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雾月政变本文重定向自 雾月政变

雾月政变
Bouchot - Le general Bonaparte au Conseil des Cinq-Cents.jpg
雾月政变时的拿破仑·波拿巴,1840年弗朗索瓦·布舒作
日期1799年11月9日
地点法国
参与者拿破仑, 埃马纽埃尔-约瑟夫·西哀士, 夏尔·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 罗歇·迪科, 保罗·巴拉斯, 吕西安·波拿巴, 约瑟夫·波拿巴, 让-雅克·雷吉斯·德·冈巴塞雷斯, 查尔斯·弗朗索瓦·勒布伦英语Charles-François Lebrun, duc de Plaisance等等
结果执政府的出现;拿破仑成为第一执政,掌控法国政府的大部分权力。

雾月政变(法语:Coup d'État du 18 Brumaire,意为“雾月18日政变”)是西哀士连同拿破仑富歇塔列朗谋画的夺权计划。西哀士与拿破仑结盟,共同策划政变,并在共和8年雾月18∼19日(1799年11月9日~11月10日)推动政变,迫使督政辞职,驱散立法议会成员,组成执政府。政变后由西哀士拿破仑罗歇·迪科任临时执政,西哀士并起草新的宪法,但被拿破仑破坏。拿破仑此后掌控法国。

背景

奥地利在1799年3月12日对法宣战后,法国重回战备状态。主战的残余雅各宾派于4月赢得选举,并采取了紧急措施。而此刻拿破仑和法兰西最精锐的部队正在参加埃及-叙利亚战役,无力顾及国内局势。因而在1799年春夏之际,法军在家门口节节败退。这导致了牧月30日政变爆发,雅各宾派下台,仅剩身为五执政之一的西哀士掌控着法国。不久,在同年9月25-26日的第二次苏黎世战役英语Second Battle of Zurich后,法国的军事处境得到了改善。随着法军一次次击退入侵,雅各宾派开始害怕主和的保皇派的复兴。当拿破仑在10月9日回国时,两派都称赞他为国家的拯救者,以博得他的好感。

公众亦热情称颂着拿破仑在中东取得的胜利,使得西哀士认为拿破仑是他政变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人物。然而自拿破仑回归之时,自己也在西哀士的政变中计划了一次政变,最终来为自己而非西哀士夺得权力。

政变最大的潜在阻碍在军队之中。有些将军,比如坚信共和主义的让-巴普蒂斯·儒尔当、相信他们自己有能力管好法国的让-巴蒂斯特·贝尔纳多特。但拿破仑对他们隐瞒了自己的意图。

为了方便,部队在政变前被部署在巴黎四周。计划为首先让执政官辞职,再让元老院五百人院任命一个易受摆布的委员会来根据政变的要求来起草新的宪法。

雾月十八日

吕西安·波拿巴五百人院主席,雾月政变参与者

雾月十八日晨,吕西安·波拿巴用巴黎发生了雅各宾派政变的谎言欺骗了委员会,并以安全为由说服他们前往位处巴黎郊区的圣克卢宫。而负责五百人院出行的安全,并被授予当地全部兵权正是拿破仑本人。

早晨晚些时候,西哀士和罗歇·迪科辞去了督政官一职。拿破仑的亲密盟友,前外交部长夏尔·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说服保罗·巴拉斯做了同样的事。

五执政中三位执政的辞职使人数无法达到法定人数,但两位未辞职的雅各宾执政,路易斯-哲罗姆 高赫尔英语Louis-Jérôme Gohier让-弗朗索瓦-奥古斯塔 莫林英语Jean-François-Auguste Moulin则继续强烈抗议。随后,两人皆被拿破仑盟友让·维克多·莫罗将军逮捕,然后被关在卢森堡宫。在第二天他们被强迫放弃抵抗。

和督政官们相反,元老院和五百人院没有被恐吓吓到,并继续开会。富歇提议逮捕五百人院中的雅各宾领袖,但拿破仑认为此举并不必要,而这最终成了一个失误。到了晚上,巴黎已经被拿破仑和效忠于他的军官控制。

雾月十九日

翌日,多数议员发现他们正直面一场蓄谋已久的政变,保护他们不过是个幌子。面对拒不服从的议员,拿破仑带领一小股近卫军冲入会场。此事可能并不在计划中,但也证明了政变中的政变的存在:从此开始,这成了军事事务。

尽管拿破仑展示了他强大的兵力,但元老院继续抵制他。当拿破仑称元老院为“令人不快的事实”时,他遭遇了议员的诘难,比如“共和国没有政府” 、“革命已经结束”。一位议员大叫道:“宪法呢?”拿破仑便回答说:“宪法!你们自己毁了它,在果月18日政变违反了它;在花月22日法令中侵犯了它;在牧月30日政变时亵渎了它。它不再享有人们的尊敬了。”

Exit liberté à la François(1799), 詹姆斯·吉尔雷

五百人院怀着更深的敌意对待了拿破仑。在巴拉斯辞职的合法性被雅各宾派质疑时,拿破仑的近卫军不合时宜地进入了会场。拿破仑先被议员们推来推去,随后被人身攻击。但并非拿破仑召集了近卫军,而是他的兄弟,五百人院的主席吕西安召集近卫军保卫他们的领袖。最后,拿破仑依靠武力逃出了会场。

五百人院提出了剥夺拿破仑法律权益的动议。目睹此事,吕西安·波拿巴迅速溜出了会场,告诉士兵五百人院正被一群挥舞着匕首的议员威胁。米歇尔·拉波特的描述称“他(吕西安)手指拿破仑苍白、流着血的脸作为他的证据。然后他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握紧剑,向天发誓以此刺入拿破仑的心脏,就好像把拿破仑当叛徒。”吕西安下令军队将暴力议员逐出会场。近卫军在若阿尚·缪拉的带领下进入了橘园(Orangerie)并解散了议会。督政府由此终结。

元老院通过了将五百人院休会3个月的法令,任命拿破仑、西哀士和迪科为临时执政,命名立法院。五百人院中一些温顺的议员准备巩固五百人院的权力,但旋即被捕。五百人院从此沦亡。

后事

督政府虽已终结,但政变中的政变还未结束。军事力量的运用无疑通过拿破仑增强了西哀士和其他密谋者的权力。随着五百人院的彻底结束,密谋者们召开了两次会议,每次都有来自两个议院的25名代表。密谋者通过恐吓,在会议中宣布了临时政府的成立,由拿破仑,西哀士和迪科担任第一届执政。

巴黎的大街小巷中对此并无反应,这充分表明了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已经结束。“那是蛮力和欺骗的结合,尽管雾月十八日发生的一切被姑息了,但绝不会有掌声的迎接。人们疲于革命,只想要一个明智、坚定的政府。”

雅各宾官员在外省发动的起义被迅速镇压了。20名雅各宾议员被流放,余下的被逮捕。大会起草了简短而又晦涩的共和八年宪法,这是自革命开始,第一部不含权利宣言的宪法。

拿破仑·波拿巴使宪法的地位处第一执政之下,而他随后登上了第一执政的位置,由此完成了这政变中的政变。他的权力远超其他两个执政。实际上,他还控制议会,因为议会对宪法有解释权。护宪元老院允许他颁布法律来统治,而独立的法国最高行政法院护民院英语Tribunat被降级去处理不重要的事。这最终导致了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崛起。

参考

  1. ^ 1.0 1.1 1.2 1.3 1.4 1.5 Holland 1911.
  2. ^ Doyle, p.374.
  3. ^ 3.0 3.1 3.2 3.3 3.4 Doyle, p. 375.
  4. ^ Lefebvre, p. 199.
  5. ^ Rapport, 1998
  6. ^ Crook, Malcolm. The Myth Of The 18 Brumaire. H-France Napoleon Forum. 1999 [12 Dec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18 January 2008).

来源

  • Doyle, William.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ISBN 9780199252985.
  • Lefebvre, Georges; Soboul, Albert. The Directory. London: Routledge and Kegan Paul. 1962. OCLC 668426465.
  • Lefebvre, Georges. The French Revolution Volume II: from 1793 to 1799 (1964) pp 252–56
  • Rapport, Michael. Napoleon's rise to power. History Today. January 1998.
  •  本条目出自公有领域Holland, Arthur William. French Revolution. Chisholm, Hugh (编). 大英百科全書 (11th ed.).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11.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8-25 09:03,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