等,“创建一共通之标准,以创造一个符合美国国防部对于网络学习内容高质量水准要求的相关技术规格与设计规规范的参考模式”。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4 04:1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