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韩寇

韩寇,日语又称“新羅の入寇”,是古代朝鲜半岛新罗人高丽人的海盗行为的总称。又称“新羅の賊、新罗寇”。

“新罗南部沿海的流民与海盗八世纪以来频繁袭击对马甚至九州北部(北山茂夫)”。其中有相当数量有组织的大集团,故据怀疑有官府或有势力的地方豪族参与其中。直至平安中期日本所谓的“高丽”是指渤海国,故朝鲜半岛王氏高丽成立以后直至十一世纪中期,为示区别,仍使用“新罗(之贼)”的名称。

记录

弘仁韩寇

日本纪略’弘仁四年(公元813年)三月十八日及前后的条目记载有五岛、小値贺岛(今长崎县)的受侵扰事件。

811年十二月六至七日凌晨,一艘船于对马佐须浦登岸,海上仍有二十余艘新罗船只。813年基肆军团校尉于二月二十九日作如下报告:

一百一十名新罗人驾五艘船登上小近岛,与当地人作战,杀九人,掳一百人。

作为事后的对策,日本在对马设置新罗语翻译,以便审查每年大量渡至日本的商人、漂流者、移民、难民等新罗人集团。796年以来废除的师也再次被设置。

弘仁新罗之乱

‘纪略’弘仁十一年(820年)二月二十六日条目记述居住于远江骏河的七百余归化人(定居日本的新罗人)发动暴乱。

乱民“杀人焚屋”,抢劫伊豆国谷仓及船只。二国军人开始未能捕捉,后来从关东等地七国请求援兵,最终捕获乱民。关于动机,据推测,归化人虽分得口分田与一定生活费用,但因被认为图谋在博多等地从事与本国从事非法交易,而被勒令移居日本东部,故产生怨恨。

贞观韩寇

‘日本三代实录’卷十六记载贞观十一年(869年)六月十五日至十八年三月九日所发生的博多受侵扰事件及事后对策。

太宰府报告:上月(869年五月)二十二日夜,新罗海盗乘船二艘来至博多港,抢夺丰前年贡绢绵后立即逃窜。虽发兵追击但最终未能捕获。

对此,政府加强沿海诸郡的防备,并逮捕且放逐了作内应的新罗商人润清等三十人,赏赐了勇射海盗的百姓五六人。之后,在新罗被捕的对马猎人卜部乙屎麻吕通报了当地的严重情况,最终大宰府决定将治下所有的新罗人迁至陆奥,给予口分田使其定居。当时新罗建造大船鸣号进行军事演习,据说是为了“伐取对马岛(870年二月十二日条目)”。当地的书记官获得了“新罗国文书”,告发了潜伏于大宰少弐藤原元利万侣附近的内应。

日本朝廷加强弩师与守兵的配置,命对马守小野春风等守卫当地,另一方面前往八幡、香椎、神功陵等神社祭祀上供,祈求神灵保佑,“日本乃神国,敌国之船不战即沉没”。

宽平韩寇

‘日本纪略’‘扶桑略记’宽平五年(893年)与六年的条目记载熊本、长崎、壹岐、对马所受侵扰及反击。

893年五月十一日大宰府发现新罗海盗。“新罗海盗于肥后国饱田郡杀人焚屋,由肥前国松浦郡遁去”。次年四月接到对马岛的受袭报告。九月五日对马守文屋善友率数百郡兵以弩迎击四十五艘船的海盗,据说射死二百余人,捕获一人。从俘虏口中得知新罗发生饥荒,都城亦不例外,故来抢夺谷绢。总共有船一百艘,约二千五百人。

长德入寇

‘百练抄’长德三年(997年)十月一日、四年二月的条目记载九州所受掳掠及反击。‘百练抄’记载为“高丽国人”,而‘纪略’记载为南蛮海盗(即奄美岛人)。筑前筑后萨摩壹岐对马皆有侵扰报告,故被认为并非仅有奄美岛人参与。掳数百人亦无前例。与宽平韩寇行为甚为相似。

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贞观韩寇时的供奉祈愿文体现了“日本为神国”和受神风保佑不战而胜的思想。延喜三年七月隐岐国有神灵传言,风传神风将毁灭贼船。另有“蕞尔新罗,凶毒狼戻”“新罗人挟奸年久,凶毒未悛”等抨击韩寇的言辞。

受害的地域对新罗人的反感高涨,承和元年(834年)发生了对在日新罗人的暴力事件。对此日本朝廷有“全面禁止新罗人来航”的少数意见(藤原卫),但多数意见为应向慕德来日之人示以“仁恕”,故作出了放回俘虏的决定。

大宰府组织的海盗讨伐促进了九州等地部分氏族武士的成长,也促进了受害区域航海民风的发展。有说法认为韩寇的増长与元寇应永外寇存在关联。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8-18 04:26,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