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本文重定向自 雅克·皮埃爾·布里索

(重定向自布里索,J.-P.)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德·窝里勒
Jacques Pierre Brissot (1754-1793).jpg
国民公会立法代表
任期
1792年9月20日-1793年10月30日
个人资料
出生雅克·皮埃尔·布里索
(1754-01-15)1754年1月15日
 法兰西王国沙特尔
逝世1793年10月31日(1793岁-10-31)(39岁)
 法国巴黎协和广场
死因Guillotine
墓地赎罪礼拜堂, 巴黎, 法兰西
48°52′25″N 2°19′22″E / 48.873611°N 2.322778°E / 48.873611; 2.322778坐标48°52′25″N 2°19′22″E / 48.873611°N 2.322778°E / 48.873611; 2.322778
国籍法国
政党雅各宾俱乐部 (1789–1793)
吉伦特派 (1791–1793)
配偶妃礼西典·杜邦 (Félicité Dupont)(1759年-1793年结婚)
职业记者、作家、出版商、政治家
签名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法语:Jacques Pierre Brissot,1754年1月15日-1793年10月31日),他自行采用了德瓦维尔de Warville)名字,是法国大革命过程中吉伦特派的领导成员。一些来源称呼他的姓名为让·皮埃尔·布里索。

传记

Bibliothèque philosophique du Législateur, du Politique, du Jurisconsulte, 1782

布里索出生于法兰西中北部的沙特尔,他的父亲是一个旅店老板。他接受教育后在巴黎一个律师办公室工作。 1782年,他和妃礼西典·杜邦(Félicité Dupont)(1759年至1818年)结婚,开始著述并进行翻译 奥立佛·高德史密斯罗伯特·多兹利英语Robert Dodsley英语作品。 他们住在伦敦,随后到1791年有三个孩子。 他的第一部作品,"刑法理论"(Théorie des lois criminelles(1781))和"国会哲学图书馆"(Bibliothèque philosophique du législateur (1782)),探讨法律哲学的议题,并很明显的在道德伦理的观点深刻受到尚-雅克·卢梭影响。 布里索在"刑法理论"的序言中,叙述,他提交此书的大纲给伏尔泰并引用他在1778年4月13日的回函。

布里索任欧洲通讯法语Courrier de l'Europe刊物,并从事法兰西信使及其他书报的编辑,开始成为人们熟知的作家。他致力于人道事业,提出一个欧洲所有知识分子的合作计划,并在伦敦开办” 伦敦高校学报”(Journal du Lycée de Londres),这是发表他们意见的刊物。 这个计划是不成功的。 不久后他返回巴黎,1784年布里索被控出版抨击王后的色情小册子关押在巴士底监狱

他获释出狱后四个月,1785年再次投身于编制小册子,最引人注意的是他匿名发布给奥地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约瑟夫二世的公开信,指责镇压弗拉赫人的暴动法语Révolution transylvaine de 1784手段,支持人民反抗君主的暴政的权利,因而被迫退隐到伦敦。

第二次居留伦敦期间,他结识了一些伦敦废奴主义英语Abolitionism in the United Kingdom的领导者,因此后来在巴黎创办了反奴隶贸易组织的黑人之友协会英语Society of the Friends of the Blacks, 1790到1791年他任这个协会主席。

1788年,他作为代理人到美国访问,随后在1791年发表了他的"美国访问旅行” (3卷)。 布里索相信美国理想有助于改善法国政府。1789年他被美国文理科学院选为外国名誉会员。 有段时期他有意将他的家人迁往美国。 汤玛斯·杰佛逊于1785年至1789年间任驻巴黎大使时和布里索非常熟悉,当时他的文字纪录,“布里索回来了,对我国着迷。他打算带着他的妻子和孩子在那里定居。” 这样的移民没有成真,对布里索来说是个悲剧。 革命运动的酝酿兴起经由政治新闻的过程报导将他吸引回到运动策划中,随后使他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

从1789年革命爆发,布里索成为言词最强烈的支持者之一。1789年至1793年他发行法兰西爱国者法语Le Patriote français报纸,立刻成为政治上引领舆论耀眼的刊物。 他在雅各宾俱乐部的演讲非常有名,他被选为巴黎市的委员,然后是1791年10月1日至1792年9月期间国民立法议会和后来的国民公会代表。 此后不久,布里索开始调整自己接连到更右倾的,通常被视为“战争党”的吉伦特派。他们被称为吉伦特派或称“布里索派”,因为其中许多人来自南部的吉伦特省,是一种人际关系联系的松散组织,而不是一个有明确意识形态,有组织的政党。

1792年八月十日事件发生后,八月十三日 路易十六以“叛国罪”和“危害国家罪” 被正式逮捕,布里索和吉伦特派支持拘禁国王既作为人质,也作为筹码的想法,然而山岳党主张立即将他处决。布里索反对处决国王的两个原因。 他认为,一旦路易十六被处决法国会失去所有外交谈判的力量,而且也担心保皇党大规模的叛乱。

法兰西外交政策

1791年8月27日,是布里索领导的国民立法议会时期,由奥地利和普鲁士发布皮尔尼茨宣言警告法国人民不伤害路易十六,否则他们或对法兰西的政局进行“军事干预”。布里索鼓动国民立法议会支持,随后于1792年4月20日对奥地利宣战。 这个决定从一开始就是灾难性的,法兰西的军队在第一次的战斗就被击溃,大幅度地导致政治局势的紧张。

布里索在外交事务方面的知识使他成为外交委员会的成员,这段时间在国民立法议会,他控制了法国的外交政策。 布里索是对神圣罗马帝国利奥波德二世皇帝,哈布斯堡君主国以及在1793年2月1日对大不列颠王国,宣战的关键人物。 这也正是布里索赋予以战争推广革命理念到全欧洲的特性。

逮捕和处决

大英百科全书第十一版,评论:

吉伦特派中,皮埃尔·维纠尼昂·韦尼奥是比较好的演说家,但布里索反应很快,热情洋溢的,冲动的,具有广泛知识的人。然而,他却优柔寡断,在革命群众斗争事件中不具备煽动激烈对抗能量的特资。

Jacques Pierre Brissot.

布里索在处决国王的立场,对奥地利的宣战和他采取温和革命的观点,不可避免的导致吉伦特派和山岳党以及无套裤汉之间的剧烈摩擦。 布里索试图用已经在1791年通过的宪法建立君主立宪制度,稳定社会秩序以约束革命的暴力及不受控的群众集会,这个既得利益的招数不被理睬。 1793年的五月下旬,国民公会的山岳党,在杜乐丽宫的集会,呼吁撤除十二人委员会英语Commission of Twelve。 无套裤汉采取更激进的行动,招来拥有大炮武装的巴黎国民自卫军包围了国民公会,呼吁撤除和逮捕布里索以及全部的吉伦特派。 当国民公会拒绝做出这样草率的决定,国民警卫队的领导头目,弗朗索瓦·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的答复:

告诉你们的愚蠢主席,他和他的大会已经是命定的,如果一小时内,他不将吉伦特派这二十二人交给我,我要炮轰了!

在这种暴力威胁下,于1793年6月2日,国民公会投票,布里索连同其他28名成员被逮捕。 布里索是吉伦特派第一个尝试并逃跑的,但也是第一个被捕获。 首先通过他的沙特尔家乡前往法兰西西北部诺曼底反革命势力中心的康城途中,在6月10日,他因使用假旅行证件,被逮捕带回巴黎。 10月3日,开始审判布里索和吉伦特派。他们被指控是“外国列强,尤其是英国反革命的代理人”。 布里索,亲自为他自己辩护,对他和他的吉伦特派同事的荒谬指控逐点反驳。 尽管他们努力的辩护,10月30日的死刑判决被送达布里索和其他21名吉伦特派同事。第二天,被定罪的人被农车英语tumbrel载运到断头台,他们一路高歌马赛曲,承担爱国烈士的角色。 布里索断头台被处决时年仅39岁,他的尸体被埋葬在马德琳墓地英语Madeleine Cemetery

辩解卧底指控

布里索的职业生涯有一段受到严密审查和质疑的经历,是他关押在巴士底监狱后的生活。 虽然热情者和辩护者认为布里索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是无瑕疵的哲学革命家,他的批评者质疑他的可信性和品德而反复的指控他在18世纪80年代中期参与制作和散布色情的诽谤小册子英语libelles,作为警察或英国的密探而且诈骗他的生意伙伴。 这些指控是由 让-保尔·马拉卡米尔·德穆兰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引导的,更恶劣的是臭名远扬,丑闻贩子,勒索和作伪证者的夏尔·泰韦努·德莫朗德英语Charles Théveneau de Morande的恶意指控,布里索维护他的声誉声明,“这是我生命的折磨”。

20世纪80年代,历史学家罗伯·丹屯支持他们的指控。 他们指责布里索作为警局的间谍,说他阴谋反对革命且曾经站在后面。 布里索被送上法庭多次为自己辩护这些指控。 罗伯·丹屯认为,布里索在个人层面是不支持革命的,并去了一个警察局,在那里,他问,是否他能协助。 丹顿说,当他离开后,他就开始提供信息。

对他的指控唯一问题,历史学家弗雷德里克·卢纳认为,罗伯·丹屯得到所谓证据的信件,是这个事件发生后十五年才写的。 卢纳弗雷德里克·卢纳指出,实情应不可能是如此的; 布里索被指证,当他从巴士底监狱被释放后就立刻离开了巴黎前往伦敦。 所以,他不再巴黎,他不可能与警方交谈。

遗产

经由布里索他的著作对“法国革命前和革命意识形态”作出重要贡献。 他早期对法律的工作,他的许多小册子,和他在国民立法议会的演讲,展示了献身给法国大革命的节操。

参照

注解

  1. ^ Brissot de Warville. Théorie des lois criminelles 1 (法语).
  2. ^ Léonore Loft, "The Transylvanian Peasant Uprising of 1784, Brissot and the Right to Revolt: A Research Note", pp. 209-218 in: French Historical Studies , Vol. 17, No. 1 (Spring, 1991)
  3. ^ Book of Members, 1780–2010: Chapter B (PDF).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28 July 2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5-10).
  4. ^ 4.0 4.1 David Andress, 1789: The Threshold of the Modern Age, 87.
  5. ^ Christopher Hibbert英语Christopher Hibbert, The Day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37.
  6. ^ Thomas Lalevée, « National Pride and Republican grandezza: Brissot’s New Languag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 French History and Civilisation (Vol. 6), 2015, pp. 66-82.
  7.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175.
  8.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176.
  9.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382.
  10.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180.
  11.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228.
  12.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229.
  13.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230.
  14. ^ Simon Burrows, “The Innocence of Jacques-Pierre Brissot,” 843-871
  15. ^ Robert Darnton, The Literary Underground of the Old Regim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2, pp. 49-68.
  16. ^ Frederick A. Luna, "Interpreting Brissot", The Dean Street Style of Revolution, pp. 159–190.
  17. ^ Loft, p. 209.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29 03:06,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